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时光新西兰
作者: 山石
简介: 在早知归途的人生路上,不要忘记带上你和这个世界的当前过往、喜怒哀乐,毕竟,生命之宝贵,不仅在于长度,还在乎于不逾矩的宽度。 当我们的人生列车到达新西兰的时候,不管是长驻还是小憩,停下来,看一看,走一走,品一品……

送别

发布时间:2018-07-23 09:41:00
分享到:

新西兰的冬天,冬雨最繁忙,随时随地的下,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只留下了慢慢堆积起来的寒冷。

在这冬日里,送别也变得繁忙起来。有的是旅游结束回国,有的是回国探亲,有的是签证到期。有的是小别离,更多的则是不知何时能再见面。

所有送别的原因无非是因为亲朋好友的流动。在新西兰,无疑流动性更大。有的时候,经常一起玩的球友忽然不再露面了,一打听才知道回国找工作了。有的时候,经常喝酒聊天的好友忽然告诉你他做了一个决定,计划下周回国发展,不再来了。有的朋友只是来新西兰玩玩,有的是没有拿到PR打算离开,有的是拿到了PR打算离开。总之,不确定性是新西兰华人的常态,各种各样的不确定,而确定的通常只有一个,那就是离别的原因:回国。

在新西兰,送别的地点都是在机场,也只能是在机场,这个被太平洋挟持的大孤岛,让汽车站、火车站丢失了送别的故事,只保留了机场候车室前的拥抱和转身别离的背影。

我对去奥克兰机场的路线已经了如指掌,无论从奥克兰的东南西北哪里出发,都能轻松到达机场,这得益于我多年的送机经验。我在新西兰的朋友们,大都之前在国内并不认识,我们之于各种不同原因或目的来到奥克兰,散居在奥克兰的四面八方,然后相识相知。当需要接送朋友去机场的时候,我便有机会熟悉了不同地点去机场的线路。我需要经常删除GPS中保存过的地址,因为时常会有朋友换了租住的地方,或者搬进了自己的房子,或者不再居住在新西兰了。我也经常会因为某一条街道想起某一位朋友,每一条去机场的路线都存储着关于朋友和新西兰的故事。

我在国内送别亲朋的时候,无论是汽车、火车还是飞机,都经历过误点的悲剧,在奥克兰却从来没有。奥克兰送机相当简单。去机场最多也就三五十公里路程,通常交通不成问题,一个小时以内都可以到达。奥克兰机场精致小巧,像一个大别墅,门前停车,直接进大厅,各个办票窗口在大厅里一字排开,不过二十多米长,一览无余。从停车到安检完候机,半个小时足矣。

与奥克兰送机的从容相比,国内的送机通常是匆忙的,惦记着别堵车,找地方停车,找检票口,排长队等等,一个环节耽搁了都可能走不成了。然而,这匆忙却可以挤占一些别离的忧伤,对于不愿面对别离的人来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匆忙的送别就像炸鸡一样,瞬间出锅,不需要经历煮沸、小火煨的过程。

我最近送机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清晨,这是奥克兰一天最美的时间段。送别的人们可以籍着看车窗外的风景,来平衡从容送别凸显出来的冗长时间,让离别的氛围变成默默无语。无论一天的天气有多么糟糕,奥克兰的早晨,总能见到朝阳的痕迹。一弧红彤彤的颜色悄悄地从天际边上拱起,然后慢慢地涨圆,如果天空有云彩,就一并染成粉红。在去机场的路上,无论怎样的路线,总会有那么一段路程可以远眺这座城市,于是就会看到这暖暖的霞光逐渐地浸漫过远处的天空塔,浸漫过近处的海平面,一直浸漫到行驶的汽车和车里别离的人。无论对于归途有多么的憧憬和激动,对于过往有多么的失意和孤独,此时,眷恋之情总会油然而生,就像这晨曦一样,在整个城市里铺散开来,浸透了全部时空。

奥克兰机场只有两层楼,一楼办理好出票,转个弯就可以到二楼候机了。在通往候机大厅的通道前,写着送行人止步的字样,意味着送行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来一个拥抱,拍一拍肩膀,道一句保重,转身别离之后,物理距离将动辄就是上万公里了。无论多少位亲朋好友前来送行,转身别离的时候,就只有自己了。

【END】

*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欢迎朋友圈分享;

转载请联系《时光新西兰》获得授权

(责编:Yujie Hu)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