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奇旅
作者: 阿奇
简介: 我叫嘉奇,可以叫我阿奇或者Jacky。自认为旅行经历还算丰富,目前已走完中国除宁夏以外所有省份,去过尼泊尔、印度、泰国、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新加坡,目前在纽西兰打工旅行。专栏内容将发布关于自己在南半球的日子,还有过往的游记资料,以及少部分的历史、文化、轨道交通、语言学习相关内容。

在新西兰当橘园采摘工是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18-04-17 11:30:41
分享到:

在奥克兰的第八天。连续许多天的无所事事且找不到目标的感觉很不好,而终于在一天前找到摘橘子的工作。那么这一天的事情,就是打包自己的行李,买齐生活用品,和乘车前往Warkworth了,非常简单。和Bunny微信聊过之后她还允许我把一些暂时用不到的东西放在她那儿,如部分夏装、衬衫、UberEATS背包等等,非常感谢。这是一个正确无比的举动,因为我在没车的情况下确实亟需轻装上阵。当天离开奥克兰的时候行李就只剩一个55L登山包用于装衣服,和一个35L邮差包用于装生活用品及食物了。

10:00从YHA退房,把行李寄放在储物柜。乘巴士往Bunny工作的地方,再把暂存的物品交给她。然后则体验了一下奥克兰的「轨道交通」,乘坐火车返回市区。这是一个「市郊铁路」系统,其路线图是这样的:

奥克兰市郊铁路线路图

最上方黑色的线路为BRT系统

它和其他国家的市郊铁路很像,有广泛的并线或共线区间。班次稀疏,低峰时部分线路甚至低至30分钟一班,但在共线的部分班次频率尚可以接受。这是利用已有的轨道改造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所以有大量的地面线路,但也实现了电气化及拥有独立路权。我需要乘坐的是Eastern Line的Panmure至Britomart区间。Panmure火车站长成什么样子呢?先看看图——

这是Panmure火车站站台的入口,非常的简陋

下楼梯之后即到站台,没有闸机

乘客需要将自己的公交卡在刷卡机上拍一下作为「进站」的操作。如果没有公交卡的,则需要在站台中部的售票机购买车票。这种运营方式和香港的轻铁差不多。

列车按时刻表准点到达,这条线路是20分钟一班的,频率尚可接受。一列车在一天不同时段有3节或6节车厢。6节车厢即是两列3节车厢的重联列车。每3节车厢的中部车厢是允许自行车上火车的。非折叠自行车在高峰期不允许上火车,折叠自行车在一天任何时候均可上火车。这样火车+自行车的公共交通方式还是挺方便的,前提是要习惯「时刻表」这种东西。

火车内部的照片,座位有横排及竖排,部分车厢设有自行车位置。图片来自网络。

Eastern Line有一小段线路是建在海上的,这可是真正的「海上小火车」呀,比斯里兰卡的还正宗。只可惜这段路真的好短。

18分钟之后,准时到达Britomart。Britomart就是这里最主要的车站了,出站需要通过「闸机」。(别的小站出站也只需在站台刷卡而已)这样就很简单地体验了一下这里的铁路系统,它真的很「简陋」,仅仅是「能用」而已。且许多火车站都远离居民区,真的不太方便。好处是不塞车,无需等红绿灯,如果目的地刚好在火车站附近则可以节约许多时间。

回到市区,离开奥克兰前,我需要补充的物品有:雨裤、雨鞋、筷子、饭盒。步行到Warehouse,询问「雨衣」、「雨鞋」的位置。雨衣或雨裤在这里卖$25一件,雨鞋的价格由$18到$49不等。$25换算成人民币大约120元,如果雨衣、雨裤、雨鞋全部买$25的,那几乎需要花上人民币360元,买的却是一堆塑料产品。

来自中国的我们知道这些「Made in China」的货品到底大概是什么样的成本,花上人民币好几百买这些塑料制品,在心理上有些接受不能。但由于工作需要,还是在这里买了一条雨裤。雨鞋则比较有趣,这间店剩余的男鞋码都是11到13码的超大码。而我穿的码数是7.5~8码。从鞋架上拿了一只13码的鞋与自己的脚比起来,真~的~超~大。歪果仁的身型各处都真大……

新西兰与中国鞋子码数的对应关系

再在Daiso买了两双筷子,日式的上粗下细的筷子,使用起来还算顺手。之后几乎每餐都用得着筷子——事实证明买筷子是一个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举动。毕竟筷子还是用着最顺手的餐具。如果目前还在国内尚未到新西兰的朋友确实可以带1~2双过来。

