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魔王时评
作者: 魔王
简介: 魔王是政治评论作家、社会活动者和文化活动策划人,在新西兰已定居十多年,对西方和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都有独到和深刻的见解。文风理性客观,角度新颖。并特别爱交朋友,也希望可以在新西兰本地找到知音和粉丝。

为什么我不反对资本利得税

发布时间:2019-03-04 08:40:53
分享到:

假如资本利得税成真,我对它是一点不意外的,因为美国等法制完善的西方国家其实都有资本利得税的,可以说它是一个普世价值,也许该来的最终还是要来的。支持资本利得税的人绝不一定都是所谓“穷人”,比如那些一直以来正常缴税的地产投资公司,会认为个人炒房不缴税就是对他们的不公平。

p2010001.jpg

首先资本利得税是个很意识形态的话题,它其实是社会主义思想。新西兰、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其实都有这种社会主义的成分,这是当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结果。社会主义的理念是什么,先忘掉24字核心价值观,其实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们大家不分男女老幼穷富,都是是同一个社会里的不可分割的一份子。你家人老了,你会抛弃他们吗?你的家人失业了,你会把他踢出家门吗?不会。全家会赚钱的就得养着他们,然后努力帮他们找工作。于是我们社会才有了养老金、义务教育、残疾失业保障等社会制度,这些东西在资本主义初期是不存在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劫富济贫”,其实就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中华文化,也是新西兰文化。

其实我并不同意“资本利得税是用来发钱给穷人”这个说法。新西兰已经给穷人发完钱了,再多收税,肯定是要投入到别处的,比如最缺钱的基建。而基建其实是对新西兰的中产和富人好处更大的。比如南区毛利人市议员Efeso,在地区燃油税的决策中就投了反对票,他是工党的,公开反对工党的地区燃油税,理由只有一个,他选区的人民反对。而国家党的副市长Bill Cashmore投的是赞成票。在高速上堵一两个小时,人们可能在堵车上看不到油表和工资单上的数字,所以一时不会看到堵车带来的经济损失,但这种损失是真实存在的,并不一定比多交的税少,而且其实老板的损失一般要大于员工的损失,时间对于越富的人来说越值钱。

同时我也研究了一下反对资本利得税的人的想法,首先歧视穷人这个思想就不对。比如在我们看到中国有贫困山区的孩子受苦,住着泥巴做的房子,学校没有窗户,我们会觉得很心疼,然后痛骂政府没给他们一个好的生活。我在新西兰却见过太多的华人对当地穷人是很冷漠的,一概认为他们都是懒人。但其实被养懒的穷人,中国也有,中国和新西兰扶贫的时候都遇到过这个教训,一开始都是直接给穷人钱,最后把穷人养懒了,之后才意识到钱都应该投入到对穷人的教育上。很多华人来到新西兰大多都并没有融入进去,并没有把当地的穷人也当成自己的家人那样认真对待,所以才有这种偏见。新西兰假如实行资本利得税,钱会用于建公路港口停车场,也会用于补贴教育。这些显然都不是“养懒人”的,只会让交通更顺畅,犯罪率更低,国家整体经济会更好。

国际资本和一些华人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内心里对新西兰没有归属感,是带着一种“捞一把就走”的心态在新西兰投资的,也觉得自己跟“新西兰穷人”没什么交集。如果有华人真的是心系祖国,来新西兰就是炒一把房就回国的那种,那么我也理解这个套路,但问题是我们大部分在新西兰定居、买房、生子的华人,基本都是不大可能举家迁回中国的,而是要在新西兰定居几十年,甚至要在这里养老送终的人,新西兰社会情况是好是坏,“新西兰穷人”对我们生活的影响,自己和子孙后代是都要承受的。

还有很多华人自以为是资产阶级,但其实也是打工仔不说,自己的生活也总与工薪阶级息息相关的。比如说老师、护士、警察这些职业可不算是懒人穷人,但因为房租飙涨,他们每周工资被变相的降低了100多块钱,他们对新西兰就业环境非常不满,工作量大,收入低,很辛苦,所以要么跳槽出国要么消极支撑,那么我们的孩子、病人和居民,享受到的服务质量就会降低,一般人看不到自己享受的服务质量降低,而只会看账面的收入,而承受到这种服务质量萎缩的是包括我们的孩子、家里的病人和遇到犯罪困扰的华人。我们客观上就共同生活在同一个社会中,谁都没法真的与其他阶层完全隔离开,真正关心自己生活环境的人不应该乐见贫富分化。

资本利得税的目的显然就是要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的,并不只是穷人的问题,而是广大工薪阶层的问题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并且解决这些问题最大的受益人,绝对是企业和中产,只不过这种受益并不是短期的眼前利益,而是长期的和可持续发展的。

前面说了利,现在说说资本利得税的弊。任何政策都有利弊,而优秀的政策往往是一整套政策而不是单个,很多政策都是在弥补主力政策产生的负面效应。比如三峡工程这个政策会产生三峡移民问题,于是需要出台配套的三峡移民安置政策,资本不利得税也是同理。

资本利得税可能会打击到值得鼓励的、会给新西兰带来商机的资本,所以必须要有配套的,针对这些受保护产业的免税措施。比如新西兰需要鼓励建房和建可负担住房,那么以建新房为主的地产公司显然不应该被这个税打倒,高科技公司同样如此,购买科技股票也应该有点资本利得税上的优惠。

然后再说避税问题。有钱人似乎总是有更多的办法避税的,资本利得税会不会最后演变成“割中产羊毛”呢?是有可能的,不要低估会计们的本事。所以真的想要从真富人手里收税,不仅需要国际反避税合作,同时也需要立法者可以面面俱到,并时常更新版本。所以在资本利得税规则建立初期,就需要考虑完善,可能需要大量的税务方面有大量经验的人士参与,这个过程应该是“国税局会计”和“私企会计”之间斗法的过程。

假如只是单纯出台了粗糙的资本利得税,富人轻松避税,而新西兰需要的产业遭受重税打击,显然这个政策必然会让新西兰一片混乱,中产和中小企业受损。相反如果可以快很准地抓住真富人,并给支柱产业留以生路,新西兰的经济反而会被引导向正确方向,并且交通、治安和贫富分化问题得到缓解而让新西兰包括富人在内的人都享受到好处。倘若是后者,我认为我没有理由不支持资本利得税。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