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胖胖的白羊兔
作者: 白羊兔
简介: 驾游艇出海潜水抓龙虾,开越野深入森林追踪狩猎,全球自由行,吃遍世界美食,还会cooking!跟随我的视线看世界,读新闻,给你一个精彩有趣的人生。微信公众号:jackyluolee

悲悯万物,是一种修为

发布时间:2019-01-24 08:51:38
分享到:

今天是回到新西兰的第三天,流感初愈,正在感叹生命之际,早上起来便看到了一篇新闻帖子:“三鹿奶粉受害少年患肾病,花4.6万吃无限极产品后去世”。这篇文章大家可以在网上搜搜,讲的是今年1月17日,河南新密市大卫镇桃源村的梁起超,说他轻信当地无限极门店销售员,相信了他们推销的保健品功能能治好他儿子梁宏(化名)“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的病,让其服用一年多后因尿毒症而去世的事。

梁宏小时候吃过三鹿奶粉,肾上出了问题,经国家安排治疗后痊愈。但在2014年2月,又被确诊为“双肾结石,肾功能不全”。在2015年7月到次年8月,当地村卫生室的医生郑某安介绍家境并不富裕的梁起超从大卫镇宋某霞经营的无极限门店购买了超过27次,共计超4.6万元的保健品。期间,梁宏的病情越发严重,但梁起超为了不浪费,继续让儿子服用所购保健品。梁起超称:“儿子患病期间,宋某霞多次声称无极限产品无毒副作用,坚持服用孩子的病会早点好”。

2018年2月,梁宏被确诊尿毒症晚期,病故。目前,无极限公司声称其一直遵循中国法律,杜绝经销商夸大产品功效,希望司法部门介入还原真相。

这个新闻看完后,大家是不是都很麻木了,不管你们麻木没有,我反正有点。不过看完后仍然有点纳闷:1:这些保健品从脑白金开始,为什么就总是能骗到那么多人的钱?2:梁起超们为什么放着正规医院不去,反而要去花钱寄希望于这些保健品?3:某些“村医们”和某些“宋某们”为什么就可以如此忽视生命而只顾赚钱?

这三个问题,成因太复杂,过程太敏感。于是摇摇头,暂时抛开了这些问题,顺手翻开了微信朋友圈。

刚好首页首位就看到一个玩自由潜的圈友在晒自己和同伴打的鱼。如下图所示。

1.jpg

这钟鱼叫做King fish,游速极快,大白鲨都不一定追得上它,经常成群活动,偶尔会聚在一起打圈,形成暂时的鱼风暴。曾经幸运地在激流岛潜水时见过一次,这么大的鱼群,围着我们快速旋转,煞是壮观。这是在其他国家潜水从来没碰到的一道独特风景,也许大家在帕劳见过Jack风暴,也许在马代见过海狼风暴,或者在诗巴丹遭遇过隆头鹦哥环绕,但你们一定没有见过king风暴吧?

这种鱼具备强烈的好奇心,经常会跑到潜水员旁来,一双大眼睛就这么斜瞄着盯你,有时候你动作稍微大些,它吓得嗖的一下不见了,但也许过一会儿,它又不知何时跑来在你眼前晃荡。所以,只要遇到周围有King群活动,潜水员要猎杀它们不算困难。

这个鱼的肉是做刺身的好材料,但如果用其他的烹饪方式,你就总会感觉到一点点酸味,所以,在刚开始打过一条这个鱼后,就发现会非常浪费。因为它体形通常比较大,在新西兰要75厘米以上才合法,你想,小一米的鱼,如果用来做刺身,通常切巴掌宽一截鱼身,片下来就足够几个人吃了,剩下的能分成若干块,送给亲朋好友尝鲜,通常一条小一米的King按这样的方法可以送几家人。

