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隔壁老王在新西兰
作者: 隔壁老王
简介: Hi,我就是隔壁老王,很高兴认识你!我想你一定听过很多关于隔壁老王的故事,但是现在这个有些不一样。 我的前半有很多故事——文学梦,广告人,新媒体,互联网,共享经济,汽车行业。我的后半生从新西兰留学开始……关于留学,一路走来有很多经验心得,可以借鉴,堪比攻略。你也知道,乐于助人是我的本性,赶快加我个人微信号“wangyuanwei008”,互动不一样的人生!

我的第一份工作,听起来就像个传说

发布时间:2018-09-03 09:27:34
分享到:

老王问我,你结课这么久了,怎么从来没见你聊过工作的事情。

没等我接话,他又补充道,你如果总是避而不谈财务方面的问题,就会给别人造成一种假象,让别人产生误会——

要么他们会觉得留学是一件很没有压力的事情,无需为金钱担心;要么他们觉得其实这里没啥工作机会,还是别来的好。

所以,无论他们怎么想,你都有罪。

我了个靠,别看老王平时四六不着调的,但这次我不得不承认他讲的十分有道理。 

我之所以一直没有聊工作的事情,一方面大家都觉得我有工作,就是在做留学,另一方面我一直想等完全毕业了,再把这大半年的经历好好写一写,算是留学生涯的第二阶段。

哥之前不是大言不惭地表示要写留学三部曲嘛,总不能食言而肥吧。

其实,三月份主课将近结束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着手找兼职工作了。

不找不行啊,我看似顺利的留学生活背后,其实一直都背负着沉重的财务压力。先不说国内每个月还有1万多块的房贷要还,几千的保险要交,单就是两年没有收入了,就是地主家也存不下余粮了啊。

我留学所在的城市,总体学费和生活成本在新西兰已经算是比较低的了,但是一年下来也要近20万一个人。

同学们都知道我日子过得其实很清苦,来新西兰之后没有买过一件衣服,甚至一双袜子都没买过,吃喝花费也很有度,但还好我本来就是一个对物质和饮食没什么要求的人,心理上并没有觉得有什么苦的。

但即便如此,卡里的钱总归是一天天减少的,毕竟是无源之水了嘛。

一开始找工作时,我显然没有认清形式,简历只投了洋人公司,结果大部分没有音讯。偶尔有回的,不是说over qualify,就是not match。我还打印了很多份简历,一家家送到意向公司去,结果也是没有结果。

坦白讲,确实有些尴尬,我在国内做了很多年管理工作,title吓死个人,但是这里不用到啊,人家就需要一些基础的岗位,做一些接地气的工作。

我于是将简历改了又改,把管理和务虚的内容都删掉,把我平时的不务正业都大书特书,比如养花种菜啦,比如木工手工啦。

在一封求职信里,我无比虔诚地表示,别看我生活在大上海,但我是一个根红苗正的农夫,我上得了田地下得了库房,开得了机器,喂得了牛羊。

饶是如此,依然没人鸟我。

“崇洋媚外”不成之后,我开始把橄榄枝抛给一些华人老板,几个回合下来依然未果。

有一天早晨,我正在厕所行五谷轮回之事,电话突然想起。

接起来一听对方是个洋人,但我当时的姿态实在是不方便打电话,于是问他可以等下给他回过去吗,他说OK,晚点打给我。

晚点是几点,我不确定,但出于礼貌,我还是一直在等,但直到晚上他也没有打回给我。

第二天上午我实在等不了,于是打回去,但是没人接听,留了语音也没人回。

下午继续打,依然没有回应。

第三天,忙课程的事情,已经忘了这回事了。

第四天,和同学聊起找工作的事情,又想起来了这个电话,心想再播一次试试?

没想到就通了,但是个女的接的,她问我找谁。

找谁?我也不知道找谁啊,第一次接电话的时候他说了一个英文名字,但是从厕所出来我就忘了。

还好我知道我自己的英文名字,于是问她这个号码是不是几天前给一个叫Wayne 的学生打过电话。她听了说你等下,然后就是一个男的接起来问你是不是在找工作?

我说是!

他说我需要一个油漆工。

我说我可以!!

后面的事情就比较顺利了,面试,谈工资和上班时间。

搞定之后,同学满腹狐疑地问我,你?会刷油漆?哈哈哈,我大笑三声告诉她,我还会人体彩绘呢,你要不要试试?

这份工作我做了三个月,期间不仅做了油漆工,木工,泥工,水管工,甚至还做了园艺工人。

一开始雇主还在现场,后来看我做的不错,干脆他人也不来了,把钥匙直接给了我,让我自由安排时间来上班,到时只需要告诉他总的工时来结账就行了。

不得不说,洋人做事秉承的就是信任思维,工时我说多少就是多少,当然将心比心,我不会坑他也不会亏自己。

更不得不说,很多年前,我选择学文科是一个天大的错误,这世上没有多一个像样的文人,却真真正正少了一个手艺人。

好了,牛吹完了。

在此,也非常感谢几位当时的室友,他们不仅给了我旧衣服当工作服,每次我上班时他们还会多做一份饭留给我或等我一起吃,真的像家人一样,温暖入心,温馨备至。

当然,我卡里的钱多起来之后,他们也不好意思拒绝我请他们吃饭喝酒。

如今,大家已各奔东西,但那些身在异乡,互帮互助,同甘共苦的日子,却永远不会消失在记忆里。

我更不会忘记,面临着马上要交房租,车要加油,手机要充值,下周的菜要买,而卡里只有100块不到的时候,我拿到了第一周的工资。

那些花花绿绿的色彩,就像一个传说。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