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克拉拉与大胡子在NZ
作者: 新西兰克拉拉
简介: 当东北妞遇上“巴铁”大胡子,爆笑生活就此开启。记录异国恋中的快乐与感动,困难与挫折,以及在异国生活中的个人成长轨迹。微信公众号:克拉拉与大胡子在新西兰,新浪微博:@克拉拉与大胡子

克拉拉与大胡子的爱情故事(一)南半球,刚好遇见你

发布时间:2018-01-08 10:10:02
分享到:

“我的一个小小的决定,你的一次温暖的举动,就这样,让我们相遇。”

01 换个半球来生活

2016年6月的尾巴,北京的盛夏,我带着对新生活的期许,走进了新西兰的严冬。重新开始学习生活是既新鲜又兴奋的,想要一探究竟两国高等教育的差异,又很享受这种很纯粹地有大把时间来充实自己。

开始的一两周并不忙,多半时间都花在熟悉校园环境和边游山玩水边惊叹绵羊国的美丽中了。

初来乍到,最先结交的必然是同处一室的室友。与我同住的三个姑娘,居然来自世界地图上不同的三个版块,南美的哥伦比亚,非洲的加纳和亚洲的印尼。彼此熟悉后的一个周五晚上,南美姑娘提议,要不要去酒吧转转?

本来是对酒吧无感的,可是心里想着要融入,也刚好闲来无事,就欣然答应加入其他两个姑娘了。新西兰的冬天,通常五六点就全黑了,当时已然是晚上十点钟,虽说镇上酒吧离得不远,走夜路对三个女孩来说也是有点怕。于是南美姑娘说,我找个朋友来接我们吧。 

02 喝可乐的大叔

写到这里,大胡子就该登场了。没错,他就是那个南美姑娘找来救场的司机,来自巴基斯坦。说来也巧,身为穆斯林的他并不喝酒,以往也都是拒绝朋友的酒吧邀请,可是当晚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做我们的司机。

毫不隐瞒地说,我对胡子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一个冬天里穿着人字拖不修边幅的大胡子男人在酒吧里一边嘬着可乐一边操着一口我当时还并不熟悉的奇怪口音,拼命地找话题和我聊天,并且我发现中国人惯用的聊天终结语气助词“哦”、“啊”、“呵呵”在他这里并不起什么作用。所以全程我在50%听不懂他在讲什么的情况下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关于当晚我记忆尤新的事情有三件。

第一,大胡子开车的时候会从后视镜里装作不经意地看我,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是“装作”不经意,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怪,开车到底靠不靠谱嘛。而且他还故意在没人的道路上走S线,尤其是在女孩们尖叫(可能主要是我)和我说了这种行为在我们中国叫“画龙”后。我当时就想,这大叔的外表下怎么还有一颗这么幼稚的捣蛋小男孩的心(嫌弃脸)!

第二件事是个突发状况。当晚南美姐姐兴致有点高,我们辗转了三间酒吧。在第三间酒吧买酒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钱包不见了。于是一众人开始紧张起来。大胡子提议要陪我去上一家酒吧找,其他人留在这里等。新西兰人行道绿灯的时间非常短,红灯熄的时候,胡子边喊“Run, run, run!" 一边拉着我狂奔,两个人边跑边傻笑差点忘记了是来找钱包的。在下一个红灯的时候,他却又一本正经地说,只有我在的时候你可以这样跑,自己过马路的时候不要这样哦。(我跟你很熟吗?大叔!)好在最终幸运的我找回了钱包。

第三件事让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大胡子是一个执着的人。

要微信。

胡子:“你有维西吗?”

我:“啥?”

胡子:“威胁。”

我:“什么?”

胡子:“维系!”

我微笑着:“没有。”

胡子也微笑着:“我不相信。我的中国学生们都有。你一定也有。”

我:“你再说一遍,是啥?”

胡子:“WeChat”

我:“哦,微信。”

-你好,我是大胡子。很高兴遇见你。

-

That's how I met my beard guy.

未完待续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