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龍婆活著
作者: Cathay龍婆
简介: 一个在加拿大奋斗了8年,在美国闲置了8年,现定居新西兰追求自我的中国女人。 不争论,不辩解,不过分坚持。只相信:人必须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活着,只因那是你自己的人生。

「跨国婚姻」这件事只发生了一次,却传了几个国家,至今已撩了十几年

发布时间:2018-07-02 11:24:09
分享到:

2003年,日子刚踏入五月。一天,

女友问:“有位洋学生想找中文老师练口语,你有兴趣教吗?”
......她耸耸肩,没兴趣......

女友提高嗓门:“他可是卑斯大学的博士生哦。”
......她冲女友做了个‘关我屁事’的鬼脸......

女友如长姐般令道:“他崇拜中国文化,真心想学中文的,你就给他一次面试机会吧。”
......“威逼”下,她勉强答应了。其实,她只想练习一下自己的英文口语。......

女友马上将她的电话号码转给了那个位洋博士。当晚,他就迫不及待地来电了。

电话里聊了一会儿,他俩相约5月17日中午12点在Langara College的侧门口见。
那年代,既没smart phone,也没微信,连email邮件还没流行。他将自己的车牌号码,车型和颜色都告诉了她,方便认人。

*******

 
5月17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为找合适的dress code,她真费了一番心思。

由于是陌生人见面,陌生男女见面,陌生中西男女见面,陌生中西男女师生见面,她选了一件带蕾丝花边的长袖白衬衫,领口开到第二粒扣子,戴了条细小的白金项链,没化妆,涂了淡淡的口红,配了条蓝色牛仔裤,蹭了双便鞋。看上去像个保守的老师。而她,正想留给他这印象。

遥远望去,一辆红色的单门小跑车停靠在Langara College的侧门。她不慌不忙地走过去,敲了敲车窗,里面钻出一个貌似十八九岁的高中生。大约一米七几的个头,娃娃脸,头发微卷,皮肤非常非常白净。一见她,脸上泛起一层红晕,更显其白嫩单纯的样子。

而她,久经杀场,商业式的握手寒暄礼,尘味十足。
他问:去哪?
她说:cafe。
他问:哪间?
她说:你决定吧。
他说:你建议吧。
她心想:真麻烦!

但她口里却说:Bread Garden 吧!
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一上车,她就为摆脱沉默的气氛而话夹大开,滔滔不绝地谈天说地,连一些自己的小秘密,也好不设防地“泄漏”了。莫名其妙,平时正常状态下,她可是个小心谨慎的女人哦。也许,面对这毫无杀伤力的“高中生”洋博士,她早自卸了一切红妆武装。哈哈~

*******
来到Bread Garden,正值午餐时间。
她问:吃了吗?
他说:还没。你呢?
她说:吃了,我要杯咖啡就行。
他说:哦。

Bread Garden是当地一间相对有点档次供应咖啡面包三文治的连锁咖啡店。

他俩前后走到柜台。哇~她暗想,这比麦当劳,可真是翻了几倍的价钱呀!还没等她暗想完,旁边的他已脱口而出:“真贵!” 

她吃惊地拧头瞟了他一眼。心想:这洋鬼子可真直呀。心里想啥,口里不加任何修饰就喷。连一点含蓄和顾忌都没有。平时男人约她吃饭,可是抢着买单摆阔的。

哦~她马上提醒自己:也许理工科的洋博士都是Nerd。
她叫了一杯咖啡,见他没‘争单’的意思,就马上自己去付款了。

不是她小气,而是她曾被中国的“好男人”宠惯了。

她忘了:站在外国的土地上,讲平等,讲AA。

不对呀?

她回想,也曾与洋人男性朋友交往过,也有争单的呀!

唉,也许,此鬼非彼鬼。保持廉正师生关系为佳。

她拿出纸笔,很认真地,各自用中文介绍了家庭背景,这就算是中文摸底测试吧。

一小时的“课”很快就结束了。

她的两位洋人女友按约来接她去看电影《Fall in Love》。其实,明说了,就是来八卦一下她收的这位洋博士生长啥样,家境如何。

不看不知,一看全失望:“小男生,绝不是你的那碟菜!!!”

询问洋人的年龄和收入一样,都是西方文化中很没礼貌的事。

她懂,没问。反正,她对这位“高中生洋博士”一点兴趣也没有。

握手告别时,他问,下次上课的时间。她推说很忙,迟点再通知他。

之后,她把这件事告知了八十岁的契爷契妈。连他们这些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老华侨都认为:一杯咖啡都不愿买单的男人太小气了,不值得教他中文。

*******

 

十几年前,他们的故事就是从“一杯咖啡”开始的。

一直有人追问:后来呢?后来呢?他们后来是怎样在一起的呀?

