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欲望奥克兰
作者: 谭谭
简介: 谭厚文(Tina Tan),女,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2003年赴新西兰求学,获梅西大学商科学位。20年中国和新西兰传媒工作经验,曾任职于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

【欲望奥克兰】第三部 第11章:张太太

发布时间:2018-12-10 08:33:29
分享到:

5月的北京春暖花开,一早阳光明媚。卫薇在院子里面跟小姨学打太极拳。

张江波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好休闲的日子,真羡慕啊。”

“哟,江波啊,今天怎么有空来啊?”

小姨看见张江波立即停下太极,热情地招呼着。

“小薇难得回来,我今天想带她去一个好地方。”张江波谦卑地说。

“好啊,小薇是该出去逛逛,”小姨一把抓住卫薇,推向张江波,“别整天跟我们闷在家里。”

“这是干什么嘛?”卫薇踉跄地跳了一步。

“跟我出去你就知道了。”张江波不管不顾地接着拉住卫薇往外走,并朝小姨感激地笑着。

小姨跑到屋里拿了件卫薇的外套,追了上来递给张江波, 说:“江波,你可要照顾好小薇啊?”

“小姨,你就放心吧,我带她去看看咱祖国的大好河山。”张江波接过小姨送上来的衣服。

门外停着一辆崭新的银灰色保时捷跑车,张江波打开车门,很绅士地手一伸,说道:“请上车,小姐。”

卫薇诧异地看了一眼张江波,坐上车。张江波关上车门,绕回到驾驶座,启动车子,开出拥挤的胡同,上了前往北京西郊的高速。

“你这是要给我上演什么戏啊?”卫薇不解地问道。

“我就不能给你这海外同胞当当导游?”张江波兴致勃勃地说道,“今天我们来个北京城一日游。”

“这是要去哪儿啊?你也得提前告诉我一下啊。”卫薇被张江波搞糊涂了。

“香山,怎么样?不想去看看吗?”

张江波朝卫薇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香山,在卫薇的脑海里,那里是一片被相思熏红了的山岭,青春年少的恋情,对生活的憧憬,都曾经在香山挥洒过。

汽车沿着香山蜿蜒的车道前行,卫薇极力用自己的视觉去寻找年轻时代的记忆。

但是沿山而行的小道上,已经是店铺林立,商贩的叫卖,嘈杂的人群,俨然没有了以往香山的幽静清远。

张江波的跑车一路疾驰,直奔停车场。

午后的阳光温暖舒适,晴空万里,几丝白云飘荡。

卫薇伸展四肢望着碧蓝的天空,想到了新西兰,那里的天常常这样的碧蓝,空气清新,她最喜欢的是和徐安杰来到海边,并肩躺在草地上看天空上奇形怪状的云朵。

卫薇闭上眼睛,深呼吸。

“想什么呢?怎么样,这里不比你们新西兰环境差吧?”张江波打破卫薇的沉思。

“是啊,这样的蓝天让我想起了新西兰的蓝天。”

“就是嘛,也不是所有外国的月亮都圆,看看我们伟大的祖国,也有新西兰一样的纯净天空,”张江波上来搂着卫薇的腰,说道,“走,我带你去看看这里的居住环境,一样山清水秀。”

两人穿过一条林荫小道,来到一个小公园,穿过一些圆形拱门,一片还没有全部完工的别墅小区出现在两人眼前。

玲珑别致的一座座别墅掩映在春色晕染的环境里,远处的山峦上,是遍山的枫叶和松柏。

“怎么样,比起新西兰那个弹丸之国,这里是不是更有魅力?”张江波得意地说。

“你带我到这里看谁的房子?”卫薇小心地绕过地上那些错综复杂的电线,跟着张江波走近一间正在装修的别墅。

这别墅比起旁边的那栋房子要大一些,房屋四周各有一个高耸的角楼,顶端还有一个圆屋顶样的东西。

“想不想去里面看看?”张江波拉着卫薇的手问。

卫薇虽然犹豫,但也禁不住好奇,“我们可以进去吗?”

张江波笑笑,“反正没人,为什么不进去看看?”

卫薇还来不及开口,张江波就拉着她走到前门,门开着,两位装修工人正在安装大厅的水晶吊灯。

卫薇犹豫要不要进去,张江波竟然不对任何人作任何解释,就大摇大摆地闯了进去。

他们一起站在巨大的玻璃圆顶之下,阳光透过玻璃在花纹大理石地板上洒下金光,卫薇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玻璃屋顶,“噢,真漂亮,这真是太美了。”卫薇抬起她那对大眼睛望着玻璃屋顶,就像降落在一个旋转的七彩世界,蔚蓝色的天空就像一片空灵的吸盘,卫薇深深为之着迷。

“是不是去其他房间看看?”

