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隔壁老王在新西兰
作者: 隔壁老王
简介: Hi,我就是隔壁老王,很高兴认识你!我想你一定听过很多关于隔壁老王的故事,但是现在这个有些不一样。 我的前半有很多故事——文学梦,广告人,新媒体,互联网,共享经济,汽车行业。我的后半生从新西兰留学开始……关于留学,一路走来有很多经验心得,可以借鉴,堪比攻略。你也知道,乐于助人是我的本性,赶快加我个人微信号“wangyuanwei008”,互动不一样的人生!

沟,就像一个月台,有人来就有人离开

发布时间:2018-08-17 16:21:35
分享到:

打开电脑,这个留学系列的文章,现在已经进入了结束倒计时。

我喜欢在写东西的时候放点背景音乐,而此时,我耳边响着的是李圣杰的《手放开》

……

感情就像候车月台有人走有人来

我的心是一个站牌……写着等待

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

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听到什么就会产生相关的联想。

所以今天,我决定写一写,沟,这个月台。

虽然不比二月隆重,每年7月也是新西兰大学一个重要的开学季,所以各个学校6月份的语言考试就显得特别重要。

因为很多选择特定专业的人,如果赶不上7月的开学,就要等到明年二月。八个月的等待,时间成本自不用说,财务成本也很是压力山大。

但是很多同学考试前的精神压力更大。一是可能要多等八个月的人,一是语言课已经到期但是还没达到目标分数的人。

在各种压力面前,沟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月台,有人来有人离开。

———————Jane之爱——————

Jane是一个果断有个性的女孩子,四月份就过了6.0分,但是她想读的中医专业我们学校没有,第二意向专业等到明年二月份,也就是差不多还要一年的时间。

她不想等了,但是7月份开学的专业,要么她不喜欢,要么她没有相关背景。

于是她把目光投向了别的学校,开始寻找可以7月入学的对口专业。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奥克兰的一家学校给她发了offer。

一切似乎都尽如人意,但转学有两个障碍:一是去其它学校,我们学校预交的语言课学费就浪费了(9000刀);二是我们学校的语言成绩别的学校不认可,要想入学就必须提供雅思成绩或者是去意向学校参加内测。

Jane义无反顾地去了奥克兰,幸运的是,她通过了意向学校的测试,得以7月份顺利入学。

现在看她的朋友圈,以前天天晒美食的她现在发的都是各种作业,以及各种兼职工作。

累成了狗,但很快乐,因为我赚回了近一年的时间,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她总结道。

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为了赶时间,可能会放弃原有的车票,毕竟即使是同一个月台,也会有不同的班车停靠。

——————Ban之切——————

Ban来自越南,想读level8的IT专业。

6月份考试不是他语言课的最后一次考试,但他想进7月份的主课,无论如何都不想等到明年二月份,所以他必须6月份pass掉。

如果不能pass呢?我们问他。

那我就去其他学校,在哪个学校上主课都无所谓。我们不知道为何他给自己定了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或者是因为他只爱IT专业,或者是因为他迫切需要家庭团聚。

一旦给自己下了最后通牒,人的精神状态就不一样了。

Ban学习很努力,但显然也没有打算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他一边正常参加我们学校的考试,一边申请其它学校的测评。

这边考试完,他马上就去了奥克兰。

大城市的进展出乎意料的顺利,Ban决定不回来了。或者他看到了更多的机会,或者他觉得自己这次考试过不了,或者是他更钟意的学校没有给他缓冲的时间,反正他马上向学校提交了终止合同的申请。

合同终止的第二天,成绩下来了,他pass了。

这是一个欧亨利式的结局,表面是喜剧本质是悲剧。

就像你在站台候车,你踏上了先到的列车,却发现后到的列车已经离开了站台。人生,其实就在墨菲定律中。

——————Na之伤——————

Na是我在Advanced1时的同学,她比我来的早,6月份的考试,是她9个月免费语言的最后一次考试。

在等待出成绩的那几天里,一向开朗的她整天魂不守舍,听到别人谈论考试话题,就敬而远之,或者干脆喊:我求你们啦,能别再讨论考试了吗,我已经几夜都没睡了!

