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我的新西兰
作者: 托尼
简介: 公号《我的新西兰》,这个我,其实可以代表每一个在新西兰的华人,并不仅仅是我自己。因为对人文故事一直以来的热爱,在这个人生阶段,我的小理想是做一个海外华人人文故事的公号,突出真实,即便因此而不完美。感谢第一年(2017年)就有100多位作者通过这个公号和读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期待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起记录生活。

在新西兰旅游买这个,可千万别买出笑话了

发布时间:2018-07-13 13:10:07
分享到:

皇后镇交响曲 之 湖畔采石人

自从开始写皇后镇交响曲,得到挺多读者后台的留言说挺喜欢这样风格的文。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啥风格,更多是根据人物或小说故事来确定自己怎么去表达。我想做的事情也很简单,用文字记录生活中那些有价值的思考和片段,后来又增加了用脚步丈量这个我挺喜欢的小国寡民的新西兰。

我只是随心所欲的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我很感谢每位读者的关注,评论和转发,因为这让我理解为支持和动力。当然,读者这个词不一定适用所有人,有人就留言说:“明明是粉丝,被说成读者,你自己感受一下区别。”,不说不知道,看了这话,我确实感觉到了区别。

也有好心的朋友建议我可以写得更带情绪,说是这样我更有机会成为名人。真的蛮感谢大家的热心,不过我对成为名人兴趣不大,毕竟那也意味着没有了更多个人隐私,你说对吗?来到新西兰,我更想做个静悄悄的人,过着这里日子,看着孩子们的成长,和家人享受这片宁静。今天我继续聊皇后镇遇到的哪些人,这次是ANNIE隔壁那位LAURENCE。

摆摊的人里面,ANNIE和LAURENCE是隔壁,也可能是年纪最大的两位。和跑了500公里每周末来皇后镇的ANNIE不同,LAURENCE是本地人。关于什么人是新西兰本地人有很多种定义,我的定义是在这里出生(或儿童时期就随父母来这里)的人。这些本地人有个特点,相当大比例从未去过其他国家;而即便是那些去过外国的人,定义的海外也就是澳洲或南太平洋岛国。

ANNIE属于前者,LAURENCE属于后者。

LAURENCE这辈子只去过一个外国,那就是澳洲,而且还是30年前。不同于大多数去过澳洲旅行的人,他虽然只去过澳洲几次,但那几次每次一去就是1年。

和ANNIE不同的是,LAURENCE明显更像个商人,他听到我和ANNIE的谈话,知道我会写个故事后,他很主动的和我打招呼聊天。当然,因为他是一个自己雕刻玉石的手工艺人,所以我们的谈话自然是从石头开始的。

LAURENCE售卖的是新西兰的毛利玉(Maori Jade),毛利人叫它Pounamu,从摩式硬度分类来说,它一般只有6.5,属于软玉的类型。6.5是个啥概念呢?差不多就是和田玉的硬度,比这略高的有翡翠和玛瑙(约在6.5-7),当然和硬度达到10的金刚石比较就差远了。

根据过去新西兰政府与毛利人达成的协议,毛利玉石矿的所有权做为赔偿还给了西海岸的Ngāi Tahu毛利部落。所以,和大多数玉石生意人一样,LAURENCE的玉也大多都是从西海岸那边进来的货(原石),他的生意就是再加工后做成各种项链销售。当然,他也用牛骨做为原料做雕刻。

我想起听来的一个故事,关于云南赌玉的。某人花2万买了一块削去一角的玉石,随后马上有人出8万要买,他最后拒绝了,因为他觉得如果开出来是一块好玉,那能卖50万呢。可当他最后选择开了这块石头时,发现它就只是一块石头而已。

和LAURENCE提起了这个我听来的故事后,我问他是否有过类似的经历?他笑着说没有,因为风险太大了,他只买开出来的石块。不过他随后说的一番话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TONY,我认为这个人是不聪明的。如果是我,我会选择8万卖了石头。”

哦,你是个很稳健的人啊!

“不是的,我会拿8万再去买4块,然后选择拿一块去开了。”,说完这些,他还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听完他的话,我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他彻底颠覆了我对新西兰基础数学教育的成见,这种心算能力和谋略,在淳朴的新西兰人里面绝对不多见啊。

记得我几年前去奥克兰近郊柿子园去摘柿子,5块钱一公斤,我们摘了5公斤,我给了30块钱。那个毛利小姑娘拿着计算器算了2分钟还没有给我算出来该找我多少零钱,我说不就是25块钱吗?你找我5块好了。她对我用犹如大神一般的膜拜的眼神说:“我不应该读完初中就退学啊!”。

因为LAURENCE的超常发挥,所以我问到:“你去过其他国家吗?”

“去过,我去过澳洲。”,没等我接着问,他补充到,“不过那是30多年前了!”

“那你在澳洲呆了多久呢”,我问到

“我去了几次,每次呆一年。”

这是一个听起来很奇怪的答复,我的好奇心让我继续问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停留时间和频率呢。

“那时澳洲的政策好啊,我是过去挖Opal的。每次过去都会在深山里住下来挖矿,一去当然就是一年了。你去箭镇看了吧?我们住的就和一百年前的中国矿工差不多!”

“你怎么知道去哪里挖矿呢?”

“看书,很多书都有记载的,还有就是问朋友。”

OPAL(澳宝),图片来自网络

看来LAURENCE做玉石生意还真有年头了。

说话间,来了几个姑娘。10块钱一块的小毛利玉,她们每个人买了一块,LAURENCE小心翼翼的用小包装袋装起来,算起来,他这营业额比ANNIE要强太多了。因为说起澳洲,我随口问他矿工们生活不容易,会抓POSSUM吃吗?他说他没吃过,但见过不少人用它的肉做POSSUM PIE吃,闻起来还不错的。

“那看来我还是继续把POSSUM埋了的好。”

“TONY,我告诉你怎么处理,把POSSUM深埋在院子里,上面种一棵玫瑰,接下来的几年,花绝对开得格外好。”

聊天结束前,我说给你留个影吧,我也写一下你的故事。他对此应该期望已久了,而且再次表现出比ANNIE更为专业的商人素养,用手高高举起一个小的项链让我拍照。

我认真的拍了一张特写,他笑着说,你也可以拍我的。我心里不禁要笑出声来,是啊,如果不给个特写,那谁会知道我写的是他呢?喝过澳洲墨水的就是不一样啊。唯一没太留意的细节是,他举的是一块牛骨项链,而不是毛利玉制品。

我按照他的期望,重新调整了角度,拍了一个有他为背景的项链图片。

我顺便问了一下雕刻这些项链的他,到底这些图案有啥含义呢?它们的名字又是怎样呢?

答案是这样的:

很多人在新西兰旅游都会买这个,可千万别买错了哦。这就算TONY为大家整理的福利了

昨天周六,我又来到皇后镇了。我见到LAURENCE,他一眼就认出了我,但我没有见到ANNIE,听他说她病了。我告诉他,关于他的故事已经写完了,周日就会发了。他很感谢的和我握手,不过看到附近多了一个卖石器的人,我觉得他的压力应该挺大了。

在等游客朋友的时候,我又到湖边去听了会网红湖畔钢琴师的琴声。看到他曲间休息时冻得搓手,我到隔壁咖啡店买了2杯咖啡,在下一曲终了后,我们聊了20多分钟。最后我又买了3张碟,他给了我$10的折扣,只收了我$50。我说你的故事我也构思得差不多了,可以开始写了。

如果你对一个人认识更深,

那都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