“我们是否应该让主人知道?”卫薇很担心,这样冒昧地闯入别人正在装修的房子是否合适?

这要是在国外,主人家会认为被侵犯了隐私权。

张江波像没有听见卫薇的疑问似的,拉着她缓缓地爬上堂皇的楼梯。“我们得看看楼上才行。”

张江波把卫薇拉进一间主卧似的房间,地上铺的是红木地板,墙上装饰的都是奢华的墙纸,还有一个巨大的内进卫生间,同样装饰的是豪华的米色花纹大理石,巨大的双人按摩浴缸。

浴缸对面的墙面上镶嵌了一面精致的镜子。

卫薇被这房子的美丽和奢华迷得神魂颠倒,几乎忘记了这是在中国,她一时间以为自己回到了新西兰,在那个富豪农场主的庄园。

卫薇带着狂喜望着张江波,“谁住在这里?”她想知道张江波怎么会有这样有钱的朋友。

“张太太的房子。”张江波一本正经地说。

卫薇闻言点点头,“这位阔太太真幸福。”她心里开始有点嫉妒。

张江波从卫薇的脸上看出她的心思,慢慢把卫薇转向墙上的大镜子,微笑着指着镜子中的卫薇说道,“傻女孩,你认识张太太吗?”

“你说什么?”卫薇脸上带着极度的惊愕,“这算什么玩笑?”

“这是我们未来的家,这是你的房子。”张江波把卫薇拉进怀抱。

卫薇挣脱张江波的怀抱,“你疯了吗?”卫薇诧异地说,“我还以为我们在别人家里乱跑。”

“这是我为你盖的,可能有些地方还需要加工,不过我们一起把它完成。”张江波指着一处空间对卫薇说,“从大门进来,我要在这里设置一个巨大的玄关,就像是四合院的福墙,然后是大厅,不同的楼层就像四合院的不同进院。最高一层是我们的卧室,站在阳台上,我们可以纵观香山全貌。”张江波挥舞着手自豪地说,“怎么样,你喜欢吗?”

卫薇顺着张江波手指的地方望出去,远近的群山起伏,如水墨山水画一般。

“你闭上眼睛。”张江波坏坏地笑起来。

“你要搞什么?”卫薇有点迷惑。

“听话,闭上眼睛。”

“好啦,我闭上了。”卫薇微微闭上眼睛。

“你不许偷看哦,”张江波走到卫薇的身后,用一只胖手捂住卫薇的眼睛,另一只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精致的黑金丝绒面料的小盒子,松开手,拉卫薇转身,突然,张江波单腿跪下,打开盒子说,“薇薇,嫁给我吧!”

盒子里面是一个晶莹透亮的钻戒,在黑色金丝绒的衬垫下熠熠发光。

卫薇屏住呼吸,惊讶得半天没有说话。

“嫁给我吧!”张江波重复说道。

卫薇深深地吐了口气,说:“你认为我是喜欢你的钱财吗?如果是以这些东西来求婚,你相信我们的婚姻能持久吗?”

张江波开心地爽朗大笑起来,搂住卫薇。

“薇薇,我就爱你这样的特立独行,你刚才的一番话语使我更加坚定,我要娶的人就是你!”

卫薇迟疑地望着张江波,张江波捧起卫薇的脸,“说实话,这么多年了,我碰到的女生无数,我知道她们爱的都是我的钱,但你不是。”

卫薇轻轻地推开张江波,说:“我出国这么多年,你了解我多少?我也不是原来的小薇了。”

“不,你还是原来纯洁的小薇。在我的心中,你还是我深爱的那个小薇。你没有变,你还是你。”张江波执拗地说。

“我有个男朋友在新西兰。”卫薇想起来徐安杰,突然有点伤感。

“我知道,那个人配不上你,”张江波鄙夷地说,“你妈妈和小姨都告诉我了。”

卫薇气愤地转身,心里责怪妈妈,“她们怎么那么无聊?”

“你别怪他们,都是我打听问起来的,”张江波说,“我相信我能给你带来幸福,你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不容易,他能陪你走过一段,我真的不介意。”张江波善解人意的一番话不知道是说给卫薇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但是现在,你回来了,我想告诉你,我依然爱你,我想和你共度我的,不,是我们的人生!”因为激动,张江波胸膛起伏,声音有些颤抖。

卫薇心里很不是滋味,既为张江波的一番深情表白感动,也为张江波理解自己的软弱而伤感。

她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张江波伸开双臂,紧紧地搂抱着卫薇,他深情地亲吻卫薇,吻得卫薇忘了世间的一切。

 

 
  (未完待续)
 
 连载不够看?想先睹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