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槭树街艾林聊幼教育儿
作者: 槭树街艾林
简介: 我是新西兰幼儿教师,一双儿女的妈妈,主要分享以“尊重”为核心的幼教理念和实践。

雅思四个7做幼教,不够用么?

发布时间:2019-01-14 08:36:47
分享到:

最近关于新西兰幼教注册英语要求的变动,引起一些同行讨论。

对于幼教英语要求应不应该变动,如何变动,各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今天的文章,缘起几位幼教同行的感概。

一位同行说:其实雅思四个7工作起来也不够用。

另外几位老师也有同感,说跟家长交流有障碍,同事聊天有时候也听不懂。

这种感觉我也曾有过。

雅思考了四个7分,完成了幼教学习,可是跟同事跟家长交流,还是觉得很不顺畅。

记得第一年全职工作,房间里两个同事都是英语母语。开会时讨论问题,我有一些想法,在心里好不容易酝酿得差不多了,人家已经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好多点子,我想的也提及到,就感觉没有发言的必要了。平时跟她们交流,我也是想得多,说得少,不那么轻松随意。然后自己闷头辛苦工作好久,同事们却还觉得我对团队工作不够支持。

跟家长说话,也是只说必要的,其他没什么聊。虽然跟家长关系不错,但远远不是谈笑风生的气氛。

这么看来,语言问题,好像是我工作之初的一大障碍,说四个7工作起来不够用,也不算过分。

1.jpg
(借用Simon老师的书封面。以前我考雅思的时候,网上找到的最适合我的作文范文,就是他的作品)

 

 

做幼教确实需要频繁地跟人交流(孩子、家长和同事)。可是,一个新老师开会不发言,跟同事、家长交流少 ,真的主要是因为语言问题吗?

如果我在国内初入职,难道我就会做到跟同事交流随意、跟家长谈笑风生吗?

中文水平我是没说的,不过我开会发言也要深思熟虑,为此常常错过发言机会;跟工作对象,也会因业务不熟、经验不足而使得交流受限。

可见,我工作之初的问题,并不主要是语言水平不足造成的。

再来看看幼教日常工作中常见的几种交流,是不是需要超高的语言水平。

首先说跟孩子的交流。

有个孩子跟我说,他周末去奶奶家,睡的床是“Zhuoji's bed”。我问了两遍,答案一样。 我听着像中文的“着急”,又像英语的“dodge”。最后只好用“哦哦”来蒙混过去。

后来问了孩子妈妈,才知道孩子睡的是表哥George 的床。

这不是因为我们英语水平不够,是因为孩子的口音,跟我们对孩子生活中的某些事情不够了解造成的。

还有个孩子,非常自豪地指着自己上衣上的小狗图案给我看,我说:“哦!你衣服上有个可爱的小狗。”她说:“不是,是po po tou!” “Popotou?” 我试着重复她的发音。她很着急:“不对不对!po po tou!”

后来我到网上查询,才知道是动画片 “PAW Patrol”里的形象!

相信就是讲中文的孩子,说的一些词语,我们也不会都懂。这真的跟使用的语言无关。

2.jpg

跟同事,主要是工作交流。工作中使用的词汇量其实并不多,即使第一次听到不懂,以后听多了看多了,自然就会懂会用。

跟家长聊天也是这样。关于孩子的事情,常见的问题,一般也在一个小范围里。如果家长初次说一些俚语短语,不明白意思,问就是了,下次不就知道了。

其实国内一些人使用的方言俚语,我们也不一定都能听懂。我以前在江苏某地工作,同事一接电话就是“泥个萝卜?”我又纳闷又感觉好萌。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他是很有礼貌地问“您是谁?” 

真的感觉自己的英语不够用的时候,可能是有时候同事闲聊,叽哩哇啦,哈哈大笑,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为什么笑。

事实上,几个中国人在一起聊,如果兴趣不同,你也不一定全都懂。

公交车上几个学生聊“王源、刘能”什么的,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

看了韩版《从天而降的一亿颗星星》,去豆瓣看剧评,一堆人讨论“真骨科”“伪骨科”,我看得懵圈儿。

真想知道的话,去追微博,看资料。

想加入英语母语的同事聊天,也是这样。跟同事的脸书,经常看Stuff 或者Herald新闻就好了。(这些我都很少看)

其实,别说同事聊天,我儿子跟朋友聊游戏,我也跟听天书一样。

不是英语不够用,是我兴趣不在那儿,也不想在那上面花时间。

因此,幼教需要的英语,其实并不太多。如果英语四个7或相当水平,加上几个月实践练习,完全够用。

 

那么,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英语水平影响了我们的工作表现呢?