然后则到InterCity的巴士站购买下午4点前往Warkworth的车票。票价$25,贵过自驾单程的油费。Warkworth到奥克兰的车程刚好一小时,这个票价确实算比较高的了。其实关于车票我有一件很后悔的事情,一天前在网络上查到的车票价格是$14,但需要再付$3预定费。我以为在柜台购买可以不需要预定费,结果在柜台购买比网上的价格贵那么多,但购票当日在网上再次查询票价已经变得和柜台一样了。提前查到的价格应该是「早鸟价」。自己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需要多花上$6,大约30人民币的车费,对暂时还没有收入的我来说,确实会有些心痛。

售票员提醒我们提前15分钟到达车站乘车,司机会在开车前把我们的行李放在行李仓内。因为这趟车沿途都会有上落客,所以不同目的地的人的行李会被放在一起。司机也兼做搬运行李的工作,还算很贴心,「对得起」这个价格。所有人上车后,司机先开始播放广播了——

Ladies and gentlemen, welcome aboard InterCity bus.I'm Michael, your driver. This bus is going to Kerikeri from Auckland. First we are going to Albany, then arrive at Warkworth around 5. We'll arrive at Whangari around 7 o'clock. After that, we'll head all the way up to Kerikeri. The estimated arrival time is 8:35. Thanks for choosing our service.

车开过海湾大桥,行驶在北岸的BRT道路上,后转入高速公路。沿途的景色从城市到市郊的低矮居民区,再到草原、稀树森林。公路两旁多是草地,而不是农田。这是第一次见到新西兰的乡村,和中国的真的好大差别。天空很蓝,云很低,一整个画面会有很强的「不真实感」,像在童话里的景色一样。从视觉上来说,新西兰的乡村景色绝对是清新、养眼,且舒服的。

Auckland到Warkworth途中的风景。图片来自Google街景。

但看得再多的草也只是草而已。乡村很漂亮,但人们也不一定愿意住在乡村。这里的生活日复一日,鸡毛蒜皮的小事是生活的全部。新西兰的村子里也多只剩下留守老人,年轻人都出去闯荡甚至漂洋过海到澳洲工作。这一点,和中国是很类似的。

一个小时后,巴士抵达Warkworth。先在New World超市购买了3天的粮食,然后工头Raymond把我接到了20分钟车程外的Happy Dayz Backpackers。这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我所住的地方,橘子园就在这间旅舍步行5分钟即可抵达的地方,对没有车的我们来说很方便。因此在这里住的人几乎全部都是橘子园的工友,绝大部分是华人。进入陌生环境总是会有一些不安,小心翼翼和已经住进来的人打招呼。穿过大厅到自己将要入住的四人间。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试过「群居」的生活了——这曾是我很排斥的一种居住形式。嬉笑怒骂都在同一个屋檐下,没有个人的生活空间,生活也无品质可言;还需要时刻注重维持人际关系,因为和一个人的矛盾会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到现在为了生计,也就不得不牺牲一些生活品质,毕竟活下来比较重要。现在是在新西兰最初的日子,未来可以变得无限美好,也或许最终依然颓废,一切的一切都在自己手里。只希望这未来的时光里,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Happy Dayz Backpackers的大厅之一,夜晚放工后人们就在这里交谈。非当日拍摄。

吃过晚餐。Sim带着几张表格过来找到我们三个新人,除我之外另两个叫Moski、June,都是中国大陆人。第一次填IRD表,第一次签劳动合同。最低时薪$17.5,税18.88%,如果摘得多则有「额外奖励」。税看似有一些高,但在来年4月可以申请部分退税,至于具体的政策安排就不太清楚了。

在新西兰第一份工作的第一天。

五点半起床,做早餐和午餐。午餐需要在橘子园里吃,所以需要提前做好。后来到六点钟人们才陆陆续续起来,人们说第一天工作的人总是充满热情,到第二天就充满疲惫,会怨声载道。

七点钟在宿舍外的空地集合,步行前往橘子园。其实宿舍到橘子园仅隔着一面墙的距离,首先要步行到橘子园中间的一个小木屋,在那里集合。其余人已提前穿好衣服,系上装橘子的「兜」,戴上手套。而我们几个新人则被叫到一旁,做一开始的「思想教育」。

迎着朝阳,步行前往集合地点「小木屋」

早晨抵达「小木屋」后,人们「自动」开始穿戴摘橘子的装备

摘橘子的「各项规定」的部分内容

其实内容很简单。如果不小心出血了,一定要及时通报工作人员,并且要丢弃身上「兜」里已经摘下的橘子。如不慎把「兜」里的东西丢入箱中,则需要丢弃整箱橘子——实际上,经过后几日的观察和经验,这一条要求完全没有兑现。所有人不小心剪刀手出血,包扎之后都继续开工了,没有理会这项规则。

还有「30 Seconds Rule」(三十秒规则)——在每次上完洗手间之后,必须用肥皂洗手30秒以上,以防橘子感染病菌——但实际上,这一条几乎无法实现。因为橘子园里面的厕所很多连水都没有。这一些Rules目前来看,都只是装装样子而已了。

