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欲望奥克兰
作者: 谭谭
简介: 谭厚文(Tina Tan),女,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2003年赴新西兰求学,获梅西大学商科学位。20年中国和新西兰传媒工作经验,曾任职于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

【欲望奥克兰】第三部 第9章:青梅竹马

发布时间:2018-12-05 09:04:23
分享到:

回到上海,卫薇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好好地在家,并没有像母亲说的,得了重病在医院。

“怎么回事?”卫薇不解地问父母,“你们为什么骗我回来?”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父亲没好气地说道,“不说我病啊,你能回来见我们吗?”

“我干什么了?”卫薇不解地问道。

“你自己干什么还不清楚?我们千辛万苦地送你去海外上学,你却不争气,和一个老男人同居,你,你丢死我们父母的脸面了啊!”父亲气得发抖。

“他爱我,我爱他,这有什么丢脸的?”卫薇和父亲顶起来。

“你一个黄花大闺女,没有结婚就和他住在一起,这传出去不丢人?”父亲气得指着卫薇的鼻子骂。

“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没有结婚住在一起的多了。凭什么说我丢你们的脸了?”卫薇不服气。

“你还有脸跟我犟!”父亲气了要扇卫薇。

“得了得了,女儿刚刚回来,你能不能慢慢说。”母亲见状赶快来劝架。

“你就这样让她任着性子胡来,一点没有规矩。”父亲看见母亲护着卫薇更生气,突然手捂胸口,脸色剧变。

“老头子,你别吓唬我。”母亲一边搀扶父亲坐下,一边焦虑地说,“有话慢慢说,女儿刚回来,你也先消消气啊。”

卫薇看见父亲被自己口无遮拦的话语气得发病,赶紧上前去抚慰父亲。

父亲抡起一只胳膊拦住卫薇,“去,一边去,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你啊,你不能少说两句,看把你爸气成这样。他身体不好,你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办啊。你们这两个我的大冤家啊。”

母亲侧身望着半躺在沙发上的老伴,转头对卫薇说,“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别在这里惹你爸爸生气了。”

卫薇拖着行李走到自己的房,打开行李箱,把自己在新西兰给爸爸买的营养品全部扔到了地上,伤心委屈地哭了起来。

母亲在外面听见女儿的房间里传出碰撞声,急忙走上前,敲门说:“薇儿啊,你没事吧,开开门,妈妈跟你说说。”

卫薇没有开门,但是停止了乱扔东西。

听见里面没有了动静,母亲松了口气,说道:“薇儿啊,别生气了啊,妈给你做好吃的啊。”

母亲嗔怒地看着父亲说道:“看你闹得,女儿刚回来,什么话不能忍忍再说!”

父亲头斜靠在沙发上,看看母亲,叹了口气,没说话。

卫薇从房间出来,抱了一堆衣服去洗澡。

母亲看见女儿出来,脸上堆笑地说:“薇薇啊,别生爸爸的气啊。我和你爸看见你回来,都高兴得很。我们就是太想见你了。”

卫薇看着母亲的笑脸,生气地说:“那你也不能骗我说爸爸病重住院了啊。吓得我马上就买机票回来,好多事情都还没时间处理。”

“你妈不这么说,你能回来吗?”父亲突然发话,“去年就让你回来,你一直说回来,不是没有回来?”

父亲又叹口气说:“你再不回来,我真的就要想你想出病来了哦。”

卫薇听父亲这么一说,笑了起来,又气又娇地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啦。你们想我,我也想你们。就是最近我在新西兰刚刚开个公司,好多事情还在办理,你们这样哄我回来,太耽误事情了。”

“哦,什么生意啊?你说来给爸爸听听,我帮你分析分析?”父亲试探着讨好地说道。

“行了,先让孩子去洗澡,你们爷俩一个样,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我要被你们俩搞疯了。”母亲说道。

卫薇走进卫生间,关上门。

卫薇一边脱衣服一边想起徐安杰,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走得太匆忙,好多事情还没有处理。特别是公司新开张,不知道徐安杰一个人能不能顶下来。

卫薇和徐安杰在NEWMARKET奥克兰商业最集中的地区租了一个门面,刚刚开始经营自己的换汇公司。

公司取名“安捷金融”。

当卫薇披着一头湿发走出来的时候,厨房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一桌好饭菜,房间里飘扬着菜的香味。

卫薇俯身一看,红烧肉、糖醋排骨、松子鱼、清炒豆苗,全是自己喜欢吃的。

卫薇咽了咽口水,忍不住用手抓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还舔舔自己的手指头。

母亲在旁边看着,乐呵呵地说:“快坐下慢慢吃,只要你回来,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妈妈。”卫薇撒娇地说着,顺势坐下大快朵颐地吃起来。

“叮叮……”卫薇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她起身去接手机。是徐安杰的电话。

“你爸爸还好吧?”徐安杰在电话那头问道。

“嗯。”卫薇看看父母,从餐桌旁站起来,走远一点说话。

“我想你。”徐安杰在电话里面说。

“嗯。”卫薇还是这么回答着。

“你不方便说话啊?”徐安杰在电话里问道,“在医院里?”

