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时光新西兰
作者: 山石
简介: 在早知归途的人生路上,不要忘记带上你和这个世界的当前过往、喜怒哀乐,毕竟,生命之宝贵,不仅在于长度,还在乎于不逾矩的宽度。 当我们的人生列车到达新西兰的时候,不管是长驻还是小憩,停下来,看一看,走一走,品一品……

走还是留并不重要,只要你向往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发布时间:2017-12-04 11:38:24
分享到:

来到新西兰已有些日子了,回头看看,除了昨天的事、上周的事也许还能依稀浮出脑海,其他的已然成为一个个片段的记忆了。生活就是一本流水帐,流淌得让人心疼。

2014年11月前,生活正轨得不得了。早晨六点多起床,七点送女儿到学校,八点半前到单位,晚上六点离开单位直接去晚托班接女儿回家,老婆负责早饭晚饭。每月发工资的时候,算一算年底能攒多少钱充一充房贷。

有的时候改变轮船轨迹的就是那么一缕轻风。11月的某一天那辆倒霉的自行车在送女儿上学的路上掉了N次链子,弄了一手油,班也迟到了。突然很郁闷,徒有高学历高职称的虚名,混了十年也没混到能开车进出厂区的出入证,上班只能自行车转地铁再转步颠儿。那一天突然发现开着似曾相识的会议,解决着一直在解决的问题,贯彻着一直高大上的口号。计划、总结、节点、确认、指标、绩效,我勒个去。老司机说,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要抱怨。可是那天赶巧了,我偏就认真的崩溃了一次。自行车掉链子导致我想去新西兰了。

真决定要走的时候,已经是理性的思考过了。人生的轨迹只能有一条,所以没有可以比较的,没有好坏之分,怎样选择因人而异,当时的我,愿意选择一条没有经历过的路。

花了一周的时间研究了如何去新西兰,居然发现有一个人迹罕至却很适合我的路径,也是由于罕见,所以没有中介愿意做,一切都靠自己摸索张罗了。整个过程是按照常理出牌的倒叙进行的,11月底辞职,12月卖房子,1月初签证获批。如果批不了我就成无业游民了,后怕。

2015年2月回家过春节,最难过的是妈妈,她说年轻的时候,倾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情感让儿子展翅高飞,现在她老了,后悔了,希望孩子不要离她太远。我说我还会象在上海时一样,一年肯定会至少回家一次的。妈妈说,那么老远,哪里那么容易。我沉默了……

3月到了新西兰,当时朋友圈子里没有一个和新西兰有关的,没有人接机,到了机场直接打车,印度三哥司机帮我把行李放到后备箱之后返回驾驶室,发现我占了他的座位,诧异了半天。我说了句抱歉,别扭的坐回到左边的副驾驶。三哥还说中国人印度人全球到处都是,听着不爽,也听不懂他蹩脚但很流利的英语,一路无语。阴天,天还不怎么亮,所以对奥克兰的第一印象比较不深刻。

在旅馆里住了一个星期,找房子租,买车,给女儿联系学校,就算着陆了。

第一次看到的公园是AUCKLAND DOMAIN,比较震撼,空旷,绿得比较假,些许大树静静的散落在起伏的草地上,在平坦一些的草地上却有一群孩子在热闹的玩橄榄球,那时候不知道是Rugby,新西兰人的最爱。

接下来是漫长的找工作时间,心情是复杂的,中间沮丧的时候还上51job上找过。没有收入只有支出,为了节省开支,搬了两次家,老婆学会了理发,我包揽了家里的电器、家具维修,刷漆、贴瓷砖的活。还好7个月左右的时候,我们陆续找到了工作,老婆成功白领转蓝领,我从大国企转到小微初创。企业有转型和再创业,人也一样,来新西兰就像是再次创业一样,阵痛期总会有的,而且还挺长,不仅是经济上,更是心理上,但让你在生命中记忆犹新的往往是那些阵痛的时光,受虐是人之常情啊。

时间久了发现奥克兰的生活很容易适应,尤其是食物,基本上全都能买得到,不过得自己做,餐馆不像国内那么多,也没有各式各样的小吃,想吃个凉皮儿、油条什么的还是不容易的。头几次去华人超市感觉很惊奇,让我忘了身在国外,龙口粉丝、六必居大酱、花椒大料、加多宝、老干妈什么的,基本上应有尽有。我在朋友圈炫过几次祖国的食品,一个朋友冷不丁的评论了一句:跑那么大老远的吃家门口的东西。也是哈,我接受这个评论,不过后面朋友还跟了一句:脑子有病吧。我能看到当时围观的吃瓜群众喷了一地西瓜瓤。当然,这是朋友的一句玩笑话了。我想起出国前一位好友的话,意思是如果没有在一起做事的交集,慢慢的两个圈就会分开了。回想起来的确如此,也只能选择接受,但这似乎并不仅存于出国,大学毕业、更换工作、孩子长大成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不过也没必要黯然伤神,因为每个人的圈子也在和新的圈子交叉。女儿出国前办了一个同学party,同学们建了一个微信群,甚是红火了一段时间,可是后来就没人理她了,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又不愿意退群,尴尬的挂在那里。现在她似乎淡忘了,因为总忙着和现在的同学Facebook聊天。

来新西兰生活的华人,总体的经历大同小异:获得合适的签证,比如学签、工签、居民签等;建立新的生活条件,比如租房买房、买车、考驾照、孩子入学等;谋求事业发展,最终安居乐业。不过细节之处各不相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故事,以后再细细道来。常有人会问道,费这么大劲、处心积虑、背井离乡的折腾图个啥?以平常心来看,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生活而已,不过是众多不同人生轨迹的其中一条而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对纽国有了更多的了解,由浅入深,从自然景观到人文历史,从旁观者到当局者。这个地球上并没有完美的地方,新西兰也一样,有她的好也有她的差强人意。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心态决定着幸福感,在哪里都一样。今天有可能遇到和蔼谦逊向陌生人打招呼的大爷大妈,明天也可能遇见一群向你恶喊Fucking Asian的醉鬼。有的人来了,似乎找到了归宿,有的人来了,却能憋出一身毛病来。

慢慢的见多了一些周边朋友与新西兰有关的故事,有的执意要来,有的执意要离开,这样的执意都值得尊重。没办法选择结果,但可以选择遵从本心的过程。

走还是留并不重要,只要你向往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文字作者: 山石

绘画:佟豆豆

图片来源:山石,Evita Jiang

转载请联系

 

新西兰生活日记

扫描二维码关注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