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我的新西兰
作者: 托尼
简介: 公号《我的新西兰》,这个我,其实可以代表每一个在新西兰的华人,并不仅仅是我自己。因为对人文故事一直以来的热爱,在这个人生阶段,我的小理想是做一个海外华人人文故事的公号,突出真实,即便因此而不完美。感谢第一年(2017年)就有100多位作者通过这个公号和读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期待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起记录生活。

你在新西兰见过像狮子一样的羊吗? 库克山下猎THAR人

发布时间:2018-07-20 08:57:41
分享到:

作者:托尼

来源:我的新西兰 (ID: mynztrip)

离上次带团去南岛有两周了。

来新西兰旅游的人,几乎没有不去南岛的。如果说北岛是一块圆润的毛利绿玉石,那么南岛就是一串剔透的美钻。因为她满是棱角,南阿尔卑斯山脉纵穿其中,她又五彩斑斓,有着众多美丽的湖泊和小镇。库克山自然就是最大最晶莹的那颗。我就是在库克山旁的特威泽尔(TWIZEL)遇到的Henderson。

选择特威泽尔做为落脚点也是我仔细考虑过的。这里没有特卡波或库克山村那么热门,前者以湖光(宝蓝色的特卡波湖)闻名,后者则依靠山色(巍峨的库克峰)取胜,特威泽尔位于这两个落脚点之间,似乎颇有些难受。其实却不尽然,这里却是附近最有生活气息的小镇。如果你想找到各类生活设施,那就是这里了。Henderson想的和我一样,因为他以特威泽尔为大本营向库克山区进发。

那天从TEKAPO路过后,我安排客人住在了特威泽尔的小木屋。我挺喜欢这附近的森林小木屋,配着每个小房子的,都是可爱的白桦树。它们是森林的精灵,真的每棵树都有好多个眼睛望着你。我自己却常常去住背包客,因为那里的公共厨房总是能遇到有趣的人。

我遇到Henderson的时候,他正在背包客旅馆的公共厨房做晚饭。那时已经7半点了,厨房只有我们两个人。相比较我简单的面条,鸡蛋,香肠,生菜组合,他的这顿晚餐丰盛多了。两块比我手掌还大的牛肉是主菜,他很认真的煎着;我在打开水的间隙打量了一下他,在煎肉的烟雾里,透过满脸络腮胡子,我看到的是一对专注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灰黑色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大概45-50的感觉;一件短袖T恤更是让他一身的肌肉展露无遗,虽然脂肪看上去也不少,但绝对不乏力量。

只有一张桌子。

我们坐下各吃各的,也随意聊起来。

你是哪里来的呢?

英国。

来旅游?

打猎。

打鹿还是山羊呢?

在把一大块牛肉塞进嘴后,他含糊的说了个词THAR

THAR? 什么动物呢?

一种像山羊的东西,也有点像狮子

我喜欢这样的回复,因为它超出我的想象。羊和狮子?怎样的动物会是这样两者的结合呢?看我一脸的迷惑,他在手机上找了几张图片,让我看看这种奇怪的动物的尊容。

真的是好奇怪的动物啊,看脸吧,还真是羊,但脖子周围却长着几圈如同雄狮一般的金色鬃毛,浑身的毛也是非常的长,配合着背景里南岛高地常见的一团团的绿里透黄,黄里泛金的野草,真的是很威风啊!

DOC website:    Source: Gordon Roberts ©

到哪里找到THAR呢?

去库克山的路上,你知道路上有好几个桥吧?把车停路边,走进山里去打猎。

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种动物在这里,你怎么知道的?

我遇到一个澳大利亚猎人,他推荐我来新西兰打THAR。本来他答应和我一起来的,后来家里有事,我就一个人来了。

不是保护动物吗?

新西兰环保部全世界宣传和鼓励猎人来这里打猎的。这东西本来不是新西兰的。他来自亚洲,喜马拉雅地区,全名是Hemitragus。它们在原生地属于保护动物,但在这里属于入侵物种,新西兰听说有超过20000只THAR生活在南岛的雪山里。

20000只!这确实是超出我的想象的多啊,看来新西兰真是个好地方,POSSUM 到了这里也是泛滥成灾,连这种雪山物种也是如此。

你为啥要打THAR呢?

收藏啊,我家挂了很多猎物的标本在墙上。

那客厅看起来应该挺酷啊,像城堡。

啊,准确说都挂在车库墙上。我老婆不同意挂屋里。

那你这几天情况怎样?打到没有?

