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魔王时评
作者: 魔王
简介: 魔王是政治评论作家、社会活动者和文化活动策划人,在新西兰已定居十多年,对西方和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都有独到和深刻的见解。文风理性客观,角度新颖。并特别爱交朋友,也希望可以在新西兰本地找到知音和粉丝。

奥克兰市长连任发布会参后感

发布时间:2019-03-07 08:38:26
分享到:

近日参加了奥克兰市长Phil Goff宣布连任的发布会。虽然市长是工党人,但由于市政议题的党派性质较弱,,并且他也是以无党派名义参选,现场是没有党派标志和气息的,所以不仅国家党籍的副市长BillCashmore也来捧场了,满场也都没有任何工党的标志,并且也都是便装。但总体来说主要还是工党的人士在现场支持,现场可以见到奥克兰活跃的工党支部和印度人支部的朋友们,还特意召集了不少华人侨团参加,总之参加者是很多元文化的。为什么地方政治会刻意淡化政党色彩呢?这主要是因为地方工作更有技术性,与国家意识形态关系不太大。

1.jpg

在一番文艺表演之后,市长Phil Goff上台演讲。如果是第一次听政要演讲还是觉得很新鲜的,还全神贯注。但这种场面话听多了的话,又了解这个政要曾经的历史和性格的话,会有另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会更立体点。正因为只听讲话并不能知晓政客真人,所以我也希望更多华人多独立地,深入地了解候选人的一些事迹,不要太从众,一些人一忽悠就上去支持或者反对,让一些错误的人当选或落选,这不是民主精神。

2.jpg

那么我们就来了解一下Phil Goff,以及他的强劲竞争对手JohnTamihere的人物风格。

 

1、

3.jpg

2018年6月的时候Phil Goff因“乾纲独断”的做事风格,被当时19名市议员中的9位投了不信任票并被新西兰申诉专员办公室调查。关于一份新体育馆可行性方案的咨询报告,Phil Goff没有让大家看到全文就自己决断了。当时的政评人讽刺说:“从政超过三十年的Phil Goff显然还没分清部长和市长的区别”。

部长和市长究竟有什么区别呢?部长虽然往往都是议员,但部长的工作是政府分配的,不属于民意机构。分配给部长的工作对应该部长的专长,议题技术性很强,外部无能力插手。而市议会有民意机构的性质,议题关系到所有奥克兰居民的利益,所以做民意决策时需要全部选区的代表参与以体现代议制民主。如果做不到这点,损害的是选民的利益。

不过有意思的是,当时市议员CathyCasey就是投诉Phil Goff的人之一,她写信给申诉专员说:“作为一个民选市议员,市长是否能对我施加如此的限制?他是不是真可以把纳税人的钱换来的报告藏着掖着?我在议会工作已经24年了,从来没有这么不被尊重过!”,但在这次Phil Goff的发布会,她还是参加了,这说明她还是一个专业的政客的,这不能叫虚伪,而是工作关系与私人关系分开对待,毕竟就算关系再好,当时也应该代表人民生气,而对方参选时则友情前来捧场。

 

2,上次竞选时Phil Goff承诺地税上涨低于2.5%,结果以其他名义从纳税人口袋里掏出了更多的钱,他取消了原本地税中的“交通特别税”,以新的“水资源地税”和“贝壳杉地税”取而代之,只在字面意思上守住了承诺,那么这次他宣布要在第二个任期里将地税涨幅控制在3.5%,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再增加别的税。

民主政治下,选民对候选人往往并没那么熟悉,讲话和许诺是博得第一印象的主要途径,有点像CV,总会稍微夸大一些,而候选人也不大可能对未来有准确了解,权限有限,很多事情并不是他决定的,那么结果会不如人意一些。选民其实应该对那种确实尽最大努力了的民选官员有一定的宽容,而那种靠做表面功夫的努力,奉劝Phil Goff连任后还是不要再做了。

 

3,发布会上的小卡片上简要总结了Phil Goff的承诺。比如建更多房子和道路,建设奥克兰美好未来什么的,完全同意,但并没有什么特色,其他参选人都这么说,并且最关键的是,很多这些许诺的实现,并不是市长或者奥克兰政府说了算的。比如“建更多房子”的瓶颈在于充足的劳工和法律限制,这都不是市长能解决的,这更多需要国会那边努力。当然市政全都是建房修路装排水管的事情,想了想确实也没什么可以许诺的了,如此说来,我认为市长候选人说什么不要紧,经验反而更重要,那些有部长履历的候选人显然比那些商人半路出家,一看就是来混知名度赚钱的人更靠谱。

 

4,

4.jpg

JohnTamihere出身的职业跟我一样,政治评论作家,所以个人还是对他有点同理心的。同样工党出身的John曾经也当过部长,也是一个比较靠谱的老道政客。我也很好奇一个政评作家是怎么成长为政客的,这两个职业其实是矛盾的,政评作家习惯畅所欲言地输出观点,而一旦成为政客就必须谨言慎行,甚至被迫说一些自己都不信的话。

JohnTamihere作为政评作家,对很多话题有非常强势的个人观点,这在聚敛人气方面是有优势的,但如果把控不好,对从政来说有可能是缺点。从事民主政治得擅长妥协,这点许多人都很难做到而受挫。比如他在2012年的时候就曾因为个人言论,说工党"toofocused on issues like gay marriage"而被禁止参加当年的工党大会。他说这话的用意是好的,是希望工党可以多讨论实际问题,少点政治正确,但用词还应该要圆一点,很多事情也不是靠骂两句就能改变的,而是要亲自动手,带进去好问题让大家讨论,才能把工党往好的方向改变。

我认为,贪官奸,清官需要更奸,否则邪恶必胜。John Tamihere内心耿直,但如果说话全是把柄,是不大可能从政成功,并将他看不过眼的不平事纠正的。不会说话的人作为民意代表,本身观瞻就不大好,估计一些选民即使支持他的观点,也会因为形象问题而犹豫吧。我建议感兴趣的读者也多关注一下JohnTamihere近期的言谈举止,跟Phil Goff比较一下,放在一起综合评判再投选票。

 

5,正常来说,只要市长没有犯下太大错误和争议,一般都是可以连任的。民主制度的一个缺点就是政策的连贯性很差,换人太频繁,政策反复而一事无成,选民尽量让没有大错的市长连任,在一定程度上会弥补这个缺陷,只不过“没有大错”这个词是相对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评价。

 

(文章观点仅代表个人)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