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太平洋玫瑰
作者: 太平洋玫瑰
简介: 一个文学爱好者的自言自语。

最爱鲁冰花:你一定要做一件让世界变得更美的事

发布时间:2019-03-12 09:12:50
分享到:

每年11月中旬,我都会去新西兰南岛的小镇第卡波,因为那是鲁冰花绽放的季节。不仅第卡波的湖畔开满了鲁冰花,小镇以南的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漫山遍野、五颜六色的花海。

1.jpg

鲁冰花原产北美,并不是新西兰的本地物种。

它是一种生命力顽强且扩散迅速的花种,它可以肥沃土壤,也可以做为牲畜的饲料。台湾的茶园也种植鲁冰花,以做绿肥。

二战期间,由于粮食匮乏,人们把鲁冰花的果实经过处理,补充战时的蔬菜供应。

不过,鲁冰花任性肆虐的生长,给新西兰的生态平衡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它的繁殖能力快速顽强,种子成熟后即从豆荚中散开,抢在其他植物之前生根发芽,使许多本地物种流失。

它的根系包住了碎石,使宽阔的河面变窄,水流变急,很多水禽无法筑巢和觅食,新西兰的生态学者称它为“水妖的诱惑”。---《三联生活周刊》

有人开始探究这些鲁冰花从何而来,是自然的力量,还是另有故事?

让我们来看看它的前世今生。

2.jpg

3.jpg

4.jpg

5.jpg

英国伦敦的切尔西花展,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花展之一,无数园艺师希望自己培育的花卉和植物能在切尔西花展上亮相,被全世界看到。

在1937年5月的春季花展中,一种名为“罗素·鲁冰”的花卉新品种夺得了当年的花魁。它的培育人乔治·罗素是一名园丁,初见鲁冰花的时候,他已经55岁。

鲁冰花刚入英国时,只有蓝白两种颜色。罗素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从全球各地购买不同的鲁冰花种,他立志培育出更多色彩的花朵。

这是一项惊人的工程,他每天工作20小时,一丝不苟的为他的梦想努力,为了保密,他没有留下任何书面记录。

当他终于成功,看到如彩虹一般颜色的明艳花朵时,已近暮年。鲁冰花是他的挚爱,无论别人出多高的价钱,他也不想卖出一粒种子,他自私的想把这份美丽据为已有。

1935年,在友人的劝说下,罗素终于想通了,他不希望多年精心培育的鲁冰花随他一起进入坟墓。

虽然鲁冰花是他的生命,但把美丽留在人间,让更多的人爱上它,他过往的付出和努力才有意义。

在切尔西花展上,以他名字命名的新花卉得见天日,参观的人们被五彩缤纷的花朵震撼。从此,鲁冰花开始盛开在世界各地。

1951年,94岁的罗素在给鲁冰花松土时,倒在了绚烂的花丛中。那时,几乎欧洲所有的花园中都生长着罗素的多彩鲁冰花。

罗素·鲁冰成为欧洲那代人童年无法磨灭的美丽记忆,人们喜爱鲁冰花,并把这份喜爱带到了遥远的他乡。

有时,我们出于自己的喜好或是一时兴起去做的事,当时并不知道它在日后会有怎样伟大的意义,会给后人留下什么,带去什么,未来往往是晦暗不明的。

直到有一天回看过往时,才会找到它真正的意义,如果罗素能看到每年春天全球各地绽放的鲁冰花海,定会永远含笑。

6.jpg

7.jpg

8.jpg

9.jpg

植物学家大卫·斯科特出生在第卡波附近的一个牧场里,他的父母1952年由英国移居到第卡波。

那时的第卡波空旷荒凉,人烟稀少,目光所及只有静谧的湖水和连绵雪山,风景虽美,但未免萧索。

大卫的母亲康妮是一位睿智温暖的女性,看着光秃秃的湖畔和清冷的公路两侧,她想,如果能种些花草多好,行车走路的人可以看到满眼风景,不再孤单。

康妮很喜欢鲁冰花,在英国这种花遍地都是,但那时的新西兰还没有。1956年,她由英国邮购了花种,每天带着大卫和他妹妹开车沿途撒播花种,在湖边,在路旁,在缓坡,在山谷。

第二年夏天,鲁冰花就在第卡波落地生根,美丽绽放了。

受母亲影响,大卫爱上了植物,长大后成为了一名植物学家,并热衷于研究鲁冰花。

在他攻读植物学博士学位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份资料。资料显示,1956年几乎全球所有的鲁冰花种子都被新西兰的一位女士邮购到了新西兰,数量相当于当年鲁冰花全球的产量。---《格调基督城》

毫无疑问,这位女士就是他的母亲康妮,当年她瞒着丈夫,花费100英磅从英国购得种子,那是她全部的积蓄。

此后经年,第卡波的花种因为修路建桥随土壤移至他处,所以,每年春天,南岛多处都能看延绵的鲁冰花海。

虽然鲁冰花对生态平衡有负面的影响,但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大卫已经退休,余生他将致力于研究”驯化“鲁冰花的方法,使它与新西兰的物种和平相处,以弥补母亲的无心之过。

无论怎样,当人们看到像彩虹一样的鲁冰花海时,都会由衷的感谢康妮。每年春天,她的墓碑前都有大束的鲁冰花,人们尊敬的称她为“鲁冰花夫人”。

一个内心美好的人,才能发现美,创造美,今天繁花似锦的新西兰南岛,到处都有“鲁冰花夫人”的气息,留在每一朵花中,每一片页上,永不消散。

 

上海绘本作家彭懿,听说鲁冰花的美丽,他开始了“追寻鲁冰花”之旅。

2014年和2015年的整个春天,他都在新西兰南岛度过。友人驾车载着他,在南岛各地寻找鲁冰花,他说,在新西兰我是发现成片鲁冰花最多的人。

为了拍好鲁冰花,他简直着了魔,因为花枝会随风晃动,为了拍好一组照片,他忍受日晒虫咬六、七个小时;他上山下河,进入山谷腹地,为了合适的光线,等上几天是平常事。

大概很多人会问他为什么这样痴迷,有时没有什么答案。

培育鲁冰花的罗素,播撒鲁冰花的康妮,寻找鲁冰花的彭懿,他们只是随心而动,于他们自己只是喜爱,只是想做。

11.jpg

12.jpg

13.jpg
彭懿作品

 

美国画家芭芭拉·库尼也画过一个播撒鲁冰花种的小女孩,她努力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在绘本结尾的时候,库尼写道:“你一定要做一件让世界变得更美的事。”

他们,都做到了。

 

QQ截图20190308093005.jpg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