如果整条鱼送人,那就需要这家人有专门的操作台来处理,谁家有这么大的案板呢?就算有的话,也会弄得到处血迹斑斑。

所以,后来我跟潜水的兄弟也说了,不打好奇宝宝了,真想吃了,最多一条,而且在船上就处理好,不然回家处理老婆会骂死的。我是见过有朋友在家无法处理这么大的鱼,直接埋在花园里当肥料了。

所以,当看到这位圈友打了这么多条的时候,一是感到很惊讶,基本上一个king群小分队全灭了吧?二是惊奇他们是不是有其他的我不知道的烹饪方法,能够让肉变得很好吃?于是便询问对方怎么吃法?毕竟肉是酸的。那知这位兄弟回了一句话,意思是谁吃啊,打着玩而已。

我突然就石化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么多条king,突然就感到很不舒服。

那么多King,你说被人吃了,也算是实现经济价值了,物有所用,被我们五脏神超度了。成为了地球食物链环节的一个贡献者,也算死得重如泰山。但这种纯粹被猎杀来取乐的行为,19条的数量,还的确让我这个也玩海底捕猎的人被震撼了一下。

我不是清高,也不矫情,因为我也杀生,我也猎鱼,甚至我也不反感为了纯粹之刺激娱乐的捕猎行为。比如钓鱼,比如打鹿。但如果钓一大堆鱼,因为吃不完全部丢掉,或者钓起来的鱼就这样放在阳光下暴晒而死,总会觉得于心不忍。无论是谁钓的。

我们可以杀死它们,我们可以吃掉它们,谁让我们是生物链顶级的存在呢。但我一直认为:我们不能因此而虐待它们,因此而滥杀它们。

有兄弟说:你太矫情,你看到另外一个朋友钓了一条马林鱼,几百斤重啊,你不怼还闹着要分肉,你知道一条马林的重量相当于多少条king吗?我说:话不能这么说,生命咋能按重量来呢,我这个胖子比你重一倍,我该是两条命呢?还是你该是半条呢?

2.jpg

而且这里的关键是,捕猎者在这个过程中是一种什么心态和目的,这个才是本文要说的重点。你没有见过非洲草原上的狮子吃饱了没事杀着牛羊玩吧?动物都尚且如此,何况人呢?在洋人船上钓到鱼,老外会要求你要嘛放了,要嘛尽快放到水箱中,要嘛直接让鱼脑死亡,总之,不要去折磨它。很多人觉得洋人迂腐,我知道后倒认为这是一种文明,是一种对生命敬重的文明。而这,恰恰是野蛮过渡到文明最重要的一个标志。

人只有对世间万物具备悲悯之心,才能保留人性里的善。悲悯是人性中的一个分界点,右远端是神圣,左远端是妖魔。

钓马林是世界上一项终极海钓竞技运动。而且我知道他们原来钓的很多都放了,而这次除了是在体验终极海钓的刺激外,也是乘着春节来临,给客户亲友春节的一个特殊礼物---烟熏马林肉。

这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关键,这马林最终也会被我们的“五脏神”祭拜和超度。

3.jpg

我也看到有的森林打鹿,打死了因为抗不回来,偌大一个鹿只取其一腿而回。当然,后来朋友给我说,鹿在新西兰也是政府鼓励灭杀的一种,因为数量太多,没有天敌,破坏了本地的生态平衡。听到这样的解释稍微释怀一些。否则,觉得这跟钓了鲨鱼直接把鱼翅割下来,然后放回大海有啥区别呢。当然,也有区别,后者的鲨鱼还是活着的,只是再也游不动了,跟古时候把人做成人彘一样,这就已经不是滥杀了,而是虐杀。

所以我们只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生命保持最起码的尊重和敬畏,具备一颗悲悯之心,那么无论怎样,你都应该不会逾越过那一条界限。因为,那根线在你心里。

我其实也不是矫情,我在家里和孩子发现了一只蜻蜓或者发现了一只蜘蛛,或者其他什么昆虫。我们会用纸捻了放到室外去。但是当我发现家里有一窝蚂蚁,或者到处都是蜘蛛网,我又会毫不犹豫地拿起雷达喷雾来个一锅端。所以我做不到被蚊子叮咬也不下手拍死的境界,但我会尽力让自己心底保留一丝悲悯,不会以杀为乐。所以,我看到小孩拿着木棍,一个一个地摁死路过的蚂蚁,会上前制止,告诉他们一些我能讲清的道理。

