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时光新西兰
作者: 山石
简介: 在早知归途的人生路上,不要忘记带上你和这个世界的当前过往、喜怒哀乐,毕竟,生命之宝贵,不仅在于长度,还在乎于不逾矩的宽度。 当我们的人生列车到达新西兰的时候,不管是长驻还是小憩,停下来,看一看,走一走,品一品……

在新西兰,旅游这泡屎总是要拉的——汤加里罗火山步道游记

发布时间:2019-03-15 08:37:26
分享到:

喜欢旅游的理由千篇一律,不爱旅游的原因千奇百怪。

之所以不那么爱旅游,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春游留下了阴影。那时候,每次春游之后都被要求写一篇作文,《记一次有意义的春游》之类的,要有景、有物、有人,更重要的是有从人物内心升华出来的感悟。如果真的在旅游之后才思泉涌,倒是好事,多游多收获。可事实却总是游的时候贪图玩乐,景物成了摆设,油盐不进的内心最终升华出来的是啥也没有。写作文的时候抓耳挠腮,写完语病开头“万里无云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之后,便开始坐立不安,找不到下文了。

长大以后发现,不热衷旅游并不是因为写不出作文,而是自有一套理论:万物皆平等,都是地球上的独一份美,去看了乞力马扎罗的雪,就会错过村头的狗尾巴草,去看了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就看不到经过家门口的各色俊男美女。地球这么大,一粒沙子都有自己的故事,拼命走再多的路也只能是沧海一粟、管中窥豹,想靠积累“到此一游”来假装人生无憾,实属自欺欺人,徒劳无益。当然,所有光鲜理论的背后都有着不那么光鲜的实用主义本质。旅游是一件商品,得用付出去购买,当经济支出、旅途劳顿、不愉快的经历等等因素,足以抵消旅游带来的瞬间感受的时候,旅游就不需要购买了。

生活有时候是睿智的,它知道屁股决定脑袋的道理,尤其是对那些观点另类的顽固分子,与其费力去改变他的立场,还不如改变立场所寄生的温床。把不爱旅游的人扔在新西兰,久而久之,旅游的经历也会不由自主地不断增多。在新西兰,旅游成了强行购买品。

新西兰的假期太长,圣诞节加元旦,短的至少两周,长的三周,还有四周的。对于不喜欢旅游的人来说,这假期长得让人茫然,长得让人六神无主。三五天的时间还好应付,可以说工作太累了,哪儿也不想去,好好歇两天。假期长了就不好办了。当然,仍旧可以一意孤行地一直歇着,示人以卓尔不群的性格,但是与此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失去了随波逐流的美德。关键是这夏天的假日天气极好,蓝天白云大太阳,天天招摇过市一般在眼前招引人。走出屋子,发现满大街都是兴奋奔跑的车子,要么车顶绑个划艇,要么车尾拖个小船,车里还装着一群兴奋的人们。似乎人们都被招引走了,坚持的只有自己,顿时有种被世界人民抛弃的恐慌。这时,总是会恰到好处地接到亲朋好友的关心,假期什么计划?假期去哪儿玩?仿佛老师在耳边嘟囔着:马上就要开学了,暑假作业做了吗?最后,终于崩溃了,草草地做完旅游攻略,收拾收拾行囊,汇流到旅游的人群之中。

1.jpg

朋友有一句励志名言总挂在嘴边:这泡屎早晚都是要拉的。这泡屎可以指代生活中所有难以克服、又不得不面对的困难,比如考试、长大成人、找对象、买房子等等。我那年英语考试差一分没过,郁闷加颓废,朋友就是用这句话安慰和鼓励我的,后来我考试终于通过了,那舒爽的通畅让我更加明白了什么叫话糙理不糙。

即使你不喜欢旅游,在新西兰,旅游这泡屎总是要拉的。

出差要独行,旅游要结队。十七个人,一大车,一小车,目的地:汤加里罗火山步道(Tongariro Apline Crossing)。如果问为什么要去汤加里罗,符合逻辑的回答是这样的:“汤加里罗越山步道不仅被公认为新西兰最棒的单日徒步路线,而且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列入世界十大最佳单日步道榜单。在199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还有一种特别的回答是这样的:“因为它就在那里”。这个回答很酷,既毫无意义,又无限哲理,还能省去一大堆苍白的解释。其他场合也适用,比如,“众生芸芸,你为什么是你?”,“因为你就在那里”;比如,“茫茫人海,你为何唯独爱他?”,“因为他就在那里”;比如,“地球这么大,为什么来到新西兰?”,“因为她就在那里。”

