专栏名称:胖胖的白羊兔
作者: 白羊兔
简介: 驾游艇出海潜水抓龙虾,开越野深入森林追踪狩猎,全球自由行,吃遍世界美食,还会cooking!跟随我的视线看世界,读新闻,给你一个精彩有趣的人生。微信公众号:jackyluolee

这里充满了和谐、尊重与耐心——我家小宝新西兰幼儿园留学记

发布时间:2017-12-08 12:46:33
分享到:

随着小宝长大,到了快三岁的时候,我们决定送幼儿园了。

第一步是选择幼儿园,因为在家都我们都是说中文(主要我英文太烂),只在晚上睡觉时他妈妈会给讲一些英文图书或用简单英文做一些指令和回答。所以我们希望小宝人生第一次离开父母的时候,在陌生的环境里至少有一个会中文的老师可以无障碍沟通。于是特别选了一个有华人老师的幼儿园。当我们选择好并开始落实入园具体细节的时候,这边的入园流程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一周的适应期,每天不同时间段去,每天呆的小时数都会逐步增加。也就是让家长在这个适应期内陪伴着小孩逐步熟悉幼儿园坏境及老师同学,同时也让家长对幼儿园全天的生活和学习有直观的了解。白羊兔觉得这个真的很人性啊。避免了小孩与父母在幼儿园生离死别的那种强断和小宝贝们那惊恐万分又毫无办法的撕心裂肺的哭喊。

最关键的是,这1周是免费的,对的,你没看错,免费的!我们一共参观考察了七八家幼儿园,今年一共换了两家。这边开办幼儿园相对简单,只要你符合条件就能向政府申办。我们第二次选择的也是一家比较热门的幼儿园,排队都要排好几个月才有学位。报名成功后给了我们三周免费适应期,不过每周两天,自己定时间,小时数逐步增加。一周他们就损失300多刀啊。要我是校董肯定炒了这个园长(开个玩笑哈,个人猜想是他们三周后才有空位吧。这是排队的幼儿园啊,要搁咱身上,咋可能会给你免费期嘛,肯定是:来来来,老乡,别跑!

总之,对于小孩第一次上幼儿园,我一直都是抵制强断式的。你想啊,从娘胎里就天天和妈咪日夜厮守备受呵护的小宝贝,开开心心地被妈妈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然后妈妈突然就消失了......WF,这是在搞哪样?(当然,这一句是白羊兔脑补的台词)

白羊兔一直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面对什么艰难,哪怕是死亡,只要是和自己最亲爱的人在一起,都是幸福的。虽然,部分人的“亲爱的”随时在变......

还记得大宝07年被送到北京防化院红黄蓝幼儿园时,他妈和老师窜通好后,乘着大宝没注意就消失了。导致大宝睁着那惊恐万分又无助的大眼睛,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怪叫,满脸鼻涕眼泪地无助地到处疯窜寻找这个世界上最让他感觉到安全的妈妈。那个时候我的内心只有深深的无力和同样无助的感觉,因为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当我难受又无解的时候,老婆都安慰:大家都是这样的......直到到新西兰送小宝上幼儿园时我才知道,我被“大家”害惨了,“大家”彼此都被“大家”害惨了......

所以,那个时候大宝很长时间上幼儿园是抗拒的,只是知道无法反抗后才逐渐顺从和适应,因为“大家”的确都这样(我只是说幼儿园哈,没有说政治)。来新西兰后,初期每当把小宝送到幼儿园,我都会陪上十分钟左右后再告别。但小宝还是会有点失落,每次都要求再陪一分钟,永远重复的一分钟,没有尽头。偶尔我解释完爸爸有事后要离开,他也会哭闹,但那不是惊恐不安,而是不如意,和没要到满意的玩具一样。但老师很快就会过来安慰并用一块饼干就搞定。一旦几周熟悉并有了朋友后,便成了每逢周末都会问:今天为什么不去上幼儿园?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每天接和送都会在幼儿园陪他一个小时左右。每次我看到他们在“乱七八糟的”“毫无纪律性的”玩耍的时候,都会一次次感慨这里真是小朋友的乐园。每天早上的mat time,就是聚在一起唱歌跳舞,老师问问题小朋友回答,或者做游戏,这些活动其实就在学东西,但是学习的东西完全融入了玩耍里。而且最核心的一点是:这里的幼儿园不强迫任何一个小朋友必须坐排排吃果果凡事都要听指挥。在这里只要你不打扰别人,那么你就可以一个人随便怎么玩耍。老师最多笑着冲你邀请两句,你不来就算了。

