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偲菡的暖暖小时光
作者: 偲菡
简介: 典型双子座的人儿,所以文风飘忽不定。偲菡,出过书,种过菜,翻过围墙打过怪。人送外号行走的段子手,快板说的比英语溜的东北大妞,一起来分享在新西兰收获的点点滴滴,有幸福,有挫折,有迷茫,有洒脱,收获最多的是暖暖的爱。因为爱,把沿途原本的坎坷,变成丰满人生的羽翼。微信公众号“暖暖新西兰”,欢迎光顾。让我们一起将酸甜苦辣分享,一起在异国他乡成长。

说说我的新西兰急诊经历

发布时间:2018-03-01 10:36:07
分享到:

在国内俺是护士,每天都泡在医院里,对社会主义的医疗系统还是懂得四五六,至少去了医院明白先挂号看门诊然后该检查检查,该干啥干啥。不过到了大头朝下的新西兰,资本主义的医疗系统瞬间让我变成了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这边一般都是要有家庭医生的,有什么事情先找家庭医生,如果需要紧急救治,则会转移到医院。一般越是着急,比如骨折,大出血,心梗一类的,越是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反而,越是慢性,不那么着急的病情,去了医院也不会怎么得到重视。

话说情况大概是这样滴。近期在Nelson的Tapawera的hopslands体验农场生活,每天工作的不亦乐乎。在hops的block旁边,有户人家里面养了两只小山羊和一只小黄牛,这三个小家伙超级可爱,特别萌,每天他们一看见我们都凑过来,透过篱笆朝我们叫。作为一个热爱自然尤其喜欢小动物的孩纸,见到这样的小萌牛和小萌羊,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欢喜。于是乎有一天凑过去,小萌羊小脑袋伸出来,“吧唧”亲了俺一下。哎呀这个高兴呀,使劲的摸小萌牛小萌羊的毛,一直拔草给他们吃。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太萌了还是我太激动了,一下子——过敏了。被小萌羊亲了一下,第二天,我就成了小萌猪——脑袋和猪头一样大,肿的眼睛都睁不开,脸上胳膊上肚皮上,满是红疹,而且奇痒无比。虽然自己是护士,但过敏成猪头这事,还是第一次发生,以前在医院也没见过。自行服用扑尔敏,没什么效果。一般这种情况在国内发生的话,都是静脉给激素,效果会很快,可毕竟在新西兰这个地方,抗生素和激素管理比较严格,即使知道如何治疗,无奈也没有获取药物的途径。脸肿的实在是不像样了,连门口的老黑牛一看见我出门,都吓得立刻撒丫子躲老远。样子很像愤怒的小鸟。后来严重到呼吸困难,可能呼吸道也已经水肿了。

没辙,进城去医院吧。

先是找了个家庭医生的诊所,说是挂号要100多刀,虽然也知道这疙瘩看病贼贵贼贵的,但光挂号就要黑100多刀,这得绑多少棵啤酒花呢,但又不得不看。旁边就是急诊,想想我这有可能是算急诊,在农场工作,莫名其妙晒晒太阳亲亲小羊脸就大了,多么蹊跷的事情呀。于是在哥哥姐姐的陪伴下,去了Nelson Emergency(尼尔森急诊)。

前台有护士接待,她一看见我通红的大脸,紧张急促的呼吸,二话没说,立刻带进检查室,手指胳膊捆上各种生命体征的监护仪器,可能是太紧张了,血压高心跳快,以前一直是低血压来着,这么一惊吓,血压还上来了,算因祸得福吗?生命体征基本正常,随后开始填各种表格,因为急诊是ACC报销的,各种情况都要详细填好。之后被护士带到类似病房的隔间,她说稍等下,一会有医生会过来。我们就这么等着,心想这要是在国内,针都扎上了,在这还得等着。环顾一下病房,急救器械应有尽有,就是没有人。

