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我的新西兰
作者: 托尼
简介: 公号《我的新西兰》,这个我,其实可以代表每一个在新西兰的华人,并不仅仅是我自己。因为对人文故事一直以来的热爱,在这个人生阶段,我的小理想是做一个海外华人人文故事的公号,突出真实,即便因此而不完美。感谢第一年(2017年)就有100多位作者通过这个公号和读者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期待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一起记录生活。

怎么面对人生的选择?移民只是答案之一

发布时间:2018-08-14 10:13:18
分享到:

 作者:托尼

来源:我的新西兰

奥克兰市区的中央公园(Domainion)不仅有着大片的草地,还有参天大树,更有奥克兰博物馆。如果是本地居民,拿账单登记一下,就可以办博物馆的年卡免费参观。

如果客人带小孩,而且对自然和人文知识感兴趣,我常会安排在这里做停留。因为这里对南太平洋各岛国的文化介绍和文物展示,都极具代表性。因为带客人来的多,博物馆有位工作人员都认识我了,她笑着说我可能是陪客人来这里最多的中国导游。

不带团时,我偶尔也会开开优步。这里常是我中午休息的地方,不管四季风景如何变化,不管周围路过的人如何变化,有一个却从不曾变化,那就是一辆小小的雪糕车。

因为家里孩子的原因,其实我们来过博物馆很多次了。雪糕车的店主是位亚洲人,常戴着一方头巾,总是满脸的和蔼。考虑到日本侨民的数量少到寿司店都没几个日本人开的,我猜他不是中国人,就是韩国人。

这天来的时候是中午,他刚停好车,正在忙前忙后的做营业前准备。我没有打扰他,只是站在附近看着,等他先忙完。新西兰的流动雪糕车似乎每一个都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太清。但大体上车后部是个类似货车厢的结构,侧面开窗方便营业。

按新西兰惯例,还得来个大旗,和地产中介的周末开放一样。

透过侧面,能清晰的看到全部的家当。说是雪糕,其实还卖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咖啡,热狗之类,窗口还摆放了几听饮料,都是最普通常见的新西兰人爱吃的小食。说到冰淇凌雪糕,听说新西兰人是全球人均消费冰淇凌占家庭年收入比例最高的国家。

我也没去查过数据,如果是真的,那有几种可能:一,新西兰人真的热爱冰淇凌,二,这里牛奶确实好而且多;三,这里可能收入真的有点低,赚钱不容易。因为怎么说,冰淇凌都不应该算大宗消费品了。

也许因为刚开张,又是吃午饭时间,所以人并不多。等他布置好,就只有一对客人在买雪糕。他们买好了,我就过去搭讪了。因为见过几次面,所以挺面熟了,聊起来挺容易。

聊了几句,我们就改为中文聊天了。他是1994年来新西兰的老移民了,说是那年新西兰开放了技术移民,直接打分就可以过来。那个年代就有技术移民的视野和想法的,一般教育程度不低。聊下来,他是川大的本科,电子科大的研究生毕业。这学历即便放在今天也是耀眼的,何况是近30年前。

说实在的,那个年代的移民真不容易。不像过去几年过来的移民,多少有点家产,有的卖掉国内一套房,这边买两套,直接就财务自由了。30年前的中国,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囊中羞涩的,机票都是一笔昂贵的开支。到了一个新的国家,一切从零开始积累,其实挺不容易。我的经验是,世界上励志的故事很多,但普通人其实还是大多数听起来似乎没那么励志的多,我自己就是。

回国多吗? 我问道

不多......,2013年回过一次国,毕业30年纪念。

这个答复如果放在1年前,我也许会觉得奇怪。但现在,旅行中接触了越来越多的人,我已经不再觉得意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还记得那个COFFEE GUY(点击阅读)吗?几岁时和父母来到这里,却从未再离开新西兰半步。

以你这样强的学历,会不会当初留在国内更好呢?

也不一定,真正在改革开放中混的好的,是比我们再晚几届的人。我们那个年代的,其实过得就那样,基本上啥都赶上了。我那些国内的同学也是有好有差,不好说了。还得看去了哪里......去了深圳的那些都还不错。

这时正好来了好几个华人游客,我往边上让了让。家长鼓励孩子自己用英语买雪糕,看起来孩子还是挺腼腆。其中一位家长说:“你不用英语说,那我就不买雪糕了!”。

为了打圆场,他探出身子,仔细的用手指指着不同的雪糕,用英语教这几个中国孩子选自己喜欢的口味。站在侧面的我,饶有兴趣的看起了另一侧的两张照片,看起里似乎是关于这个雪糕车的简单的介绍,照片应该有好几年了,有些泛白。下面一张图中站立的亚洲小伙子,我想肯定和他有关系吧,也许就是他儿子?

