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我的新西兰
作者: 托尼
简介: 公号《我的新西兰》,这个我,其实可以代表每一个在新西兰的华人,并不仅仅是我自己。因为对人文故事一直以来的热爱,在这个人生阶段,我的小理想是做一个海外华人人文故事的公号,突出真实,即便因此而不完美。感谢第一年(2017年)就有100多位作者通过这个公号和读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期待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起记录生活。

Tell me your life story,告诉我 你的人生故事

发布时间:2018-08-06 15:31:41
分享到:

我过去常以为自己比绝大多数人理性。

后来我发现,这仅仅是因为我对别人的了解不够。

关于这点,这次的Taranaki之行体会尤甚。开花店的画家安雅让我给她妹妹一家定制个北岛的6天行程。最后经过沟通,我们的行程是北岛中部穿越,从东到西的雪山大海之旅。

从奥克兰出去到达北岛最西面的新普利茅斯(New Plymouth),然后穿越陶波湖(Taupo)和罗托鲁瓦(Rotorua),最后从东面的陶朗加(Tauranga)回奥克兰。这里面,后面的城市都常去,除了新普利茅斯;而这里最著名的就是大海和雪山。

很早曾经看过一部电影《the last samurai》,中文名《最后的武士》。虽然这是一部有争议的电影,但我还是挺喜欢,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影片里有句话谈到:不管时代如何变化,不要忘记我们(日本人)从哪里来,我们是谁。如果一个民族自己都不尊重自己的过去,还会有谁尊重你呢?另一个就是影片里的美丽自然风光。

我最初以为电影是在日本拍摄,还在为日本高度发达的同时,还保留了如此好的自然环境而感慨。后来到了新西兰后,一次偶然,我才发现原来这部电影的相当多外景是在新西兰拍摄。这里有着所有日本元素,富士山,惊天大浪,莽荒的大自然,森林,樱花。所以只需要搭一个电影中的日本村就可以了。

这里说的富士山其实就是Taranaki雪山。关于他,有个毛利神话。这座雪山曾经在北岛中部的国家公园和其他几座宏伟的雪山一起生活,因为和汤格里罗(Tangariro)争夺爱人打了一架,战败的他一路向西南逃去,直到海边才停下来。他逃过的路就是今天的旺哥努伊河(Whanganui)。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说时,一家人正在北岛中部国家公园滑雪。从山顶看着远处西面地平线上的高耸入云的孤独的Taranaki雪山,我似乎突然能感觉出来毛利人的祖先想出这个神话的灵感了。它看上去那么的孤独,就像一个受伤的人蹲在海边。

因为它的形状像富士山,又有一部著名日本题材电影在这里拍摄。所以,我就在想:如果一个日本人移民新西兰,恐怕这里是一个热门的选择吧?日本人相对中国和韩国,移民新西兰的要少得多,乃至于绝大多数的日本寿司店其实都是华人或韩国人开的。

在市区附近,最好的观看Taranaki山的地点是鱼骨桥。桥是一座普通的桥,但因为其独特的设计,气质就完全不同了。有人说它像船的桅杆,更多人说它像巨型鲸鱼的骨头,我个人觉得后者更贴切。如果天气好,我们会在到达桥另一头时回头看到雪山和鱼骨桥,还有白云,一起在蓝天下呈现。但这份好运不常有,是需要运气的,因为它常年被云雾笼罩。

新普利茅斯著名的还有大海,这里和Raglan,还有奥克兰的西海岸都以巨浪闻名。坐在海边看着大浪拍打着巨型石头垒成的防波堤,你能感到那种原始的来自大自然的洪荒之力。甚至还有巨木留在防波堤上,我估计是哪次狂风大浪遗留的杰作。新西兰南北岛的西海岸都有这个气质,只是这几个地方因为地形的特殊原因,浪格外的大而已。

所以,这里的日落格外壮丽。海边步行道上,不少椅子上都坐着游人。海面上弥漫着一层水汽,满是泡沫的浪花一层层推向礁石,空气里弥漫着咸咸的味道,看着天空犹如水彩画一般变幻着,落日就这样缓缓的下去了。