等了将近40分钟(注意,我们看的是急诊)一位医生进来,先自我介绍她是什么什么医生,然后捧着我的脸惊呼了一声“Oh,my poor darling。(我的破宝贝啊)”我立刻特无语,现在这囧样肯定是显得很poor很倒霉。她用比较慢的语速问了问发病时间,症状,摸了摸身上的红疹,又拿听诊器听听心肺情况,触了触淋巴结,思考了一会说,会给吃一种药,并且外用药膏来止痒。一听只是口服药物治疗,不由得担心会不会效果太慢,问是否会比扑尔敏效果好,她说没有效果好不好的对比,只是另一种不同的抗敏药,并且服完药后还要在医院观察3个小时。既然是在人家的地盘,只好言听计从的点头同意。

医生出去后,一位护士端着小药杯进来,核对姓名,和国内的护理程序差不多,给药前要“三查七对”,她给了我一个装着小白药片的小盒子,一杯冰水,还给了一盒药膏,然后在我手腕上绑了个纸条,上面有姓名、生日、药物名称。帮忙服药后,详细讲解药膏怎么使用,后来查了一下,小白片是氯雷他定,第二代抗组胺药,一种治疗过敏的药物,药膏是氢化可的松,一种激素类药膏,有止痒效果,不过国内基本已经淘汰不怎么用了。

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很亲切,不像国内医务人员都穿着白大褂,他们都穿着淡蓝色像睡衣似的衣服,脖子上挂个牌慢悠悠溜达来溜达去。医院也不像国内那么严肃阴森,相比更像个疗养院,舒适而安宁。纵使这里是急诊,也不见医生护士有多么热火朝天的忙的脚丫子朝天。这和国内的急诊简直是有天壤之别啊。

服药后,被带到观察室,医生给拿来一摞子八卦杂志,她说时间比较长会无聊,看看这些杂志吧。我接过后连声道谢,她笑眯眯的说“Don’t worry,you will be okay.(不要担心,你会好起来的”再次道谢,心里还是觉得很温馨。

大概过个半个小时左右,医生回来,问问情况,是否还是痒的很厉害,呼吸有没有异常,她测了脉搏,估计没有问题,笑了笑就出去了。又过了半个小时,一位比较年长的护士进来,她头发已经花白,依然在护理事业上奉献着。我们攀谈了几句,她很耐心,也很热心,大概同为护士的原因,觉得她更是亲切。

护士离开后,我又开始琢磨,这在医院呆了这么久,一会得花多少钱呢,因为新西兰都是按时间收费的,看病又贵的不行,我既不是公民也不是PR,这一会不一定得出多少钱呢。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到这份上,无论多少钱都得出呀,不然怎么的,一直脸肿着病着,半死不活着?

随后每过半个小时,老护士和医生都会过来检查,大概四五次后,医生看看没有什么异常,告诉我可以回家了,她开了处方,氯雷他定每天一片,连续服用10天。并且给了一颗第二天的药,其他的拿着处方去药店买即可。她还说如果服药几天后还不好,就再回来找她。接过处方,谢谢医生和老护士后,问她要去哪里付钱呢?老护士摇摇头说“这是公共医疗服务,是免费的。”哇,好震惊啊,不是公民不是PR,也能享受免费的医疗。又感谢了半天,她们笑笑说“要快点好起来哦。”一起走到门口,然后和两位亲切的医务工作者依依道别。

这次去新西兰急诊溜达一圈,最深的感触是他们的人文关怀,细致且贴心。但同时对他们的速度有点怀疑,如果是急症病人,在等医生期间拖上20分钟,很可能就挂了呀。他们这里做什么事情都是慢悠悠的,急诊也不着急,一切顺其自然似的。

此外,要很感谢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如果没有大家,搞不好就破相了,再也不能见人了。有了大家的帮忙,一周多后肿也消了眼睛也睁开了。再次活灵活现。仿佛重生了一般。

心中无限感激。我会把这份感激深深铭记在心。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