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欲望奥克兰
作者: 谭谭
简介: 谭厚文(Tina Tan),女,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2003年赴新西兰求学,获梅西大学商科学位。20年中国和新西兰传媒工作经验,曾任职于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

【欲望奥克兰】第三部 第10章:张江波

发布时间:2018-12-07 08:20:37
分享到:

卫薇的外公是部队退休老干部,政府给他安排了一个小四合院居住,小姨一家以照顾外公的名义和外公住在一起。

外公已经是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了,但是仍然精神健硕,两鬓白发,坐在轮椅上,小姨推着外公在院子里面的一棵枣树下晒太阳聊天。

多年未见,卫薇见到外公的那一刻,突然觉得他是那种穿越了一个世纪的老人。

外公看见卫薇,几乎是认不出她了。

他拉着卫薇的手,微笑着:“是小薇回来啦?我有多久没有见到你了?”

“外公,是我。” 卫薇笑盈盈地看着外公,“我没有什么变化吧?”

“小黄毛丫头现在变成大美女了。”外公颤抖着声音说,一双手放在轮椅扶手上,筋脉凸爆。

卫薇上前抓住外公的手,握着,“外公,您身体还好吧?”

“好,我好着呢。”外公欣慰地看着卫薇,“你回家来就好。”

“学业结束回来了?”小姨问道。

“大学毕业了,回来看看他爸爸。”母亲接着小姨的话说。

“是打算回中国发展,还是在新西兰就业啊?”小姨又问道。

“我想还是先在新西兰工作一段时间再回来发展。”卫薇看了一眼母亲。

“卫薇刚刚获得了新西兰居民申请,这个居民权的获取是有条件的,卫薇必须得每年在新西兰居住半年以上才可以获得永久居民权,”母亲在一旁接着说,“我都跟小薇说了,要不要那个什么居留权的,没有意思。我们老了也不想移民去新西兰。”

小姨听到这,说,“既然已经得到居留申请的许可,为什么不坚持一下,将来把中国身份换了再回来。”

外公不满地看看小姨:“小薇是中国人,换什么新西兰身份,新西兰的月亮比中国圆啊?”

“我没有说中国不好啊,就生活环境来说,新西兰当然比中国好多了。”小姨对卫薇说,“是不是这样啊?小薇。”

“我看中国蛮好,物质极大丰富,人民生活安康,国家经济高速发展,正需要像小薇这样的留学生回来报效祖国。”外公不满小姨的理论,“你不要鼓动年轻人追求安逸,要鼓励他们回来建设祖国!”

“爸,您这是老思想啦,现在谁家不送孩子出国读书,换国籍?”

“出国留学自古是中国人求学的历程,但是并不代表需要换国籍,中国在强大,国际地位越来越高,小薇这样的年轻人应该学成回国。”

母亲见小姨和外公呛起来,拉住小姨的手,“就你说个没完,我们屋里说话。”

外公的家里十分简朴,外公的勤务兵给外公和卫薇的妈妈上了茶,一家人在屋里说着话。

小姨给勤务兵说安排晚上的饭食。

黄昏时分,小姨父下班回来,小姨上中学的儿子也放学回到了家。

大家围坐在餐厅,一桌子地道的北京菜,其中有卫薇最爱的北京烤鸭和卤煮火烧。

“小薇,你谈对象了吗?”小姨父突然问卫薇。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卫薇心里一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个张江波,你和他还有联系吗?”小姨父没有注意到卫薇的脸色,继续说道,“他现在可是我们银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前途无量啊。”

卫薇的妈妈听到这,接着问:“小张?你认识他?”

“可不,他现在是我们行长的大红人啊,银行信贷处处长,”小姨父放下筷子,喝了一口红酒,看着卫薇妈妈说,“我看着卫薇和他小时候一起玩耍,这次到北京来了,不是来相亲见面的吧?”

“你就不能安静吃饭吗?”小姨在一边埋怨小姨父,“姐姐她们是来看爸爸的。”

“说说有什么,我们家小薇这样一个大美人,配他张江波不差。是不是,小薇?”小姨父看着卫薇,“你说,姨父说得对吧?”

