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槭树街艾林聊幼教育儿
作者: 槭树街艾林
简介: 我是新西兰幼儿教师,一双儿女的妈妈,主要分享以“尊重”为核心的幼教理念和实践。

遇到烂事:大声说,讲出去!

发布时间:2018-11-09 08:43:29
分享到:

说一件前几天遇到的小事,烂事。

那天我下班已经五点半了,没有开车,步行去小学接了儿子。儿子提议到附近的公园游乐场玩一会儿再回家。

因为快六点了,公园里没几个人。(是的,新西兰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六点很多地方就人烟稀少。)

儿子去荡秋千,旁边一个带孩子荡秋千的爸爸,远处草地上三、四个人在玩球,一个男孩在石子路上骑滑板车。我坐在游乐场另一边的木椅上玩手机。

我玩着手机,听到背后有人发出“吭吭、咳咳”的声音。我刚看到骑滑板车的男孩过去,也没在意。

然后,好像听到滑板车在我身后的小路上滑过来、滑过去,伴随这男孩故意发出的奇怪声响。

我转过头看。骑滑板车的男孩戴着头盔,中学生模样,看我终于回头看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听到了奇怪的词语,不敢相信,就问:“你说什么(What did you say)?”

他说:“看我的xx (Look my p...)。” 一边说一边鼓着小肚子摇晃。

我“噌”地一下站起来,用脑子里蹦出的第一句话朝他喊:"你这个杂种(You bastard)!”

他滑着滑板车赶紧跑,我追了几步冲他叫:“你爸爸妈妈在哪里(Where are your dad and mum)?”

他一边滑一边回头看我几次,很快逃得远远的,到小路的尽头转到公园的另一边去了。

 

 

我很生气,想追上去,找到他的家,告诉他父母他干的好事。

我走到秋千那里,告诉儿子刚才发生的事,问他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找那个男孩。

刚刚十岁的儿子,对我的叙述和我骂人感到很新奇。他问我:“你真的那么骂他了?”

“是啊。我应该骂得更狠些,但是跑到嘴边的就那一句。” 

“你是不是觉得受侵犯了?”儿子问。

“是的。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他父母,把他好好管教一番,不然他长大后可能要去蹲监狱。”我说。

我们一起走到小路的尽头,能看到公园的全貌,但没看到男孩的踪影。

我说:“他肯定跑回家了。算了,不找他了,我们回家吧。”

儿子关心地问:“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骂了他,表达了我的生气和愤怒。他已经知道了我的感受。” 

儿子提出从公园的另一个出口走,绕远回家。我知道他还想继续找那个男孩,其实我也想。

回家路上,儿子问我:“如果我们在路上看到他,你要怎么做?”

“我要他带我到他家里,跟他的父母谈话。”

可是我们一路上都没有看到男孩的影子。

1.jpg

 

晚饭时,我跟女儿讲了这个事情。女儿问我感觉还好吗,我说:“虽然没找到那个男孩,但我当时骂了他,让他知道我受到了侵犯,我很生气。我为自己站了出来,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我又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因为我才发生的。他想做坏事,想找到一个女人单独的时候,如果不是我,是别的女人一个人在那里,他也会那么做。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全是他脑子进水做傻事。”

女儿同意我的说法。

其实,后来想想,如果当时真的找到了那个男孩,到了他家里,如果他父母是普通人的反应还好,如果他父母不负责任,不觉得事情有多严重,我也没有把握可以很好地交流,有个预期的结果。

经过跟儿子、女儿的讲述和讨论,我心里已经没有了事情发生当时那么强烈的感受,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老公出差回来,我又给他讲述了一遍。他说:“这样的孩子,一般家庭都有问题,要么父母不良,要么孩子看了不好的东西,没有见到他父母也不是坏事。看这孩子的年龄,他可能第一次这么做,你反应那么激烈,骂他威胁找他父母,可能把他吓得不轻,从此不敢再做类似的事情,你反而救了他。”

这番话让我自我感觉更加不错。

2.jpg

 

遇到这样的意外,我的反应,其实都是冲动之下慌乱之中、没有任何思考的行动。骂人的那句话,还是多年前“疯狂英语”的磁带里听过多遍、才能多年后冲口而出。质问“你的爸爸妈妈在哪里”,更像是作为一个幼儿教师的习惯成本能。

虽然是一桩烂事,当时我很生气,但是却没有持续多久,也没有在心里留下什么疙瘩。这个结果,当然跟我作为成年人的力量有关,跟我面对中学生侵犯者的心理优势有关。

又仔细想想,我的反应,跟我在幼儿教育中,相信有的东西能够赋予孩子力量,并帮助孩子们遇到社交情绪问题时经常练习、使用,可能也有关系。

这些东西,也可以说方法,主要有两个:大声说出自己的感受;把经历讲给别人听。

 

第一个方法:告诉对方你的感受。

孩子被别的孩子弄哭了怎么办?

有的家长可能说:“教孩子打回去啊!”