我还遇到了一对从北帕过来的年轻留学生情侣,他们请我为他们拍照。想想已经去梅西读大学的外甥女,我突然对他们感觉格外亲切起来。三三两两的游客在这里看大海,更多是发呆,每个人都在想自己的心事,我也不例外。我想起外甥女4岁时,那个在武汉见到的可爱的小娃娃亲热的喊“舅舅”让我热泪盈眶的往事,似乎一眨眼时光就过去了。

我和安雅一家顺着海边的步道等待日落,因为天气的原因并没有那么完整的看到。旅行犹如生活,你永远无法准确预测。不过新普利茅斯是个很有艺术气质的城市,雕塑随处可见。

比如海边步道非常醒目的这个巨型艺术品:风之杖。它非常高大,至少有6层楼

的高度,更为有趣的是,它如同一棵巨大的草,会随风摇摆。在常年巨风的新普利茅斯海边,树立一个如此巨大纤弱的艺术品,是展示以柔克刚吗? 

这个叫大地之光的雕塑也是很有意思,我和安雅一家背对大海,面朝雕塑拍了一个合影。带着一定弧度的抛光不锈钢面将海面一丝并不显眼的太阳放大得无比灿烂,在那一瞬间,光芒照耀和温暖了人的心。

晚餐后,我前往自己预订的民宿。我还在想,有没有机缘认识这里的日本侨民呢?机会总是来得不期而遇。民宿开门的是一位亚洲女子。她并不擅长言谈,但很热情的引导我进来。在7月这新西兰最冷的季节,屋里的炉火烧得正暖,让人感到很温暖舒适。从她身后出来一位高大的男人,他伸出手来说:“我是BRAD,欢迎你!”。

在介绍了屋子里各个功能区后,我在客厅小坐,也打量了一下这个房子。从装饰来看,这属于典型的西方现代风格和日本风格的混搭,和服,浮世绘等日本元素无处不在。我想,女主人应该就是日本人了。客厅一角有个小办公桌,BRAD坐下来,拿起一张纸交给我,上面都是一些类似背景调查的东西,他笑着说:“Tell me your life story”。

我坐下来,一边逐项打勾。

他的问题并不复杂,都是封闭式的问题。我很快就选完了,并将纸还给了他。然后我说,能再给我一张空白的纸吗?另外,我能拍照吗?

Sure, and what is that for?

Hi, Brad, would you please tell me your life story?

Waaa... you are a special man.

话匣子打开,就不会轻易关上了。我的问题总不会是封闭式的,因为我想知道更多的细节,背景。Brad也许第一次遇到这么爱聊天的中国客人吧,它的那只灰猫也安静的坐在我们旁边,时不时弓着背磨蹭着BRAD的裤脚。

你出生在哪里呢?

澳大利亚的GOLD BAY,那里离PERTH不远。

什么时候来新西兰的呢?

大约是8年前吧

直接从GOLD BAY过来吗?

不是,我们从日本过来的。

日本?您太太或伴侣是日本人?

是的,我曾经在澳洲奥林巴斯工作,她从日本过来参加公司年会。那是圣诞节,她对我说“圣诞快乐”,她的到来就成了我的圣诞礼物了。随后我就跟着她去了日本。

你,在日本生活了多少年呢?喜欢那里吗?

6年多吧,我们生活在东京。那是一个巨型的城市,我们居住在公寓里。一开始并不习惯,但说实在的,生活倒是很方便的,什么东西都在不远的地方可以找得到。70平米的3居室,真的是很难想象,但也还是挺温馨的。人其实蛮容易习惯一个环境的。

那,怎么想到来新西兰?

恩,在东京呆久了,我们都希望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我喜欢冲浪,所以我们寻找新家时,我只选择有着世界最好的浪的地方。不少地方,比如我的故乡GOLD BAY,那也是我学冲浪的地方的。儿时那里人很少,我们会说:“嘿,你看,沙滩上有几个人哦!”,今天,那里人挺多的,早没有了往日的宁静。还有一些地方,比如夏威夷,也是满街都是人,房价还都挺贵的。

最后,我查到了新普利茅斯。这里独特的半岛地形全年都提供了巨大的海浪,当然,新西兰还有一个地方,RAGLAN,这两个地方都特别适合冲浪。但新普利茅斯更为方便,而且还有Taranaki雪山,让我们怀念日本的生活。

你移民新西兰之前,来过这里吗?

从来没有,我们只是电脑上查了一下就决定了。

对了,你在日本时冲浪吗?

当然啊,其实日本有着很好的浪。尤其是台风季节。

台风?