卫薇脸不知道是被姨父说得红了,还是喝酒喝的,她微微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那你明天去和小张说说,就说小薇从国外回来了,请他来家里吃饭。”卫薇的妈妈乘机说道。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卫薇羞涩地恼怒了。

“见见你的老朋友怎么啦。”小姨也在旁边怂恿道。

“那明天可就说定了?”小姨父看着卫薇,狡猾地笑了起来。

 

张江波提着礼物来到了卫薇的外公家。

卫薇见到张江波着实楞了一下。他的变化太大了,圆圆的肚子,肥头大耳的,脸上架着眼镜,腮帮子鼓鼓的,一笑起来镜片后面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线,完全没有了以往年少时候的帅气和英俊。

张江波见到卫薇,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齐耳的短发,斜条纹的长T恤,包臀的牛仔短裤,露出一双雪白的长腿,配上一双长统鹿皮皮鞋。

张江波心里对卫薇的美丽惊讶不已,“哇,真是女大十八变,”他突然紧张起来,脱口而出,“豁,这国外回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啦?”卫薇调皮地朝张江波挤挤眼睛。

张江波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嘿嘿一笑,“您这大小姐时尚先锋啊,北京城就您独一无二。”

“别一见面就讽刺打击啊,我们不带你这样玩的啊。”卫薇反击道。

“咳,瞧我这人,嘴笨,连夸人都夸不好。”张江波自我解嘲,摸了一把自己脑门上的汗。

“你啊,嘴笨?这不影响你吃东西啊。”卫薇反唇相讥。

“哈哈,你是说社会主义的优越性都体现在我这张脸上了吧?”张江波毕竟是官场上混的,反应很快。

卫薇的妈妈赶紧上前打圆场:“江波,好久没见你,你爸妈都还好吗?”

“托您老的福,他们身体硬朗着呢,您老好吗?”张江波一边把礼物递给卫薇妈妈,一边说,“这是给爷爷捎带的东北深山老人参。”

“咳,你这孩子真有心,谢谢你了。”卫薇妈接过礼物说道,“来,进屋说。”

“这啊,是我上次去东北,人家专门从山里挑出来,绝对的山里货。”张江波笑嘻嘻地说道,不忘显示他的优越感。

“快进屋喝点水,别站在院子里说话,怪热的天。”小姨热情地招呼着一群人进屋。

走进房间,张江波跟在卫薇后面悄声问:“你回来怎么都不说一声,还让你姨父传话。”

“是我妈骗我回来的,说我爸病了,我原来没有打算回来。”卫薇小声地回应道。

“他们不骗你回来,恐怕你这个疯丫头就把大家都忘了,骗得对。”

张江波说着笑嘻嘻地看着卫薇。

“你和他们一样坏,讨厌你。”卫薇娇嗲地说。

“对了,赶快给我说说你在那边的情况,大学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张江波坐下就缠着和卫薇说话。

卫薇妈在一旁看着这架势,就悄悄拉着小姨离开了客厅,留下卫薇和张江波。

“你是我领导啊?我要给你汇报工作?”卫薇不高兴张江波这样问她。

“不是,你是我领导,”张江波急得拍拍卫薇的手,“我就是关心,想知道你在那边好不好。我太忙,没有及时关心你。”

张江波看看四周没人,然后凑近卫薇的耳朵说,“你知道的,你一直在我心里面。”张江波用手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

卫薇表情复杂地看着张江波,她的初恋情人,历经岁月年轮,似乎对他的情感也被时间洗涤了,张江波在卫薇心里的位置很模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徐安杰已经不知不觉地取代了张江波。

卫薇不自觉地把徐安杰和张江波在心里做了个对比,徐安杰拥有健美的体格,棕铜色发亮的肌肤,厚实的臂膀,性感的大腿,聪明、成熟,但是不失青春洋溢的激情,这些都是眼前的这个同龄人张江波没有的。

年纪轻轻的张江波看起来倒像是经历了岁月磨难的人,稳重,老成,圆滑,世故。

张江波的出现,突然让卫薇感到一丝失望和遗憾,所有残存在心里对初恋的美好回忆瞬间消失殆尽。

 

 
  (未完待续)
 
 连载不够看?想先睹为快?

《欲望奥克兰》实体书现在已经在以下地方发售,赶紧去入手吧!

新西兰华文书店
地址:672 Dominion Road Balmoral,电话:09 6231683

西区  金苹果超市 193 Universal Drive, Henderson

东区 聚德轩酒家

东区 中国城 得冠茶行

欲望奥克兰-704-396.jpg



版权声明:谭厚文 著 上海:文汇出版社 2018年6月版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