反过来,我很难就说这个圈友这么做就是错的,只要他的行为合法,剩下的就只是靠各自道德的度量了。

只是,我非常不认同这样竞杀取乐的行为,无法接受,于是果断取关。

无关其他,只是对待万物生命态度之道不同而已。

也有朋友提到一些群体屠杀事件,比如澳新政府的对于兔子,对于负鼠的灭杀,甚至到了飞机撒药的地步。虽然动保组织对此一直在抗议,但政府也有生态平衡维护的责任。所以是非错对,就只能交由江湖。

还有朋友说,那些商业捕捞猎杀,一网下去就多少吨多少吨,说这个怎么算?个人认为,这些只要合法,只要是为了供应人类这个食物链王者,是非错对也只能交由江湖。

我也看到了朋友发的一个视频,视频中一只白头雕啄食一只水鸟,活撕水鸟的肉喂养它的孩子时,被生啄活撕了一半的水鸟就这样被踩着,头还转来转去地任由对方啄撕自己的身体,然后看着旁边的小鸟被喂食。。。是的,动物界很残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猪狗。但我想,天地为化外之物,无法评说,但化内的我们,更应该因此而把自己与动物严格地区分开来,否则,我们不就真的成为了野兽,白瞎了上帝给我们的顶阶灵性。

4.jpg

5.jpg

6.jpg

说了这么多,和开篇说的那个梁宏之死有何关系呢?

因为我突然觉得,在我们天朝,之所以出现这么多层出不穷的无底线的互害事件,背后深层原因之一,一定有整个社会对生命漠视,对生命轻贱的原因。

试想如果村医稍微悲悯梁宏们的生命,不是只想着回扣,怎么会如此热心地推荐明知道无用的保健品?

如果卖保健品的稍微对梁宏们的生命有一丝尊重,又怎会昧着良心说自己的保健品会医好他们的病呢?

如果说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权健们对生命稍微有一丝丝的敬畏,怎么又敢厚颜无耻地宣传自己能医死人肉白骨啊?稍微对生命有一丝丝的尊重,又怎么会有三聚氰胺奶粉,又怎么会从生产到使用那些过期无用的疫苗等无视甚至亵渎生命之事呢?

俨然是只要我能赚钱,管他天下洪水滔天的匪夷所思心态。

我最想问他们的一句就是:你们有过一丝丝对生命的敬畏,有过一丝丝对生命起码的尊重吗!?

你们和那只白雕有啥区别,和动物有啥不同?

文明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成就的,文明也不是讲两句道理就能获得普及的。心境里的东西,不同于知识,是需要从小耳闻目染发酵出来的,是靠我们周遭的成长环境,我们的家庭教育熏陶出来。

而这个世界纷纷扰扰,熙熙攘攘,利来利往,很多道理都是各执一词,无法厘清,相信很多人对于这样的滥杀会无动于衷,就好像很多人带着小孩去海边捡海螺,健贝壳,捞小鱼,然后开心一天后,多少人会管这些小鱼虾的死活?反过来,其实这何尝不是一次教育和培养我们孩子悲悯之心,对生命尊重敬畏之心的绝好机会。我们捡拾完后,不虐待它们,让小朋友观察后,再放归大海。。。让它们去找各自的爸爸妈妈。

如果你的孩子未来是一个具备悲悯之心的人,又怎么会对家长不孝顺,对社会不友善~~呢?

 

当然,我无法证明我的观念就是对的,别人那么做就是错的。但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既然我们来到了新西兰这片净土,那么我们就有义务和责任,和当地人共同维护这里的价值观,共同守护这里的生态环境,对任何大自然的馈赠,取之有度,用之有节,则我们的子孙长足也。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