每个幼儿园都有室外的草地,沙地,游乐设施和玩水的地方。每周有邀请外面的专业人士来带着大家跳各种小朋友的舞蹈,玩各种球类运动(这两类课都是小宝喜欢的)。每天老师都会带着去室外翻石头,挖泥土找虫子,认识昆虫,但会阻止并劝告试图伤害昆虫的行为。有时候下午会给小朋友专门的室外玩水的时间,用各种工具装水,倒水,观察哪些东西放到水里会浮或者会沉。在教室里我还看到有几个坏了的手机,座机,各种各样的玩具和大型积木供小朋友过家家。其中一个区域有一些大人的鞋子,高跟鞋,服装,还有镜子。我有时送小宝到幼儿园,一进门,就看见一小女孩,穿着一双大人的高跟鞋踢嗒踢嗒地走过来,冲我微笑着学大人样伸出手how are you?

另外一块区域里一帮小孩脸上手上全是“脏兮兮的”颜料,拿着各种“工具”,有四指宽的刷子,有粉刷墙的滚轮,有油画笔,在长条形的白纸上图的不亦乐乎。有时候老师还会给小朋友画花脸,什么老虎狮子的,回家还舍不得洗。也有一些小朋友在“研究”区域内“研究”各种木头,矿石。有一次看到小宝一手拿铁锤,一手拿铁钎,正在砸一块矿石,吓我一跳,万一砸到人怎么办,万一飞石溅到眼睛怎么办,老师说放心,都是安全的,我在旁边看着呢,这种石头一砸就会裂开,这种石头的内部结构很不一样,让他们自己去发现这些不同。在“研究区”对面的就餐区有小朋友估计饿了,正在打开自己带的餐盒吃妈妈准备的零食和酸奶。室外的草坪上有小孩在绕着圈地奔跑追逐,树林里有几个小朋友正在林中“探险”......

幼儿园一般会提供早茶,午餐,下午茶及5点钟的饼干加餐。零食时间有时候是听故事,有时候是问问题,回答了问题的先吃饼干,有一次老师的问题是two plus tow,点名小宝,小宝一脸懵逼地盯着自己不断翻动的兰花指,又瞅瞅老师提示性竖起的四个手指,小眉头微微皱起,但依然一脸蒙圈儿的样子。我在旁边忍笑忍得好辛苦。最后在同学的提示下,但表演得就像自己计算出来的一样(这时展现了其父风范,毫无羞耻地一本正经地)吼道:four!!ok,饼干到手,然后用两只小手捧着,美滋滋的躲边上像猫一样的吃自己的去了,生怕刚才提示的人过来分一点似的。(这里我要提醒一下,幼儿园吃饭前都会要求小朋友自己去洗手,所以洗手要在家里教会,否则有可能洗的不干净,担心会有残留洗手液哈,因为大家都是用手拿来吃。白羊兔为此除了专项在家教小宝洗手外,还专门让老师多注意这个问题)

老师们整体都很nice很有耐心。从来没有听到过很重的语气吼小朋友,神奇的是小孩们还是守规矩哒,比如在吃饭的时候,从来没有听到过老师大呼小叫地维护秩序,所有小朋友都还蛮乖的坐到桌子边,然后老师会随机点名小朋友帮着老师发盘子,带领大家唱歌,然后就坐,食物端上来后,也是用公筷(哦,是公夹)夹了食物放自己盘子里,然后再慢条斯理地把盘子传给下面一个。整个过程,斯文而安静有序。我看小宝根本没人教,有样学样地照着做就完成了。你说老师们是怎么办到的呢?可能因为“大家”都这样吧。看来,“大家”很重要啊。