出行的这一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

从奥克兰到汤加里罗将近400公里,中途选择在汉密尔顿和陶波驻足休息。从奥克兰到汉密尔顿的这100多公里路,恐怕是新西兰最好的高速公路了,全程单向高速,不必担心迎面会窜出来逆行车辆,道路基本平坦少弯。

想着外面的世界就在前方,心中悄然充满了期盼。

2.jpg
行程路线图

在汉密尔顿湖边停下来,席地野餐,没想到风呼呼的大,吹得全身发冷,几个年轻女孩子穿着短裤短袖坐在旁边不远处,不觉得有冷风的样子。这个地方几年前也曾经来过,坐在同一片草地,看着同一片风景,只是有着不同的心情,那时候刚来新西兰……那时候的风应该是温暖的,但当时却总觉得有点冷。

3.jpg
汉密尔顿湖,几年前 vs 现在

继续前行,目标陶波。平原被抛在身后,置身于层峦叠嶂的山区,道路多曲折但不险峻,每转过一个弯,都会有一幅不同的风景画呈现眼前。司机很辛苦,不能欣赏风景,只能专注开车。司机也不是最辛苦的,最辛苦的是车里呼噜呼噜睡觉的人们,很疲惫的样子,他们用坦然的睡姿告诉别人,只有景点才有景色,去景点的路上是没有景色的,只有无聊。

4.jpg

离陶波三四公里的地方,会经过一个有名的景点,胡卡(Huka)瀑布。说是瀑布,其实落差不超过十米,更像是湍流,是变得烦躁了的怀卡托河。它的美不在于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恢弘气势,而在于水的清澈和湍急。水的颜色是碧蓝和银白的混合,碧蓝来自于纯净,银白来自于河水撞击岩石的翻腾,在最急流处,颜色接近全白。幸运地看到几个年轻人在急流中漂流,想象着如果皮划艇里的人是自己,将是一场灾难,而他们则游刃有余,手中的浆左右开弓,时缓时急,膏药一般贴在奔腾的怀卡托河上,跌宕起伏却有惊无险,像狂躁公牛背上的牛仔。后来的游客们没看到这部分精彩,那时,漂流的年轻人已经上岸,几个游客不甘心地问他们还会不会再漂一次,小伙子们耸耸肩,游客们一脸惋惜。我们暗自高兴,似乎赚了一个大便宜。旅游中有些见闻是提前计划不来的。

5.jpg
胡卡瀑布

6.jpg
胡卡瀑布

离开Huka瀑布,几分钟路程便来到了陶波镇上。陶波的名字起源于毛利语Taupo,意思为披在肩膀上的袍子,感觉不知所云,倒是中文译名“陶波”很契合,让人很容易想到波光粼粼的湖面。陶波镇和陶波湖基本被混为一谈,说陶波镇,浮出来的印象就是陶波湖,说陶波湖,感觉就是在说陶波镇的全部。陶波湖位于北岛的中部,是两千年前一次大型火山爆发的产物,大小和新加坡差不多(新加坡表示很伤心,总是用自己的小来衬托别人的大),毛利人把她比作北岛的纯净心脏。

正是晚饭的时间,本想去久负盛名的飞机麦当劳体验一下,到了才知道,飞机厅只有在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之间开放,其余时间只能在模样千篇一律的麦当劳大厅用餐。有时候,尽信攻略不如无攻略。不过价格比奥克兰亲民,每人六刀填满肚子。

饭后在陶波湖畔百步走,傍晚的陶波湖静谧祥和,零星的有在岸边晒夕阳和睡觉的人,恍惚中像走在某个海边的沙滩上。看了一会儿一个小孩子和几只黑天鹅嬉闹,然后在“I love Taupo”的标志性牌子边拍照,到此一游的感觉。

