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时光新西兰
作者: 山石
简介: 在早知归途的人生路上,不要忘记带上你和这个世界的当前过往、喜怒哀乐,毕竟,生命之宝贵,不仅在于长度,还在乎于不逾矩的宽度。 当我们的人生列车到达新西兰的时候,不管是长驻还是小憩,停下来,看一看,走一走,品一品……

ANZAC Day:纪念在磨难中逆风飞扬的新西兰

发布时间:2019-04-26 08:05:16
分享到:

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9)给我们的印象是:欧洲帝国主义列强为瓜分世界和争夺全球霸权所进行的一场非正义战争。

然而,既不是帝国主义列强,又远离欧洲战场的新西兰,却为何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而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磨难呢?

1.jpg

新西兰和一战扯上关系,并且为此经历了一场灾难,是因为有一个不靠谱的爹,坑娃专业户:英国。

1914年一战爆发后,英国要求他的自治领出兵支援英国,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自治领,同英国一道投入了战争。

自治领国家具有一定主权,但还没有完全独立于英国。美国的爹也曾是英国,可是美国那时已经独立,幸运的逃过了英国的坑娃行动。

当然,这些自治领国家那时依然视英国为母亲国,许多人仍持有英国护照,在英国有自己的亲朋好友。所以自治领国家对投入战争、支援英国,表现出了无比的单纯和忠诚。

老奸巨猾的英国当然没有辜负这忠诚:难打的硬仗,一定要让自治领的军队充当先锋。

从历史上看,英国是坑娃的惯犯,二战时北非的阿拉罗战役,英国派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军队冲锋;迪耶普登陆战,派加拿大士兵充当先锋当炮灰。

这次坑的是澳新军团。

1915年4月25日,英军命令由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队组成的“澳新军团”承担最残酷的加里波利登陆战(Gallipoli),英国自己的军队一个人没去。

一战的时候,战争的特点是守强攻弱。防御能力强,战壕、碉堡、铁丝网、机枪、大炮,而进攻能力很弱,没有坦克,想要突破防线只能靠人肉冲锋陷阵。对于登陆的冲锋战则是更加残酷,因为没有退路、没后方,一旦失败就只有一种模式:惨败。

2.jpg
新军团加里波利登陆

加里波利战役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血战,战役最终以防御方土耳其军队获胜。新西兰军队损失惨重。战役持续了8个月,新西兰投入11600人,死亡2721人,伤2752人,这是新西兰军队成立以来伤亡最惨重的一次。

后来为纪念这次战役牺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人,将每年的4月25日定为澳新军团纪念日(ANZAC Day),ANZAC Day成为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地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3.jpg
1932年ANZAC Day,惠灵顿

4.jpg
2018年ANZAC Day,奥克兰图书馆

整个一战中,新西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仅仅100万人口的新西兰,有10%的人到前线服役,20~45岁的男子中有40%的人参加了战争,其中有约1.7万人牺牲,4.1万人受伤,伤亡率达到58%,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伤亡的亲人。这样的代价在整个全球的战争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ANZAC Day在新西兰的历史和新西兰人的心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几乎每一个新西兰的小镇都建有ANZAC纪念碑。

5.jpg

6.jpg

与幸福时光相比,磨难的岁月总是更加容易让人铭记。磨难可以让人心智成熟,磨难可以让国家命脉强悍。

磨难意味着痛苦,也意味着收获。

新西兰在战争中所做出的重大贡献,为她一战后地位的提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1919年一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上,新西兰首次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参加了会议,获得了同其他国家一样的待遇,成为了国际联盟的成员国。新西兰在事实上已经成为完全独立的国家。

一战唤醒了新西兰的民族主义觉醒。一战使得新西兰人在思想上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人们重新评价这场灾难,重新审视和所谓母国的价值观的差异,意识到盲从的亦步亦趋难以形成独立的人格。一战是催化剂,促使新西兰在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甚至情感上从宗主国英国分离出来,不再拉起英国的大旗,形成了自己的民族主义。

一战促进了民族团结。许多毛利人加入了澳新军团,战争不再是内部战争,而是团结一致的对外战争。在加里波利战役中,461名毛利人参加了作战,50人阵亡。整个一战期间,有超过300名毛利人牺牲。澳新军团也有55名华人士兵,虽然人数很少,但同样受到了国家和人民的爱戴,获得了相同的民族认同感。

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新西兰是一个阳光少年的话,那么大战之后,新西兰就是一个走向成熟的大叔了。

战争已经过去100多年了,ANZAC DAY 已不仅是纪念加里波利战役中失去生命的战士,也是纪念所有参加过战争和维和使命的新西兰军人。澳新军团的精神:勇气、坚持、独立、团结、乐观,早已经融入到新西兰人的血液中,一代代的传承和发扬光大。

7.jpg

以Laurence Binyon的诗(节选):《愿逝者安息》(For the Fallen)作为结尾:

时光让我们苍老

却在他们那里停止

无须在岁月里疲惫,也不会被年轮侵扰

每当日升日落

我们永远怀念他


“They shall grow not old, as we that are left grow old:

Age shall not weary them, nor the years condemn.

At the going down of the sun and in the morning

We will remember them.”

 

END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诗译文:山石 

 

欢迎朋友圈分享;

转载请联系《时光新西兰》获得授权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