我给你看看照片。

我很失望,他并没有给我看到啥,几乎都是他自拍的腿和雪的照片。

早上7点出发,太早天没亮,上山危险。开到那再顺着山谷爬上去,得3-4个小时才能到达雪线,那里才是THAR生活的区域,山非常的陡峭,得有60度了;在那里寻找2个小时,雪深的可以埋到膝盖,你走不了多少路,差不多又得往山下走了,因为得赶着天黑前回到山脚。这个季节在山里过夜可不是玩命的。

这么辛苦,为啥不去打山羊,鹿之类呢?

那我干嘛跑新西兰来呢?你们太幸福了。

那打得怎样?

没有打到。

拍照也没有拍一张吗?我还是对照片耿耿于怀。

一只都没有见到。

啊!?不是有20000只吗? 我问道。

他放下刀叉,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嘴里继续有力的咀嚼着牛肉,然后定定的看着我。这样持续了几十秒,我感觉时间似乎很漫长,难道我问错了问题?让他误会我笑话他的能力?还是我英文表达不准确,他听不明白?

结果他突然自己呵呵笑了起来,

我运气太差了,在这里找了几天的THAR。今天下山在山脚遇到另外一个猎人才知道,环保部上周才组织猎人用直升机在附近区域人道消灭(射杀)了2000多只THAR!

 

我也挺为他可惜的,估计没灭掉的也都跑附近其他区域去了。千里迢迢来打猎,最后影子都没有见到,确实挺可惜的。

你为啥不租个直升机去打呢?那样容易很多吧。

那叫打猎吗?你得和你的猎物保持公平,得对这种高原动物保持尊重。它们在严酷的雪山里生存下来,为的就是避开人类,你如果希望猎取它,你得向着雪山攀爬,像它一样。

Himalayan Tahr Photo/ Stealth Films

你是干什么的?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我问题

私人导游

那你应该去学射击,打猎是个很好的高端旅游项目,很赚钱的。你们中国人越来越有钱,肯定会有人想来打猎的。

他接着给我看了一张图片,是两个女孩在溪流里钓到的一条硕大的彩虹鳟鱼。

她们来自欧洲。这样大尺寸的鳟鱼,在她们的故乡,那可能就是国家记录。在新西兰?That is nothing!

他洗碗时,自言自语的和我说:

新西兰人真幸福啊,世界上这么多人梦寐以求想干的事,想看的美景,你们家家户户后院可能就能做到。你们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点。

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这话。

你明天还会去吗?

也许,再看看运气。

第二天早上起来,

虽然已经8点多,车上还是一层霜......

我练了几笔书法。

他的车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带着客人从PUKAKI湖边开过,

向着库克峰前进。

路过他说的的停车地方时,

看到有两台车停路边,

我就在想是不是他呢?

到了库克山步道入口,

我也还在想他和THAR的事

不过我们再没有相遇。

快写完这篇文时,我已经回到北岛,正带另一个家庭团。团友是安雅(曾经开花店的那位,她现在住Devonport,网络送花)和她妹妹一家。在路过罗托鲁瓦(ROTORUA)时,下午天气不太好,正想安排点啥好玩的事,我突然想起来了附近有个射击CLAY(飞碟)的地方,随后一行5人就去了。

安雅的妹妹临时放弃了射击,我顶替上场。每个人25发子弹,我却愣是错过了25个飞碟,看的教练目瞪口呆,估计创了射击场的历史记录吧。虽然旁观者和教练都评价我上弹(Load)的动作很熟练和潇洒,但我知道我做打猎导游的梦想还是挺骨感的。如果Henderson在,估计他也会为推荐我去做打猎向导的建议而自嘲了,不过梦想还是要有的,对吧。

by: Stephen Jaquiery.

最后附上Tahr的详细介绍:中文名喜马拉雅塔尔羊,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属于牛科羊亚科塔尔羊属,原产地喜马拉雅山区,在我国,不丹,尼泊尔,印度锡金邦,旁遮普直到克什米尔地区之间的区域都有分布。几乎能吃所有植物,凭借耐寒和极强的攀爬能力,以及极强的警惕性,它们成为雪线附近的优势物种,因为生态环境的破坏和人类活动影响,目前在喜马拉雅原生地为近危品种。雌性塔尔羊体重一般在40公斤上下,但雄性个体体重可达90公斤,且浑身长满长毛,颈项长着金色鬃毛,为高原狩猎名贵品种。

--END--

校稿 | 托尼        排版 | ELAINE

本文经公号 “ 我的新西兰” 原创发表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