7.jpg
陶波湖畔

8.jpg
陶波湖畔

天色渐暗,重新启程,陶波到汤加里罗基地不到一小时的路程。太阳隐去的时候,我们也到达了基地:图朗伊(Turangi)。住下,休整,睡觉,准备明天一天的徒步。

第二天一大早,原计划早晨六点半出发,队伍的不容易管理让出发的时间打了点折扣,实际出发时间是七点。天气不像昨天那样放晴,是个多云天,但是这个天气对于走汤加里罗步道却是最佳天气,不晒,没风,没雾。

结伴旅游的坏处是众口难调,对付众口难调的办法是强权专政。有经验的领导者在关键的能量补给问题上采取一刀切,每人一份标准的能量配给,一大包三明治、两条士力架、一个鸡蛋、一个苹果、一个香蕉、两瓶水。事实证明,这样的补给,配重与能量的平衡刚刚好。

结伴旅游的好处是可以亦步亦趋,不用费脑子,跟着指示做就好了。

9.jpg
能量配给

从基地到步道起点还得花一段时间,尤其是最后三四公里,没有公路,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车经过之后留下滚滚的尘土烟雾,像开进了闭塞的小山村。这也反映出了汤加里罗国家公园原始生态保护的比较好。汤加里罗山是毛利人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神山( the sacred peaks)。在英国人殖民新西兰之前,毛利人就在此繁衍生息了。在1887年,毛利酋长蒂辉辉图基诺第四(TeHeuheu Tukino IV)为了避免这个地区成为英国人的私有地,将之献给英国政府当作礼物,使得这片圣土得以被纳入法规保护不被瓜分,保持了原有的瑰丽。有点类似国共内战时期,出于对保护古都北平的考虑,傅作义放弃了抵抗,解放军和平接收了北京。

有时候示弱比示强更难、更有价值。

10.jpg
毛利酋长蒂辉辉图基诺第四

七点四十分,大家在步道起点处集结,做拉伸运动热热身,毕竟有19.4公里的路途,一旦刚出发就抽了筋或是闪了胯,那就悲催了。然后拍了一张合影,因为一旦走起来,无需多久便会自动拉开距离,身强力壮还是老弱病残,立等可见。

11.jpg
火山步道路线图

12.jpg
步道起点

开始的四公里,一马平川,一条路蜿蜒着向远处的群山延伸。也不知道要登的山在哪里,长什么样子,反正就是往前走,总归第一步要先把远山走成近山才行,遇到骨骼清奇,气宇非凡的山,想必就是汤加里罗山了。在路上,大小均一的火山岩石块铺散了一地,像烧饼上的芝麻。清澈的溪水悄无声息地流过栈道,寻不到它们的起源和终点。步道上的人们欢声笑语,步伐轻盈。

13.jpg

14.jpg
伸向远山的小径火山岩石散落一地

15.jpg
悄无声息的溪水

走过苏打泉(Soda Springs),好走的路就算到头了,紧接着就是一段陡坡,一段山梁,两公里的样子,全是曲折的台阶路。体能迅速到达极限点,而远处的山还依旧那么遥远,路途艰苦的感受扑面而来,刚才还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队伍,现在变成了一个个默默无语地缓慢独行。爬这座山梁之前知道自己身体虚,爬过这座山梁之后才知道自己身体虚得厉害。眼冒金星和两腿酸软是汤加里罗山送给人们的见面礼。

16.jpg

生活总是先把你弄得疲惫不堪,在你准备骂人的时候,又挤出一些惊喜给你。翻过那道梁的时候,那些骨骼清奇、气宇非凡的群山忽然映入眼里,猝不及防的震撼让人忘了刚才的难受。

山梁后面是一片开阔地,很好走,既可以缓解体力,又可以在山脚下看山的风景,类似在走一条宽阔的峡谷。右手边较近的是瑙鲁霍伊火山(Mt. Ngauruhoe)、左前方较远的是汤加里罗山(Mt.Tongariro)。瑙鲁霍伊火山辨识度极高,比汤加里罗山高大,独占一处。汤加里罗山则比较矮,而且是由一系列群山组成,辨识度不高。感觉瑙鲁霍伊火山应该是老大,而不是汤加里罗。瑙鲁霍伊高大秀美,像身体粗壮但面容姣好的少女,电影魔戒中的末日火山原型就是瑙鲁霍伊火山。

