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新西兰乡村生活
作者: 东还
简介: 九十年代中期,不顾父母劝阻,放弃了在繁华大都市北京的工作和生活,来到新西兰南岛基督城,一个只有三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市,从此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生活。其间无数次怀疑当初的选择,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相信走得越远,看到的风景越精彩,人生也更丰富。亦相信,当上帝关了一扇门,必打开另扇窗。每天我坐在这扇窗前,用我的文字描绘窗外别样的风景。

【新西兰乡村生活】来自花园的美味

发布时间:2018-11-30 08:27:27
分享到:

中国人向来是喜爱荠菜的。民间一直流传着“春食荠菜赛仙丹”的说法。在江南有些地方,至今还保留着“三月三,地菜煮鸡蛋”的习俗。据说在农历三月三这一天,吃地菜煮鸡蛋,可以保证一年不头疼。“荠菜”亦称“地菜”。

1.jpg

荠菜的功效是否真的这么神奇,我不得而知;但它的鲜美、清香,凡尝过的人,都无法忘怀。历代文人墨客更是不乏对荠菜情有独钟者,南宋诗人陆游就是这么一位。在《食荠诗》中,他写道,“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

2.jpg

荠菜如此这般受人青睐,令诗人流连忘返,但是我却一直不认识它。从小在北京海淀的一幢筒子楼里长大,那时候海淀还是北京城的郊外,我们住的房间推窗就是田野。楼道里左邻右舍来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饮食喜好千差万别,但是不记得哪家到了春天去田野挖过荠菜,更不记得荠菜上过我们家的饭桌。

多年后,读周作人的《故乡的野菜》,里面提到他的妻去西单市场买菜时,看到有荠菜卖。文章写于1924年,这才知道原来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北平的菜市就有荠菜卖了。

出国前,在北京生活将近四十载,结婚成家后,也偶尔买菜做饭,但从未在菜市场遇到过荠菜。想来那时候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荠菜的样子,即便在菜市里遇到,我也不相识啊。

09年从纽约回来,又独自在京城断断续续撑了五六载,记得在超市的冰柜里见过速冻荠菜馄沌,但是否买回家煮了吃过,现在记不起来了。想必是荠菜一经速冻后,味道会大为逊色,舌尖上也不会留下多少回味。

这几年,大部分时间在新西兰乡间居住,每天和花草树木打交道,这样终于在去年冬天认识了荠菜。没想到,这种毫不起眼的,悠悠九百年前,就令陆放翁赞不绝口的野菜,我在故乡错过了,如今当我飞越千山万水后,在地球几乎最南端的他乡,又与它相遇。

3.jpg

寒冷漫长的冬天是家庭主妇最犯难的季节。市场上的菜品单调,而且价格不菲。土豆、胡萝卜,胡萝卜、土豆,三天两头端上餐桌,让人没了胃口。平时,那个他负责采购,我每隔几天会把短缺的食材列一个清单。“怎么又买土豆,不是刚买的吗?”他看着我递过来的采购清单,问道。“嗯,吃完了,”我答道。“胡萝卜不是也才买没几天吗?”“嗯,就剩一根了。”

冬天里,自家的菜园也是一片冷冷清清,之前喜人的丰收景象早已无处可寻。每天到做饭的时候,我总是习惯到菜园里巡视一圈,但大都空手而归。好多天过去了,葱还是像铅笔一般细,香菜就剩个芽儿了,韭菜冬眠了,连杂草都歇菜了。

孢子甘蓝(brussel sprouts)虽然长得不错,但儿子不喜欢吃;芝麻菜(rocket)  依然是绿葱葱,叶子肥大,但寒冷的夜晚,不适合吃生冷的蔬菜色拉。

4.jpg
孢子甘蓝

5.jpg
芝麻菜

看着我一愁莫展的样子,那个他开始转动脑筋。“小时候经常挎着篮子,跟着哥哥姐姐到山上挖各种野菜,”他边回忆边说。“地枣苗儿、老鸹嘴,还有荠菜,可以和面和在一起,蒸了吃,也可以做汤喝,荠菜汤。。。咦,这个荠菜,我怎么觉得咱们菜园也有啊?”我在一旁听着,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跨出屋去。几分钟之后,就又兴冲冲回来,手指间捏着两棵带着新鲜泥土的草。“这就是荠菜,错不了,和我小时候吃的一模一样,”他满脸兴奋地说。我半信半疑,到网上查对后,方才信了。

荠菜的英文名称是“shepherd’s purse” (牧羊人的钱包),因为荠菜长大后,会开出点点白花,随后就结出一粒粒呈心型的果实,形状很像古代牧羊人使用的钱包。

6.jpg

在新西兰,荠菜一直被视为冬天里恼人的杂草,在万物凋零的时候,唯有荠菜,以它顽强的生命力,和耐寒抗冻性,可以茁壮生长,而且可以抗多种除草剂。

基督城冬天最低气温平均在零度以上,白天最高气温平均在11度以上,而且冬季雨水充沛,所以恰好是荠菜生长的最佳时机。

就这样,我在自家菜园结识了荠菜。到了周末,拎着一只小菜盆,蹲在田间,采荠菜。泥土潮湿松软,只需用手指捏着荠菜底部,往上轻轻一提,整棵荠菜就被连根拔起,而且顿时就能闻到荠菜淡淡的清香。荠菜的底部香气最浓,拿一棵,放到鼻边,深深地吸几下,让这自然的香气进入身体。

7.jpg

一会儿功夫,就采了小半盆儿。把黄叶和老梗去掉,摘干净,然后端着一小盆鲜嫩的荠菜回到厨房。清洗后,放到案板上切碎。荠菜在刀下香气四溢。接着把这翠绿的碎菜拌入肉馅里,再加入一些虾仁。

8.jpg
 
9.jpg

 荠菜虾仁肉饺子很快就包好了。然后点火,开水,下饺子。一盘盘热腾腾的饺子相继出锅,端上了餐桌。

窗外的夜黑漆漆的。屋里,温暖的灯下,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饺子。

10.jpg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