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欲望奥克兰
作者: 谭谭
简介: 谭厚文(Tina Tan),女,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2003年赴新西兰求学,获梅西大学商科学位。20年中国和新西兰传媒工作经验,曾任职于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

【欲望奥克兰】第四部 第1章:人生赌局

发布时间:2018-12-17 08:38:28
分享到:

奥克兰天空城(SKYCITY)是南半球最高的建筑,也是奥克兰的地标建筑。

1997年建成的天空城是一个综合游乐区,设有酒店、餐厅和戏院、赌场。

天空城是塔形的建筑造型,从地面到最高处高328米,塔尖笔直伸入天空,在蓝天白云之中,塔尖随流云时隐时现。

天空城是奥克兰市民的娱乐中心,每年新年,政府都会在这里燃放烟花,庆祝新年到来。

 

这天,徐安杰又来到赌场消磨时光。

他坐在Black Jack的赌桌前面。

赌场庄家看见徐安杰坐下,笑着和他打招呼:“徐先生好。今天你气色不错,运气一定好。”

徐安杰笑笑:“谢谢。”他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沓现金,连同自己的赌场会员卡Action Card一起放在赌桌上。

他心想:那我今天就好好赢你。

庄家把现金一张张排列在赌桌上,然后熟练地把现金按照一千一叠,叠成5叠;“5000 cash”,按照赌场的规矩,庄家收到现金后要大声地通报监管的经理。

主管经理走过来,查看现金,确认后庄家把现金兑换成筹码递交给徐安杰。

庄家开始发牌。

徐安杰开场不错,几个轮回下来,摆放在前面的筹码开始增加。

一些围观的人看到徐安杰手气不错,也陆续过来参与。

赌桌上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当庄家吃爆了点数,大家都会开心地大笑起来。

吵吵嚷嚷,不知不觉中,徐安杰放大了押注的筹码,输赢间,他暂时忘记了生活中的烦恼。

在这张赌桌上,徐安杰觉得有一个人十分面熟,但是又有点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人看徐安杰盯着他,开口说:“你是姓徐吗?”

“是啊,”虽然在赌场十分忌讳告诉别人自己的姓名,但是对这个能说出自己姓氏而且有点面熟的人,徐安杰还是好奇地回道,“请问先生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小徐啊,我是你原来的房东万先生啊。你不记得我了?”

“万先生?!”面对眼前这个黝黑瘦小的男人,徐安杰极力回忆,与之前的房东万先生相比,确实是有着巨大的不同。

徐安杰记得那个时候的万先生印堂饱满,红光满面,意气风发的样子。

时隔多年不见,他怎么变得这样又黑又瘦,两眼无神?

“你不介意,我们到后边的酒吧区坐坐?”万先生看到徐安杰带着疑惑地认出了自己。

“好啊。”徐安杰收拾赌注,起身离开,和万先生走向赌场的酒吧。

万先生操着一口香港普通话:“哎呀,好久不见,你还是原来那样。我一下子就认出你来了。”万先生声音没变。

“哦,我也老了,经历了许多事情。”徐安杰不好意思地说。

“小孩子好吗?甄妮好吗?”万先生进一步地问徐安杰,以打消徐安杰的尴尬。

“小孩在中国和她姥姥生活,我和甄妮离婚了。”徐安杰低下了头。

“啊,生活总是在变化啊。”万先生叹口气,“我也离婚了,我太太回去香港了,和孩子们在一起。这里就剩我一个孤家寡人了。”

徐安杰的脑海里突然漂浮起万太太那张每天都要精心描绘的胖脸。他记得万太太在甄妮生小孩子的时候,每天给甄妮送来炖好的鸡汤。

“生活总是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徐安杰感叹地说,“你还在经营餐厅吗?”

“咳,别提了,”万先生叹口气,“餐厅失火被烧掉了,还好没有出人命,和保险公司打官司又花了一笔钱,投资血本无归。老婆就为这个和我离婚了。”万先生神色黯然。

徐安杰心想,难怪万先生看起来像是大病初愈。“这样啊,那你现在做点什么生意呢?”

“自己炒炒股票和外汇混日子,”万先生有点无奈地说,“你呢?现在做什么生意?”

徐安杰喝了一口酒,说道:“我刚刚开了一间换汇贷款公司。”

“哦,”万先生眼睛一亮,“这可是个好生意啊。”

“公司刚刚开张不久,主要现金换汇和帮客户做银行购房贷款。”徐安杰说。

“你想不想做外汇保证金业务?” 