忙完这波客人,重新归于平静。看到我在看照片,他主动介绍,那是他的儿子。照片是好几年前拍的,那个时候他刚接手这个雪糕车生意。看得出来儿子是他的骄傲,因为儿子曾是新西兰的乒乓球冠军,他到新西兰各地去基本也都是过去陪儿子打比赛时。

那他参加国际比赛吗?我问道,

当然啊,每年还代表新西兰参加国际比赛2次呢,

你也会陪同吗?

不会了,这类都有领队带。

整个博物馆,好像就你这一个车?

奥克兰市政厅在这里也就只批了这一个牌照,经营至今。新西兰这点好啊,市场本来就不大,政府也就不会乱七八糟发牌照了。

你一周不可能每天都来吧?

那肯定不会啦,一般5-6天,每天中午开到晚上6点多。不过即便我不来,也没有其他车回到这里。你要是查一下,这个车其实很有年头了。是个叫David Miller的洋人1983年申请的生意,这辆车是1980的车,曾经是个老牌子的Bedford救护车改造的。

David的家庭本来挺有钱的,从小他最喜欢的是打高尔夫,但后来因为经济状况出了问题,所以只能出来干活。看着绿油油的草地,却不能每天去打球,而是卖雪糕,所以他还做了一个牌子调侃自己。你进来看看,这里还有一块他当时挂在车上的牌呢!我好奇的看了看这块30多年的牌子,上面写着:

born to golf, force to work

生来是打高尔夫的,

现在被迫干活维生。

这听起来是个家道中落的悲剧故事,我本来还想问多一些,可是客人多了起来,所以我草草问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新西兰生活好吗?

生活就是这么简简单单,挺好的。而且父母也都过来了,这几年有过几次意外,也都是公费医疗全包,基本不用我太过担心。

他给客人做好冰淇凌后,又朝我补充了一句

生活不就是这样嘛。

后面的他非常的忙碌,虽然他并不介意服务客人的时候和我聊天,可我还是觉得两个人当着客人面用中文聊天有点不妥。在树下,我又呆了近一个小时,前后有15组客人来购买冰淇凌,生意基本就没有停顿下来,这一个小时的营业额不低于60元。我估计净利润应该在40元上下,对比新西兰的最低小时工资16.5纽币,还是不错的。

所以,我能理解他对生活的满意。养老有保障,工作稳定,生活规律,父母子女都在身边,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不就是生活的全部吗?但我也相信会有很多人并不同意这种结论,会觉得是大材小用了。我也能理解这样的说法,但这可能是绝大多数一代移民的生活写照,比起一百年前的华人移民来说,过去20年的一代移民无论是自身适应能力,还是移居国的友好环境已经强太多了。

移民是否好?对于像我这样30多岁时拖家带口移民过来的人来说,是个用后半辈子来回答的庞大问题。有位加了我微信有一段时间的读者,她最近和我聊了一些,也想咨询我移民的建议。

她提到:“最近上海进入新一轮房价稳定期,新房与二手房倒挂......我和男朋友经历了新房摇号,看二手房......我觉得大家都好疯狂。......但是大家的工资明显感觉都是下滑的......每年至少一次出国旅游,每周至少阅读一本书是没有了。

我们整天被各种制造焦虑的文章刷屏,......微信公众号很多,缺少理性思考和深度思考的有趣文章。......我想只要有足够的自律能力和清晰的目标,慢慢沉淀和积累,总会有收获吧,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是人生总要自由又有尊严地活着。”

我一时还真是有点不知道如何答复。

这位读者受过良好的教育,虽然来自小县城,但在一线城市绝对还是有生存能力的。但在面对人生选择这样的问题时,这么信任的咨询我,我却回答的很慎重。稳妥一点的做法是先过来看看,自己查查签证条件。

以前是有离岸申请技术移民的,如果能符合条件,直接申请再过来肯定是首选,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我不了解,所以不能乱回答,但移民局官网肯定都有这些信息的。

见过我本人,或经常看我写的东西的人知道,我一般不太鼓励或鼓吹人移民。即便目前国内的大环境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移民也绝对不是唯一的解决方向,当然它又是一个彻底的解决方式。

我一直在做文字记录的工作,除了做为一个个人爱好,另一个就是尝试去回答读者的问题。我答应她写一篇文专门试图回答她的问题,但把雪糕车的故事和她的问题链接起来的想法,却是来自我离开博物馆时抬头看到的天空。

雪糕车后面的几棵大树,那些枝丫不规则的伸展着,伸向天空不同的方向。每个树枝都在努力寻找着空间和阳光,每一次分叉就是一次选择,而选择就意味着不能再回头。

这有点像人生。但只要向着天空的方向积极的生长,只要自己足够强壮,每个树枝最后都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和生命历程。人生幸福的标准有很多种,这位读者所期望的是自由又有尊严的活着,自由好理解,有尊严我还真不是太拿的准。不过在新西兰,各行各业的人差别其实不大,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有尊严呢?

--END--

校稿 | 托尼

排版 | ELAINE

我的新西兰(ID:myNZtrip),

每个人心里都有值得珍藏的时光,

讲述你的故事,谈谈你的人生,留下你的思考和足迹。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