可能只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把英语作为面对困难的一种理由。

不一定是故意找的借口,不过是一种最方便的理由:

英语是我的第二语言,不可能像使用母语一样自如,也有口音,所以工作中的所有困难,都可以轻易地归罪给英语水平。

你有没有过类似这样的心理活动:

之一:同事对孩子用语不够尊重,对她暗示了一次,没有效果;每次听到都心里不舒服,却犹豫着没有进一步行动。因为我想:如果用中文说,我可以既说到点子上,又说得委婉得体,不让同事感觉丢面子,不至于伤害同事关系;可是因为要用英语说,我没有把握......

之二:隔壁班外面今天没有设置活动,我要不要去说一下?怎么说才能不伤和气呢?好难啊!要是他们班的老师头是讲中文的,怎么都好说啊......

以上是我曾有过的真实的心理活动。以前我一直认为,因为我英语不好,我性格内向,所以我才会这儿为难。

直到同事L跟我诉说了她的心病。

L的母语是英语,在美英等国家都工作过,喜欢社交,给人外向开朗的性格。

我们有一次聊起来,才知道她房间里表面上其乐融融的团队,其实也有问题。

她房间里有个年轻同事,对很多事情不在乎,喜欢用一句“我不耐烦做”(can't be bothered)拒绝分担房间的工作任务。

L 跟她私交不错,但就是没法说出口“工作要大家分担,你为什么不做”这样的话。她担心一说出来,两个人关系闹僵,彼此不开心不说,对班里的工作也有影响。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她一年多了。

我对L说:"我跟你感同身受。"不是客套,同样的事情,我真的也会这么犹豫。

不过现在我知道了,不是我的英语水平不够才让我这么想这么做的。

 

我跟L一起去参加领导力培训,L拿自己的问题请教讲师。

澳大利亚来的讲师Anthony问她:“如果你跟同事说了,然后跟同事关系破裂了,你会怎么做?”

L说:“会影响到班里的气氛......”

Anthony:"不,你想太多了,你心里最想怎么做?"

L:“想去找同事解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Anthony:"你内心,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L迟疑了一下。

Anthony:"不用多想,你最想说的是什么?"

L:“想说你让我很难过,我想解决它。”

Anthony:"对!就是这个,直接说出心里最想说的话,事情才会向你要的目标方向发展。"

太神奇了。我当时就联想,如果我是那个同事,L过来跟我这么说,我一定会内心感激,因为她的话,让我看到她在乎我们之间的关系,从而打开了重建关系的大门。

所以,以处理问题为目的交流,跟你语言运用得是否巧妙,说话是否委婉,有关系,但关系并不大。

关系重大的是:你是否说得让对方明白,是否直接、诚实说出了你的想法和感受。

 

上面提到的第二个心理活动,关于隔壁班外面没有设置活动的事情,其实我当时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还是直接去跟隔壁班的老师说了:“你们今天外面没有设置活动,是不是很忙?因为外面的设置很少,孩子们都聚集到我们班外面,有的孩子感觉无聊。”

隔壁班的老师头愣了一下,马上解释说太忙了忘了。旁边的同事嘟哝“我们早上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忙的”。

虽然看上去她们不太高兴,但不一会儿还是把一些学习材料搬到了外面,孩子们有了更多东西去探索。

我心里稍稍有点遗憾,感觉可能因为我说的不够委婉,让她们不开心了,但我的目的达到了:她们设置了活动。

当天晚上,我收到隔壁班老师头的信件,道歉说因为当时有点突然,所以找了很多借口,但谢谢我的提醒,又详细解释为什么会忘掉设置活动。

其实我也经常这样。别人来给我说应该做什么,不管是什么口气,我马上就说出很多理由、借口,因为自我防卫是人的自然本能嘛。但过后总是会反思,是啊,她说的对啊,然后就去做了,并去感谢人家。

工作中困扰我们的事情,跟英语水平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反而是英语,帮助我们去直接、诚实地去沟通想法,解决困难。

 

其实感觉英语不够用,习惯性地用英语水平做借口,对英语不是母语的人来说,太自然了。

一家幼儿园邀请我去做很多管理方面的工作,我犹豫了几天还是拒了。我跟朋友说的理由是:我英语不够好,那么多文字工作,劳心费神花时间。

其实,还不是因为稳定日久,心里对变化的不安。但随手拿英语来做“背锅侠”,太方便太习惯了。

最后,用一句话提醒自己和大家:

3.jpg
(没有人能不练习就越做越好。)

做任何工作、学习任何技能,都是这样。

 

微信图片_20181211111535.jpg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