“我还没有开展这个业务,也不知道如何操作。”

万先生试探地问道,“我现在在帮几个朋友炒外汇。我们可不可以合作?”

“外汇保证金业务我听说过,不过风险太大。”徐安杰说。

“利用你这个外汇现金兑换的业务和客户做平台,我来帮你操作外汇保证金业务,合作双赢嘛。” 万先生快言快语。

徐安杰沉思着,没有接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他犹豫,不知道万先生这方面是不是行家。

为了消除徐安杰的顾虑,万先生说:“其实做外汇保证金和做股票一样,都是在线实现买卖。关键是选择好一个操作平台。”

万先生停了下来,看看徐安杰没有反应,接着说:“外汇保证金操盘利用保证金的杠杆比率,只需要下载一家银行的外汇交易操作系统,客户可以自己上线操作,也可以委托我操作。我们提取客户买卖操作点数作为佣金。”万先生神秘地看看四周,低声说,“与股票不同的是外汇在什么价位线都有下家接手,我们可以用客户的资金做对冲;关于点数嘛,银行会为我们自动设置交易扣点。”

徐安杰平静地看看万先生,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这些道理徐安杰都明白,曾经教授金融知识的他对于这些理论烂熟于心。

徐安杰的平静,让万先生有点不知所措,“如果我们合伙做生意,我保证你赚钱,这里面有学问,”他清一下嗓子,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这个外汇保证金交易业务就像是不出门的赌场,只要客户上了系统,他们就会上瘾,我们就有机会。”

 

和万先生的一番谈话后,徐安杰开始留心外汇保证金对冲,他找来相关书籍进行研究学习,也时常在赌场与万先生见面。

他发现万先生同样喜欢玩Black Jack 21点,时间长了,徐安杰发现其实玩Black Jack是有一定的技巧的,需要和同桌的玩家很好地配合才能赢庄家。

这就像是一个团队一起工作,有时候需要团队中的某个人牺牲点数,向庄家继续要牌或者定牌,只要团队成员配合得好,赢庄家的几率比较大。

徐安杰和万先生在赌桌上配合相当默契,万先生建议徐安杰和他一起申请到VIP贵客室里面去赌。

进入VIP贵客室成为会员,赌场要求赌客要达到一定标准的赌资才能申请。

VIP室一日三餐为会员提供免费食物以及饮料,有时候赌场还提供免费酒店给客户休息。

在VIP的房间里,赌客大都是赌场老手,牌友间配合也更默契,徐安杰随着万先生在VIP贵宾室越赌越大。

都说新人运气好,虽然不时有失手,但是徐安杰赢的时候多,比起在楼下大厅流水般的散赌,在楼上豪赌就像是在和庄家进行一场斗智斗勇的脑力游戏,徐安杰非常享受这样的娱乐方式。

俗话说“凡赌,十有八九是输”,在经历过初期和万先生配合赢钱的经历后,徐安杰开始屡屡被庄家挫败,他不甘心,越败越赌,越赌下注越大,越输钱,徐安杰越按捺不住地想赌赢回来。

他心里总是抱着幻想,有一天他能赢回所有输掉的钱。渐渐地,徐安杰滑入了赌博深渊。

 

这天徐安杰输得很惨,随身携带的钱用完了。

他找到万先生。

“不是我不借给你,赌场有风水,谁借,谁输。”万先生没有借钱给徐安杰的意思。

徐安杰不甘心,他心烦意乱不想离开赌场。

“不要在这里耗费时间了。”万先生善意地说:“回家想想我的提议,用别人的钱来赌不是更好吗?”

徐安杰无奈地看看万先生手上的筹码,他用手上下掂量筹码,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徐安杰。“用我换汇客户的资金做外汇保证金对冲交易?”徐安杰突然开窍,“我怎么早没有想到呢?!”

“是的,我们一起做?”看到徐安杰恍然大悟的样子,万先生得意地问道。

 

 

  (未完待续)
 

 连载不够看?想先睹为快?

《欲望奥克兰》实体书现在已经在以下地方发售,赶紧去入手吧!

新西兰华文书店
地址:672 Dominion Road Balmoral,电话:09 6231683

西区  金苹果超市 193 Universal Drive, Henderson

东区 聚德轩酒家

东区 中国城 得冠茶行

欲望奥克兰-704-396.jpg



版权声明:谭厚文 著 上海:文汇出版社 2018年6月版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