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魔王时评
作者: 魔王
简介: 魔王是政治评论作家、社会活动者和文化活动策划人,在新西兰已定居十多年,对西方和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都有独到和深刻的见解。文风理性客观,角度新颖。并特别爱交朋友,也希望可以在新西兰本地找到知音和粉丝。

如何防止难民伤害我们的孩子?

发布时间:2018-09-27 09:31:34
分享到:

大温哥华地区本拿比市13岁华裔女孩申小雨案终于告破,嫌凶原来是叙利亚难民易卜拉欣‧阿里。阿里移民加国得益于卑诗省一个小岛大量居民的集体资助和教堂组织的帮助,而他抵达加拿大数月后便出手杀人,令社区震惊不已。这个案件也令远在新西兰的我们担忧,提高难民限额后,同样的悲剧是否可能在新西兰上演?

 1.jpg

“白左”的力量是强大的

 “白左”是崇尚和平与平等的虚伪人道主义者,只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道德优越感;他们迷恋政治正确,以至于为了多元文化而容忍过时或倒退的传统价值观。“白左”不一定是白人,他们往往受过良好的教育(西方对孩子的道德教育是非常左的),长期处于优越的生活环境,不懂文明发展的艰辛,对许多事情的看法非常天真,他们往往认为,送给落后文化背景的人优越的物质生活,TA就可以变成像自己周围一样的“正常人”。

“白左”还持有大量选票和政治献金,他们常常一人一票地把自己的国家拖入泥潭,就像现在一些欧洲国家一样。不仅祸害自己国家,“白左”的力量还会以基金会、国家外交的形式输出,让别国苦不堪言,比如被美国民主基金会、国际各种所谓人权组织支持的藏独、疆独力量祸害中国。他们不仅对当事国家不了解,甚至对他们所帮助的对象也丝毫不了解。达赖喇嘛日前发表言论:“欧洲是欧洲人的,难民得回家。”算是狠狠地打了这些同时同情达赖和中东难民的“白左”一个大耳光。

2.jpg
奥克兰Mangere 的难民营

除了中国外,在这种“白左”大染缸的环境下,新西兰也是受害者。新西兰除了与中国贸易联系紧密外,科技、工业、金融等核心经济领域主要依赖西方经济体,在这样的环境下,维持自己道德高地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在LGBT、多元文化、女权等主要议题上,新西兰在西方一直都是“先驱国家”,使得新西兰在其他国家的“白左”眼里是一个天堂之地,值得去移民和投资。然而维持这种吸引力是需要一定成本的,那就是要勇于承担一些国际责任,频繁树立一些道德大旗,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利益。

3.jpg
奥克兰Mangere 的难民营

在这个实际局面下,无论是国家党还是工党都难逃其影响。2016年7月1日前国家党政府将难民配额增加到1000,Mangere难民营还打上了John Key的名字,可见哪个党上台都难以抵挡“白左”的政治压力。一贯鄙视政治正确的老皮,这次也败下阵来,可以看到杰辛达宣布提高难民限额后老皮的表情多么难看,在一般人眼里,他可能是在生杰辛达的气,在我眼里,他真正的敌人是“白左”,并且他又败了。

难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白左”

国家党政府在2016年以及工党内阁计划要引进的难民,其实与偷渡欧洲的中东难民不大一样,是联合国难民署下派的,要经过联合国和新西兰政府双重过滤审查。新西兰接收的难民很多是从非洲来的,其余还有来自南亚国家的,以及东欧的难民,中东难民的比例并不大。从二战结束以来,新西兰共收留3.3万难民,人数也并不算多。

4.jpg
奥克兰Mangere 的难民营 

背景审查并不能完全杜绝难民犯罪。大多难民难以融入主流生活和长期贫困,是他们犯罪的主要原因,这是因为他们缺乏对自己固有文化的审视与革新。

就拿某宗教来说,它引人向善很好,但它的教规又要求信徒每天5次朝拜,非常不适应现代工作岗位的作息规律,许多信徒因此很难找到工作,长期在贫困线徘徊。再拿原始部落文化来说,许多难民(以及某些非难民)体力强,人也憨厚,但因为他们的文化不倡导教育和自强,他们很多孩子未成年的时候就弃学赚钱,或者大学学费稍微贵一点就放弃求学,在街头游手好闲。那么他们也很难挤入较高的社会阶层,文化中又缺乏自强和荣辱教育,一个平时的“好孩子”也可能随时变成罪犯。

这时候最需要的是国家引导他们革新文化和思想,就像当年迫害人权自由的西方中世纪宗教文化被革新那样。然而一群“白左”在那里打着“多元文化”的旗帜保护落后的文化糟粕,表面是在爱难民,其实是在害他们,当难民在街上偷窃,抢包或者强奸杀害当地人时,罪魁祸首就是“白左”。他们错在自己毫无能力引导教育难民却逼国家政府引进难民,当难民犯罪时又担心偏见而压制相关新闻报道。看来在接受难民前,不仅需要建造更多难民营,这些天真无知的“白左”也应该被教育,否则再好的国家,也能让他们糟蹋完了。

5.jpg
奥克兰Mangere 的难民营

不过以上是我作为“反政治正确者”的想法,看看老皮的结果就知道这样的意见在西方是弱势。

工党内阁的决定可能会令许多人不满,但显然会令另一些人满意,外国“白左”会给新西兰带来更多的钱或国际地位,国内“白左”则给工党带来更多的选票,至于能不能抵得上多花的养难民的钱就不知道了。

但很显然,反对者如果不发声不抗议的话,“白左”们很可能会逼政府引进更多的难民(比如6000?)。由此看来,杰辛达和老皮也许只是在唱红白脸,跟“白左”们讨价还价也说不定。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