“嗯,”卫薇吱唔着,“我回头打给你。”说完卫薇挂掉了徐安杰的电话。

卫薇重新坐回到餐桌前,他发现爸妈明显地脸色不对了,父亲的神情又回到了严肃的状态,母亲紧张地看着大家。

一家人都没有说话,无语地继续吃饭。

卫薇的胃口也没有先前那样好了。

她勉强地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是她知道,父母的沉默就预示着好戏还在后头。

 

连续好几天,父母都没有向卫薇问起新西兰的生活,也没有问她关于徐安杰的事情;这让卫薇如坐针毡,她希望父母问她,她希望和父母谈谈徐安杰。

可是父母就是不提不问,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父母态度的转变让卫薇不知所措。

一天母亲突然问卫薇:“我想去北京看看你外公和小姨,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外公他怎么啦?”

“外公身体没事,你想不想去北京玩玩?”母亲说道。

“什么时候去?”

“这个周末?”

卫薇沉思了一下,说:“好吧,我跟你去。”

北京是她青春的回忆。

卫薇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自己封存了多年的日记本。

里面夹有一张风干了的北京香山红叶,红叶被塑封在一层薄薄的透明塑封膜里,背面是一行钢笔书写的名字:张江波。

凝视着那片红叶,卫薇的思绪飘回到10年前的时光。

卫薇随父母举家搬迁到上海前,卫薇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张江波来到北京香山。

深秋的北京香,风高云淡,清澈的蓝天飘着丝丝白云。

卫薇和张江波沿着弯曲的山道向香山高处攀登,远山近坡布满了鲜红、粉红、猩红、桃红的红叶,层次分明,在瑟瑟秋风中,似红霞排山倒海而来。

张江波和卫薇都心事重重,他们沉默着。

秋风阵阵吹来,拂过卫薇额前的发丝。

卫薇身穿一件白色长袖T恤,外套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背带裤,清纯恬静,如丝一般的黑发上卡着一个精巧的发卡。

张江波穿着一件红黑条纹相间的T恤,下穿一条洗得泛白的牛仔裤,阔肩直腰。

“到上海后,你还会联系我吗?”张江波打破沉默。

“你说呢?”卫薇没有直接回答。秋日的太阳依然火辣辣的,卫薇的额头上冒出细小的汗珠,青春的脸上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她停下脚步,深情地望着远处漫山的红叶。

张江波到傍边斜径,从树丛中摘取了一片红叶:“如果你想我,就看看这张红叶吧。”

这是一片精致的圆形红叶,深红色的叶脉网住薄薄的叶片,卫薇举起红叶,透过阳光看叶片的色彩,它火红的色彩就像一颗红心,似乎在跳动。

卫薇微启朱唇,笑了。

“你知道吗?你的笑容最让我迷恋。”张江波一把握住卫薇的纤纤细手,“一枚红叶一枚真心,一片红叶一片痴情。”卫薇低下头,用脚尖在地上碾着小碎石头。

她的心腾腾跳动,脸涨得通红。张江波双手牵着卫薇,凝视着她说,“不管你走到哪里,你都永远铭记在我的心里。”

说完,张江波轻轻地吻了吻卫薇。

卫薇幸福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温柔湿润的轻吻。

这段青涩的初恋就在卫薇一家达到上海后,慢慢地减淡了。

今天母亲提起来要去北京看小姨,卫薇想妈妈一定是找机会让自己重新接触张江波。

妈妈爸爸的用心,卫薇十分清楚。

其实,卫薇和张江波一直联系着,只是两人都很清楚目前的处境,卫薇在海外学习,张江波在北京工作,凭着张江波的家庭背景和个人条件,不愁没有女朋友,这点卫薇十分清楚。

她从来不过问张江波个人的生活,两人就跟朋友一样,不时通过互联网联系。

 
 
  (未完待续)
 
 连载不够看?想先睹为快?

《欲望奥克兰》实体书现在已经在以下地方发售,赶紧去入手吧!

新西兰华文书店
地址:672 Dominion Road Balmoral,电话:09 6231683

西区  金苹果超市 193 Universal Drive, Henderson

东区 聚德轩酒家

东区 中国城 得冠茶行

欲望奥克兰-704-396.jpg



版权声明:谭厚文 著 上海:文汇出版社 2018年6月版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