日常中,老师和小孩之间充满了和谐和尊重,他们经常会蹲下来和小孩聊天讲话,随处碰到都会打给小朋友微笑并打招呼。由于没有那么多规矩和考核,没有那么多整齐划一和集体的标准,所以老师和孩子都没有压力,这边幼儿园老师平均年薪大概5万刀,合人民币25万左右,加上政府福利,所以,也不会太“焦虑”(幼教想移民到这里非常容易哦,只要英语够好,抢手呢)。很多老师自己的小孩也在幼儿园的其他班里,所以,绝对会阻止集体扎针之类的窜通行为。很难想象如果这里某一老师做了什么伤害小孩的事被其他老师发现了,会是个什么后果!估计所有机构都会跳起八仗高,马上就介入吧!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法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果一个团体有犯罪行为,任何一个员工都可以举报而有效的话(我们很多企业因为“上面有人”和“能摆平”,所以员工举报不仅无用还可能遭到系列的打击报复,所以都学会了“明哲保身”“同流合污”,且料都明哲保身的结果就是,谁也逃不了),这些领导或者企业主们估计就要掂量一下做坏事的风险与成本了。

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刚开始送小宝去幼儿园时,我想等小宝不注意时溜走。老师见了给我说no,你这样是欺骗,他会今后产生不信任的感觉。我说:我要说再见他不让我走啊,咋办?老师回答:你可以告诉他理由,再说再见,然后你再走,剩下的老师来处理。后来,照着这个方法做过两次,走出门就听到他的哭声,我躲在门口偷看,看到老师(华人)在安慰他。然后直接带到厨房给他好吃的,基本就没事了。不过,我太爱小宝了。反正也没事,从那以后就尽量多陪他,见到他和其他小朋友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再给他说再见,这个时候他基本看都不看你,只有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不过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他一进去,就跑不见了,害得牢记“不能让他产生不信任感觉”的我每次都是追着跑着说再见,确认他听到后才敢走。搞得我每次都很狼狈,还好,老师们都每每报以“理解”的微笑。 

在这里,中班以上的小孩都是可以自己独立完成上厕所的。反过来,能独立上厕所的才分到中班,他们的大班就是preschool了。准备上小学的了,这边5岁上小学。0岁就可以上幼儿园。3岁以上开始享受国家补贴每周20个小时(持2年以上工签就可以享受此类教育医疗福利)。所以有的公立幼儿园,家长几乎不用交钱。小宝到目前为止已经上了10个月左右的幼儿园了,现在英语听和说有了很大的进步,有时候还要用他那口齿不清的英语义正言辞地严肃地纠正我的发音。有时候说汉语半天说不出个词,却能马上用一个英语单词准确的表达了。两种语言在他的大脑里开始逐步成型,逐渐成为二种母语体系。他未来的可以自由发挥的舞台自然而然地比我扩宽了岂止一倍,所以白羊兔也在“拼命”地学英语(美剧)。

再顺便说一下中国的经济崛起对于海外学校直观的感受吧。记得今年中秋节,小宝幼儿园的手工活动就是照着写“月饼”两个汉字和用泥巴做月饼。我当时不知道,进门后,小宝指着一块扁扁的到处都裂着口子的泥巴给我说:爸爸,你看你看。我随便瞅了一眼,张口就说:这哪里捡的一快干泥巴啊?还好,反应得快,话到嘴边变成:这是什么?小宝说:我做的月饼!我一边佩服自己的机智一边拍出一串赞美加持的马屁,给小宝捧得小脸笑嘻了。关键第二天小宝这块扁干泥还出现在了学校门口的小朋友作品展示柜上,旁边写着:月饼。

随着中国的强大,海外华人感觉最明显的就是学中文的越来越多了,很多学校都开了第二语言,中文是其中选择之一,而很多人选择了中文。特别是与中国贸易多的国家。所以,经济啊,永远决定上层建筑也永远是一切事物的基础。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看到这帮小屁孩这么天天玩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未来这帮臭小子拿什么跟国内从小就在上课外班的小朋友竞争啊?真是纠结啊,看官,你咋说?

这边中国大使馆每年都有组织小孩回国的学习团,旨在了解和学习祖国的文化和发展,这是很一项不错的举措。团费也很低,朋友小孩最近参加了一个去云南的团。今后有机会也让大小宝也参加,换个角度去学习和了解中国,应该很有意思。

未完待续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