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魔王时评
作者: 魔王
简介: 魔王是政治评论作家、社会活动者和文化活动策划人,在新西兰已定居十多年,对西方和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都有独到和深刻的见解。文风理性客观,角度新颖。并特别爱交朋友,也希望可以在新西兰本地找到知音和粉丝。

奥克兰东区“变天”,对华人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18-11-09 09:32:21
分享到:

今天得到消息,“东区变天了”,不是蓝的变红了,而是蓝的变黑了。新西兰优先党,也就是Winston Peters的党拿到了前国家党国会议员Jami-Lee Ross的代理投票权。代理投票权指的是Ross在离职养病期间,由优先党来代他在国会投票。

天维网相关新闻报道:http://news.skykiwi.com/na/weidu/2018-11-08/404395.shtml

但投票不是随便拍脑袋投的,是要跟选民接洽商量的,也就意味着在Ross 养病期间,接待Botany选民的将是优先党,可以说Botany现在非正式地成为优先党的选区了。

Winston Peters 称,“优先党此举是为了确保所有新西兰选民在国会中得到代表”,这其实是政治正确冠冕堂皇的话,他这么做当然是有别的考虑,否则也不会“经过慎重考虑”了。

Ross 为什么交权?

Ross把投票权交给“继承人”是有理由的,他可能感到自己在国会四面楚歌,急需要挂靠一个势力保住议员席位。并且在他离职的时候我还担心过,曾经那么多给他政治献金的商人的钱就这么打水漂了,肯定会恨死Ross,他以后做独立候选人也不会有人愿意捐助他了。所以Ross“赖在”国会议员席位上不愿走,也应该是为了保护金主的利益,以维护自己仅存的政治信誉。现在Ross把投票权交给了优先党,就好比一个锒铛入狱的单亲妈妈把自己的孩子托给了朋友收养一样,是无奈之下最好的结局了。

为什么是优先党而不是工党?

站在Ross的角度考虑,是断然不会,也不敢联系工党的。过去数年里,Ross作为国家党议员,在东区可谓“飞扬跋扈”,经常针对工党或其他对国家党席位有威胁的无党派,有许多无礼和攻击行为。比如Ross上次大选结束后拒绝与排名第二的工党候选人握手并使用F字眼,再比如Ross的妻子Lucy Schwaner 在当选Howick地方议会议员后,第一次开会就宣布辞职并甩门走人(见文尾链接),因为她不满“工党的人”David Collings当主席。顺便,她的行为还浪费了纳税人10万纽币以启动一次补选。

Ross跟工党结了这么大的“梁子”,现在被国家党开除后,虽然工党变成了他的“敌人的敌人”,也很难马上“摒弃前嫌”进行合作了。想象一下你打了一个人多少年的脸,现在落难了你会好意思找他求助吗?而优先党首先是一个偏右翼的政党,也是一个从国家党内分裂出来的小党,政治上相对来说更近一点,同时Ross在东区也与优先党没有过太多过节,所以显得更容易接触一些。

优先党其实并不反华人

在西区地方议会担任过6次议员的陈文辉就是优先党人,他曾说优先党两次主动找他,显示了优先党并非反华人,而是希望与之沟通,优先党针对的是所有不符合新西兰利益的外国人。他们代表的更多是一群较为保守的人群,看这个党的名字就知道,很有特朗普的American First的感觉。而Winston Peters也说过,自己是半个华人,因为毛利人祖上来自台湾。优先党议员还积极接见过奥克兰华人关心治安问题的组织“民安会”,并且与工党一起力推并通过了“招募2000多名警察”用于维持治安的政策,来服务治安问题最大的受害者华人,所以我一点都不认为优先党反华人。或者说,就算它以前反过华人,在有华人积极参政议政和政治献金之后,华人群体的力量他们也没人敢得罪了。

优先党为什么“慎重考虑”?

Winston Peters接收Ross是会对自己产生正面和负面的影响的。

正面的影响当然是优先党可以接管并接触Ross在东区的“金主”,以及以“代理议员”的身份在东区乃至华人选民中拓展人气。许多在Ross身上投资了的商人,包括华商,为了减少损失,会不得不与优先党接洽,并请求优先党为他们利益服务,在国会投下神圣的一票,这对一直在积极接洽华人的优先党来说是非常利好的事情。

负面的影响则应该是,找到了新家的Ross会在国会坐得更稳,东区补选的可能性变得更加渺茫。同时Ross在接下来的两年会在国会狠狠地怼国家党,搅得国家党不得安宁,外加“撬走”了国家党的金主,所以此举大大地得罪了国家党。接过Ross这个烫手山芋,优先党在两党之间左右逢源的路子就变窄了,这使得本来中立的优先党,未来会更与国家党相互疏远。

这件事对华人的影响

我从来不认为哪个党就一定是“对华人不好”的,政党都是由人构成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华人参与这个党的多,这个党就算之前是反华人的,之后也绝不会反了,如果华人不参与这个党,自然它不会维护华人的利益。任何政党是可以被党员、选票和政治献金改变的。但相比之下,越穷的政党越容易被政治献金和选票改变,想要改变一个不差钱的政党,难度明显会比改变一个穷党难得多。

Botany选区华人占比达38%,就算华人从不会找议员说什么事情,这件事也是发生在家门口的现实大戏,八卦一下还是不错的。但对于投资和支持过Jami-Lee Ross的华人来说,恭喜你们接下来2年要成为优先党的支持者了,不少华人总是对某个政党有莫名其妙的偏见,这样掩着鼻子接触一下,也许就会发现它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差,跳出国家党的舒适区看看别的党,应该也算是好事情吧。

 

https://www.nzherald.co.nz/nz/news/article.cfm?c_id=1&objectid=11768249

https://www.nzherald.co.nz/nz/news/article.cfm?c_id=1&objectid=11741637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