17.jpg
瑙鲁霍伊火山 本尊vs电影特效

根据地质学家研究,汤加里罗山的确原本是这一区域最高大的火山,但是因为喷发频繁,山形不断损环,不断萎缩。在毛利传说中,原本在这里有一座名叫塔拉纳基(Taranaki)的火山,这座山与瑙鲁霍伊火山一脸夫妻相,本来天天过着缠缠绵绵的热恋生活,没想到汤加里罗垂涎瑙鲁霍伊的姿色,凭借自己的孔武身躯,一脚把塔拉纳基踢到了新普利茅斯(New Plymouth),霸占了瑙鲁霍伊。可是汤加里罗生性脾气不好,没事儿就发脾气喷火,最后导致渐渐苍老萎缩下去,而且是在瑙鲁霍伊的冷眼之下,这也算是瑙鲁霍伊残酷的复仇吧。汤加里罗山告诉人们,任性没有好果子吃。不过,汤加里罗的衰落却为人们创造了丰富多彩的美景,遍地铺散的火山石,形状奇异的火山口,颜色鲜艳的火山湖,造就了著名的汤加里罗越山步道而不是瑙鲁霍伊。汤加里罗山告诉我们,任性到底就会精彩。

穿过峡谷,是一段比较短的上坡路,但是很容易攀登,一不小心就到了汤加里罗山的最高点,红火山口。这时候,前方是一片凹地,看不到景色,然而来时的路却尽收眼底,人们像蚂蚁一样构成一条线,缓缓地移动在宽阔的峡谷中,瑙鲁霍伊山此时围了一条白云围巾,正优雅地俯瞰着经过她身旁的人们。前方的路固然有未知美好的期盼,走过的路却也有往事如昔的眷恋。

18.jpg
回望来时的峡谷开阔地

19.jpg
回望瑙鲁霍伊火山

站在汤加里罗的最高点,自我膨胀之情悄然而生,再看看来时渺小蜿蜒的路,想起了汪国真的诗: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旁边有个妹子,爬到峭壁上一块向外悬空的岩石,做出张开双臂拥抱天空的姿势,我没细究她的姿势是否优美,只注意了岩石下面的万丈深渊,看了肝儿颤,瞬间收起刚才的膨胀,放了一些敬畏进来。

红火山摆着怪异的造型在那里安静地呆着,可是我脑海里却全都是火山岩翻腾咆哮的画面。红火山就像一个沉默寡言的大叔,沟壑的脸上写满了关于岁月的故事。

20.jpg
汤加里罗山最高点:红火山口

巅峰,不论是在空间的维度还是时间的维度,是点的概念,而不能成为无限和永恒,所谓无论巅峰还是低谷,生活照旧继续就是这个道理,巅峰和低谷不过是流动时空里普通又渺小的点而已。况且此时的最高点红火山口,风有点大,空气有点冷。于是,离开红火山口。

继续往前走,眼光忽然被拽着往下一沉,原来,在顶峰的后面隐藏着一大片凹地,先是一段长长的下坡路,然后是一小片平地。在这平地上镶嵌着三池火山湖,名字叫做翡翠湖(Emerald Lake)。近处的两个一大一小,颜色碧绿,湖边的一圈沙土呈金黄色,像极了金镶玉,远处的湖则颜色碧蓝,周围一圈是黑黑的火山岩。

汤加里罗山,山的前面,冷峻、沧桑;山的后面,因这凭空而来的火山湖,却是温情和柔软,像是汤加里罗山的内心。可是,瑙鲁霍伊山的目光已被山的前面挡住,看不到山的后面。

21.jpg
翡翠湖远景

在顶峰通往火山湖的这段下坡路,是最容易摔跟头的路,充分验证了在通往目标的路上没有不摔跟头的。路是由松动的碎石组成的,很滑,不过摔倒了也不疼,无非是爬起来换个姿势再摔倒。周围都是此起彼伏摔倒的惨状和哈哈哈的开心笑声。总会有几个突兀的人出现,从身旁稳健地一路小跑闪过,留下一骑绝尘的背影。