话说,初次见面,她对他并无触电。连一杯咖啡都不请的男人,简直让她鄙视。

当时,他虽已开始写博士论文,但他那白净的皮肤,稚嫩的娃娃脸,留给她的印象就是Organic。

而她,一个在中国闯荡多年,看透红尘,隐居加国,返朴归真的“尘女”。没人觉得他俩会是一对。

*******

第一次见面后,她还是很愿意与他做朋友的。他的坦诚和直白,让她感到安全,是一个值得信任,甚至“可利用”的男性朋友。

身材不高,但学历高。钱包不厚,但人厚道。

有车,有时间,家庭背景好。

不打得,也看得。

随传随到。

2003年的那个暑假,他俩的身影遍布温哥华大小海滩。不是谈恋爱,而是上中文课。

自从那“一杯咖啡”后,她知道他只是个穷学生,就悄悄地把“课堂”转移到免费的海滩。中文英文,俩人毫不顾及词汇量和语法,海阔天空地瞎侃。

三个月过去。一天,他计划开车沿太平洋海岸线去洛杉矶访友。她从没去过洛杉矶,但贪玩的她主动申请随行,马上得到了他的“准许”。

*******

就在出行前的一个中午,她那八卦的爱尔兰女上司来电询问“事态发展”,她旁若无人地笑道:“关系是不可能的,他不是我的那碟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当时他正在她的住处,等着接她去史丹尼公园散步。)

从出门那一刻起,她已觉察到,他的脸色有变,态度有变,但行动计划却没取消。

都说,温哥华的天气象女人的脾气,说变就变。出门时还阳光灿烂,走着走着,豆大的雨点就象他俩的心情,沉重地拍打在他们的脸上。而他俩,却若无其事默默地行走在海湾的堤坝上。似乎想让雨水将那纠结不清的思绪冲洗掉。

一个小时过去,无声。

两个小时过去,无语。

三个小时过去,她忍无可忍先声夺人:

“What's wrong with you?!你到底想怎样?!”

“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聊得来的朋友。”

“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

...... 

只见他,脸涨得通红,手紧握拳头,可想象他的手心正冒着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又不舍。(对于他这种性格的人,表白绝对比常人需要N倍的勇气。而那三个小时的沉默,正是这暴风雨的前奏。)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真的把她给震住了。(哎呀,不是姐没经历过,只是姐不想伤害他这纯情的羔羊罢了......

缓了缓神,“你先回去吧。请让我好好想想。一个星期内请不要致电我。” 他象往常一样,默默无言,尊重她的意愿,离她远去。

她与往常很不一样地参加了几位媒体界好友的聚餐。 

宴席上,她一支接一支地煲着烟,一杯接一杯地灌着酒。她的反常,引起了好友们的担心。

没事!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解决的。(姐啥没见过,只是这次遇到个纯的,反而没了主见。)

不能太直白,怕吓着他。

不能玩游戏,怕伤着他。

答应他?这是不可能的。她对他并不了解。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是她梦中的Mr. Right。

*******

一天过去了。

两天过去了。

三天过去了。

日子基本恢复了正常。

他很守信地没来电“骚扰”。 

一个星期过去了。

电话铃准时响起。(后来得知,他是急不可待地拨通了电话。)

“做男女朋友可以。我们双方都需要时间相互了解。看是否适合对方。我已不是玩游戏的年龄。想找的是终身伴侣,而不是情人。在没确定双方是否适合对方前,我觉得,理智地交往,保持良好的友谊才是正路。这样谁也不会被伤害。你说呢?”

电话那头,他仍象往常那样静静地听着,轻声地回应着。

“我同意爱情需坚实的友情基础。我不懂玩游戏,想找的也是终身伴侣。我愿意花时间去读你。”

学理科的好象都是如此一根筋。

沉默,就象剧间休息。

“请问,你还愿意和我一起自驾去洛杉矶吗?”

“你不准想歪,我就跟你去。”

“我保证。”

“那好吧。”

......

过来人常说,若想知道两个人将来是否能在一起生活,只需经历两星期的自驾游就有答案了。

自驾回来,他带她去见了他的家人。

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全家人都感到不一般地吃惊......

*******

爱情并不都是轰轰烈烈的。他感动了她,她嫁给了他。

世界上最彼此依赖的,是夫妻间的爱。

在岁月的流逝中细细地体会,静静地渗入彼此的生命,那份温暖才会永恒。

结婚十几年来,他们从加拿大搬到美国,再从美国移居新西兰。

每年的7月1日结婚纪念日,他俩都会在饭桌上撩着“这件事”。

今天,已是第十四年。


2018年07月01日

写于新西兰内皮尔

图文作者:Cathay龙婆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