不同「绩效」下的时薪

最低时薪是$17.5,如果一个人摘了3.2箱以上,则有额外的奖励。上表有人表示「很难懂」,其实不难。比如如果一个人一天摘了4bin,则时薪为20.50。工头对每个人的最低要求是3bin每天,此规定并没有强制执行。但如果每天都摘得比较少的话,工头可能会把你炒掉。根据自己掌握的消息,目前为止工头们「炒」掉了一个有能力采4bin但并不努力工作的男生,「劝告」了一个女生「自愿离开」,「游说」了三个人去别的农场。所以工作还是有一些些压力的。

七点半的时候人们就一个个上「拖拉机」,前往橘子园。工作时间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半。上午、下午各有一个「Smoko」,中午则有一次「Lunch Time」。工头到特定的时间会在橘子园内大叫这些单词放出信号。结束工作的时候则喊「Full Time」。

等等,「Smoko」是什么?这个问题真的困扰了我很久。做出过一些合理推测如Small Call(小呼叫),或Smock(工作服,可能是换工作服时间),或者是Smoke(抽烟,但明显不是这样发音的)。上网查字典才知道Smoko是澳大利亚式英文,是「Smoke-Oh」的缩写,表示工作、劳动或户外运动中的休息时间。它原本是非正式英文,但现在已经广泛使用,亦可以出现在政府公文的正式文件中。

乘坐拖拉机前往橘子地

拖拉机载着我们翻山越岭,转过一个个弯之后停下。这时才了解到,这个橘子园真大。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摘完所有的橘子。你眼里看到的所有的橘子,都必须摘下,一个不剩。除新人之外的其他人都去了前一天他们摘橘子的地方继续摘下去,而工头Sim就开始教我们如何使用梯子,如何剪橘子——橘子的「茎」部分需要与橘子平齐,不能突出来。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很新奇(主要是对我,因为另外两个新人已经在新西兰待了一段时间了),不过同一件事情重复做下去,总是会厌烦的。

「流水线」式采橘子,两人一组工作在一条line,每个人各采橘子树的一半,而橘子树另一侧则交给隔壁line的人来采

「两剪式」采橘子的方法——先剪下橘子和其上方的部分枝桠,再完全剪去枝干的部分,

剩橘子的蒂与橘子本身平齐。采习惯之后人们会自然升级到「一剪式」。

我和Moski一开始分到一组,所有的橘子都必须剪下来,放入胸前的「兜」内。「兜」满之后倒入摆在地上的Bin(箱)中。青色的橘子和烂橘子则需要丢弃。Moski说,「其实在新西兰working holiday做的工作都是些重复性的工作,重要的是跟谁在一起。」是啊……这话说得没法反驳。

后工头Samantha把Moski叫去另一边让他一个人剪橘子,理由「想了解每个人的速度,把速度较快的分在一块,速度较慢的放在一起」。剩我一个人做这重复性的、无聊的工作。摘橘子是体力活,是身体上的运动,然而思想是可以飘到无限远的。会想许多事情,特别是摘到一定日数之后。当然第一日,摘橘子的激动感情还是占据了太大部分。不紧不慢,这一天一个人摘了1.8bin,远低于3bin的最低要求……

四点半放工,坐拖拉机回小木屋,卸下装备。蹭Moski的车到Warkworth镇上买食材,然后做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及午餐。做完、吃完饭已经过了晚上九点。然后和客栈的人们吹水,到第二天,才和这里已经入住的人算是「熟络」起来。再之后则是排队洗澡,睡觉。真·群居生活。

左边是第二天的早餐「炒饭+煎蛋」,中间是第二天的午餐「三文治」,右边是晚餐时吃饭的碗。

到后来的生活几乎每天如此(非休息日时):

如果提前一天晚上做好早午餐:

起床~吃早餐~开工~做晚餐~吃晚餐

~做第二天早餐或午餐~洗澡~睡觉

如果早上做当天早餐和午餐:

起床~做早餐及午餐~吃早餐~开工

~做晚餐~吃晚餐~洗澡~睡觉

每天的生活极其有规律,远超于生命过往任何一段时间,就像能摘橘子的「高智能」机器人。生活也简单,没有烦心的事情,因为这样的生活,除了摘橘子,只剩下做饭了。其实摘橘子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一开始会要想如何加速,后来则是会想很多很多,有关于过往、事业、感情。它很像「带体力劳动」的「meditation」。虽然现在的生活简单,但比起在深圳时还是要开心不少,自在不少。至于这一段经历乃至一整年working holiday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改变,目前还真不能发现。重复一句上面的话,未来可以变得无限美好,一切的一切都在自己手里。只希望这未来的时光里,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本文部分内容顺序与实际情况有差异,部分图片非当日拍摄,谢谢你的阅读!)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