22.jpg
摔跟头路

23.jpg
摔跟头路

摔过几个屁墩儿之后,终于风尘仆仆地来到翡翠湖边,在湖边坐下来,看近处的湖边风景,看远处别人摔屁墩儿的样子。吃光了大部分补给,消磨了大段时光。

24.jpg
翡翠湖近景

25.jpg
翡翠湖近景

26.jpg
翡翠湖近景

27.jpg
翡翠湖边已望不到瑙鲁霍伊火山的目光

水足饭饱,继续前行。前方是一片平坦的开阔地,一条羊肠小道曲曲折折通向远方。行走在小道上,几经回首,汤加里罗山和瑙鲁霍伊山渐行渐远,可是慢慢地,鲁阿佩胡雪山(Mt. Ruapehu)却半遮半掩地露出了半个脸,至此,汤加里罗国家公园里的三巨头终于同框了。鲁阿佩胡雪山是新西兰北岛的滑雪圣地,是北岛唯一能寻得到冰川的地方,虽然外表披挂着寒冷的冰雪,但本质却也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火山。汤加里罗国家公园里的山,沉静的外表之下,个个内心都是似火的暴脾气。

28.jpg
三山同框

这条小路的尽头有一小段上坡,爬过山坡,映入眼前的便是蓝湖了。蓝湖的面积要比之前的翡翠湖大得多,浑圆的轮廓,碧蓝的湖面平静无一丝波澜,湖面上飘过的云朵总是不禁低头对视湖中的自己。湖边上散落着形状怪异的巨石,想必是火山喷发时产生的,腿脚好的年轻人爬上去,做着同样怪异的姿势。

29.jpg
蓝湖

30.jpg
蓝湖

过了蓝湖,汤加里罗山的主要风景点基本上都已经走过了,总以为精彩过后会是一个简洁漂亮的收尾,没想到剩余的路程还有将近一半,这一半的路程虽不至于枯燥,但也只是波澜不惊。一大段的下山路,从高处可以望见密密麻麻的之字形山路,绕来绕去像是在兜圈子,走上半天,直线距离却只有几米开外,明明早就看到了目的地,可是走了一阵子之后,发现目的地还是和刚才一样微小。

31.jpg
漫长的后半程下坡路

世界上有两种遥远,一种是没有目标的茫然,另一种是目标可望不可及的失望。都是一半的路程,前半段比后半段的难度还大,可是不时的惊喜总能冲淡疲倦和劳累;后半段难度不大,但冗长的平淡无奇却是另一种磨练。苦中作乐和守得住平淡都是一样的精彩。

走过草原,穿过树林,跨过小河,终于到达了标有0公里的终点。

走完汤加里罗越山步道,人就分出了三六九等,历时少于6小时的,代表人物:年轻体魄强健之人;8小时左右的:普罗大众;10小时开外的:我。

车子奔驰在回基地的路上,汤加里罗山早已隐藏了起来,即使回头去仔细搜寻,也再不见踪影,只知道我们离他越来越远,而他一直就在那里。

晚上,畅快地痛饮啤酒,及时补回了刚刚消耗的卡路里。睡觉,因为疲倦,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起了个大晚,天气恰如其分地恢复成了大晴天。返程回到陶波,在那里吃过午饭,照例在陶波湖畔饭后百步走,因为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惊喜地发现汤加里罗山、瑙鲁霍伊山、鲁阿佩胡雪山列队出现在陶波湖的远端,隔湖凝望着我们,像是补上一个遥远的道别。

32.jpg
陶波湖和远处的汤加里罗山

回程的路上,取道Rotorua,到Kerosene Creek泡了泡户外温泉,有些许美丽姑娘和若干抠脚大叔。

33.jpg

34.jpg

在Matamata小镇休息,吃了顿大饼卷大葱,嘎吱嘎吱地香。

经过层峦叠嶂的山区,穿过平原,进入单向高速路,奥克兰越来越近了。

想着家就在前方,心中悄然充满了期盼。 

 

欢迎朋友圈分享;

转载请联系《时光新西兰》获得授权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