以暴制暴,只会教给孩子暴力沟通合法。我们并不提倡。

拿我们班两岁多的孩子来说吧,很多时候孩子只是在跟人互动时,对方因为把握不好力道,被弄疼了,哭着来找老师。

这个时候,我要是说“不疼,没事了,别哭了。”我就是否定孩子的感受;

我要是抱着安慰孩子,感觉又把事情严重化了,将孩子摆在受害者的位置,恐怕无意中会加强孩子的“受害者意识”和依赖大人的习惯;

我要是让别的孩子道歉,有时候那个孩子可能不知道为什么道歉(当然可以引导孩子对朋友轻轻地),强迫的道歉也没有什么意义。

这个时候,我一般会这么问这个孩子:“你有没有告诉他‘住手,我不喜欢你那么做’?” 孩子会说:“哦,没有。”然后孩子马上去找到刚才碰他的孩子,摆出停止的手势,大声说:“住手,我不喜欢你那么做!”

3.jpg

 

就是这句话?这个真的会赋予孩子力量?

这个疑问很正常。有人可能还感觉可笑:事情都过去了,孩子又去那么大声地说,有什么用?你告诉对方,对方就停止侵害你了吗?就改变什么了吗?

当孩子直视对方,喊出这句话,也许不会对对方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最主要,孩子说出了自己的意愿,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孩子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力量。

无论孩子,还是成人,当我们被动地成为“受害者”(就像我遇到的烂事),难免会产生一种无力感:无论我做什么,都不能制止事情发生,我什么也做不了.....不由地,自信心会受到打击,会怀疑自己,会压抑,会自卑。

而能够大声地、有力地向对方说出自己的感受,虽然不一定每次都阻止对方的行为,但对侵犯自己的一方说出我们的感受,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对我们自己的尊重,是触摸、重启、重聚自己内在力量的一个途径。

4.jpg

在幼儿园我也观察到,经过多次练习,很多孩子都学会了及时、大声说出自己的感受,很多时候也起到了震慑和让对方停止的作用。

5.jpg

其实,不仅仅在受到侵犯的时候,别人的行为让你产生的任何感受和情绪:恐惧,伤心,沮丧,不被尊重、不被信任,等等,都应该清楚地告诉对方。一方面利于沟通,更重要的,是感受、彰显自己的力量。

 

第二个方法:跟信任的人讲述你的遭遇。

记得年少时,我也遇到过暴露狂之类的破事。我当时匆匆跑开,不敢骂不敢喊,而且事后更羞于跟家人和朋友说起。

我的反应跟我当时年纪小、没有能力去应对有关;还因为我当时所处的环境,把跟性有关的任何方面都人为地神秘化,从不正面谈论,所以让遇到骚扰的孩子,也莫名地感觉到羞耻和不洁。

虽然埋藏在心里,竭力想忘掉,但那件事却成为跟随我多年的阴影,甚至影响到我跟异性的关系。直到很久以后我可以跟人平静讲述那时的经历,才慢慢减轻对我的影响。

跟人讲述自己的遭遇,即使刚开始很艰难,但说出来,就感觉好多了。说很多遍以后,心里的压力,好像被稀释了很多。

6.jpg

成人、孩子,都适用这个方法。

在幼儿园有时有这种情况:一个孩子在操场上大哭,身体好像并没有受伤害。

这种情况下,我对孩子这么说:“xx,请到我这里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所有的都告诉(Tell me all about it)!”

仅仅这句话,往往可以神奇地让孩子安静下来。然后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说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什么事情,对孩子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大事。知道有人会聆听,孩子会立刻感觉事情不像原来那么沉重。

所以说:一个问题分享出来,问题就减少了一半。

孩子讲述的时候,也是自我梳理问题的过程。

而作为老师,在孩子讲述的过程中,不仅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能知道哪一点让孩子感觉受伤了,帮孩子平复情绪、引导思路。

7.jpg

 

这里需要强调这个“信任的人”。

一个信任的人,应该帮助保守秘密;同时,要完全肯定、支持讲述者。

如果孩子给你讲述,你听了以后说:“告诉你多少遍不要那么做,你看,这下知道了吧?”

那孩子心里会怎么想?

就好像,如果当我跟老公说完那件破事,老公说:“那天天那么晚了,你该早点回来。就是在公园,也应该在人多的地方呆着。”那我肯定觉得他在责备我做得不够好,“引来”坏人,我的感觉肯定不好,讲完以后可能反而会自责。

我的真实经历中,我的儿女和老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每个人都完全站在我这边,帮助减轻事情对我的影响。

 

 

写这件事情,部分原因是昨天深夜看到的重庆幼儿园砍人的惨案。

我们都不愿意惨案发生,甚至不忍心谈论它。

但是,既然出来了,那些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的孩子,就必须得到悉心呵护。

希望孩子信任的亲人们,在孩子面前保持坚强和平静,做孩子坚定的聆听者、陪伴者和支持者,耐心地、一点一点地等待孩子说出自己的经历,说出自己的感受,帮助孩子慢慢梳理情绪和心理,修复倍受摧残的心灵。

孩子没有错,家长没有错,幼儿园没有错,错的是那些崇尚暴力、丧失人性的禽兽。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