她的紧张,我可以理解。

Na很年轻,和她老公刚刚结婚不久,她就来了新西兰。正值新婚燕尔的时间,两个人却要天各一方,这种煎熬凡是有过热恋的人都能体会。

Na原计划学level8的商科,如果这次能过了6.5,她很快就能接老公过来团聚了。

周四下午两点半,老师过来发成绩。

拿到成绩单那一瞬间,Na一下子就失控了,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我们听了,都知道那不是喜极而泣,而是痛苦绝望。无疑,人生最痛苦的,不是长久的分离,而是无望的团聚。

第二天,Na就开始在留学群里甩卖处理所有物品,她准备回去了。

虽然大家都一再力劝她,不要白白浪费了9个月的语言课学费(语言课的学费需要先预交,等上了主课直接抵扣主课学费,如果不上主课,或中途退学,学费不退),再自费续一个月,下次考试肯定过。甚至L还建议她曲线救国,去学同样可以申请家属工签的level7的IT。但她依然心伤如死灰,毅然决然要回去了。

清理完所有的物品,Na最终是走了。

或者我们很可惜,在人生的旅途中,有人坚持不到目的地而选择中途下车,但我们更应该理解,如果望不到月台,列车就无法坚定地前行。

——————Su之痛——————

一天中午,和L吃完饭一起回教室,在校园里遇到了一位年轻的妈妈,正带着3岁左右的孩子玩。

L和她认识,于是打招呼,两个人简单聊了几句后,这位妈妈说,先提前说再见了,明天就要回国了。L听了于是祝她一路平安,回国开心。

我问L这是谁。她告诉我这是Su,原来在哪个班,然后她老公又是谁,现在在哪个班,说完了就叹了口气,很是惋惜的样子。

L说,Su夫妻两个带着不满三岁的孩子,全部辞了国内的工作来一起读语言,期望有一个可以先考出6.5进level8的商科,另一个就可以申请家属工签,找工作带孩子了。

但很遗憾两个人在这儿学语言的进度并不是很理想,首期6个月的免费语言就要到期了,仍没有人达到目标成绩。

他们都上课,孩子怎么办?我问。

只能送幼儿园,L答道。

幼儿园不是每周只免费20小时吗?我说。

这就是问题之一,L叹道,20小时之外就只能自费喽,一个小时25刀还是30刀,反正挺贵的。

然后两个人语言都要到期了,再续三个月又要交钱,关键是还不知道三个月能不能考出来,这么小的孩子带在身边,Su每天出门要去送孩子,放学要去接孩子,在家要陪孩子,学习肯定会大受影响。

还有,你想想啊,一家人,又是租房,又是三个人的学费,还有生活费,一年没有个四十万怎么下得来,没收入怎么坚持啊!所以只能老婆带着孩子先回去,这样留下来的人压力也小一些,不管是精神压力还是财务压力。

我很感同身受,但凡全家一起出来的人,无不是下了莫大的决心。

但事事不一定尽如人意,长痛不如短痛,人生的列车如果过度超载,就很难按既定速度驶向目标的月台。

耳边李圣杰的歌还没有结束,原来我把播放调成了单曲循环模式。

送走L的那个周末,群里又有两个朋友辗转万里来到了沟里。因为一直在关注我分享留学的经历,他们都很热情地约我当面聊聊。

就像还在语言班的时候一样,每天都有新同学加入,也每天都有老面孔离开。

来的人怀揣着激情和梦想,走的人暂时收起了行囊。

沟,就像一个月台,有人来就有人离开。

不管是走还是来,希望在人生的轨道上,在去国和还乡的这个路口,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最后的爱。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