对啊,台风季节也会有滔天巨浪。

不危险吗?我刚才看到海边步道有人冲浪。

那里更多是给初学者的,今天没啥浪。

你需要多大的浪?

他笑了笑,给我看看自己的电脑桌面,

那个小小的穿行在巨浪形成的水墙中的人就是他。

你太疯狂了!

我并不这样认为,每次在飓风天冲浪,我都会在海边静坐半小时。如果我的心里有一丝的犹豫,害怕或不安,我是不会下海的。你需要身心合一,进入一种特殊的状态才能入水。

除了冲浪,你还有其他爱好吗?

玩风筝冲浪(备注:滑翔伞冲浪),当西风时,大浪向着岸边涌过来,我会玩冲浪;当东风起时,风向海的方向走,我就玩风筝冲浪。所以,这里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完美了。另外,我也滑雪。

Shaun Barnett/Black Robin Photography

www.wildernessmag.co.nz

你爬过Taranaki雪山吗?

当然爬过,那里的步道非常棒。还有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当然,即便你不上山,市郊的Lake Mangamahoe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那,你登顶过吗?

登顶?那太疯狂了。我去过很多次,但从来不超越林线以上。

为什么? 那离山顶还有相当距离啊。

我觉得你们亚洲人和毛利人有一些特殊的本能,比如毛利人的传说,Taranaki是从北岛中部跑过来的,地质学来说,这里确实有过多次起伏,而每次起伏,北岛中部也会有和这里相反的地质运动,也即是此起彼伏。毛利人只来了1000年,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呢?真的很神奇!

我尊重毛利人的文化,他们将山的顶部视为TAPU(禁地)。林线以上什么都没有,是 land of death(死亡之地),没有生命,就是石头。攀登雪山的人站在山巅也许认为大海里冲浪的我是疯狂的;可巨浪里的我也会认为去攀爬雪山的人是疯狂的。

在我眼里,你们都是疯狂的。

哈哈哈哈......

我回到房间继续自己的写作。

11点,当我出来上洗手间时,我看到BRAD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时看到了后院。昨天晚上因为天色已晚,看不太清。十几只各种颜色的鸡在院子里溜达,有一只还凑到了餐厅的落地窗边看着里面。Brad已经起来在厨房为我们做早餐,我和他打了招呼后就去洗漱了。

吃早餐时,我才发现原来昨晚还有一对奥克兰Henderson来的游客在他家留宿,一个Kiwi和一个中国女孩。Brad自制的面包非常的可口,他把面包皮给了我们去喂后院那些早就等候在门边的鸡。看的出来,即便是住在奥克兰,对于院子里养这么多鸡也并不是那么常见。两口子喂得很开心,鸡也吃得很开心。

吃早餐时,Brad 和他们聊天,又向他们提到了 Tell me your life story。在说这话的时候,他下意思的看了我一下,我也笑着看着他。随后他指着我说,This guy asked me a lot of quenstions last night。 我笑着说,我只是对旅行中遇到的人感到好奇而已,我计划写一个关于brad的故事。

Brad 说,哪一点让你有了兴趣呢?

我想了想,说到:“也许是你那段关于Taranaki雪山的话吧。攀登雪山的人,和大海里冲浪的你,彼此看待对方的态度。我们常常对别人形成误解,以为别人是疯狂甚至愚蠢的,但事实的真相也许仅仅是我们根本就不了解对方。”

下午我和安雅一家路过汤格里罗河时,看着穿着齐腰靴裤,在冰冷刺骨的河水里钓鳟鱼的人,我不再会惊讶。他们就像我在库克山脚下遇到的千里迢迢来南岛打喜马拉雅山羊的英国人一样。我不再会觉得他们是疯狂的,谁的人生又没有一点别人以为疯狂的东西呢?

【备注】应很多读者和朋友的建议,我最近终于开了抖音账户 TONY 我的新西兰,ID和公号ID是同样的:mynztrip,以后会尝试在旅行中也将一些有趣的小片段用另外一个形式记录下来,和公号的内容互为补充。

--END--

校稿 | 托尼

排版 | ELAINE

我的新西兰(ID:myNZtrip),

每个人心里都有值得珍藏的时光,

讲述你的故事,谈谈你的人生,留下你的思考和足迹。

(责任编辑:Yujie Hu)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