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
作者: 杨熹文
简介: 野路数奋进少女,50万畅销书作家,亚马逊新锐作家,大有熹望创始人。身体常驻新西兰,灵魂行走在世界各地,永远在牛逼的路上,一路狂奔,不屑回头。作品:《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你的诗和远方,也带爸妈去看看吧

发布时间:2018-01-15 09:37:06
分享到:

 

对父母来说, 也许只要有我在身边就好。

我爸妈扎根东北,曾带有一些顽固的热情,一块四十多平米的地方拴住他们二十三年整。那是市井地段颇为神气的一块,早在我幼年时就是热闹的聚集区。等爸妈从青涩的夫妻长成彪悍的男女,旁的房子拆了又建变成贵到咂舌的商品房,邻居纷纷闲出积蓄去冒险,爸妈稳如泰山不为所动。直到房价终于涨过了工资,老房楼道贴满治脚气的小广告,邻居们开始第n次投资,爸妈依旧满足100米以内呼朋唤友即开酒席的便利——哎,就像是谁给了规定,一平米代表人间一年,没培养完剩下的感情,就不能搬走似的。

2011年老房拆迁,我简直高兴得手舞足蹈,天知道当年我带着初中男同桌从老房经过,他嫌弃的一眼让我心里多么伤心(那么小就那么势力!)可惜我心太急没等住进新房,老房刚拆我就没良心地出了国。老妈为拆迁哭了又哭,总是梦见我们住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如今路过那片地还能涌起一片泪,跟我絮絮叨叨我早已忘了的童年细节。(我现在只有在想到那里的房价时,才很心痛)

爸妈后来搬进了大房子,用了一辈子的积蓄,家里一下子大了三倍,还多出一块几十平米的小花园,他们用了好几年才适应,而我花极大的精力在南半球追寻诗和远方,隔几年才出现在家中一次, 更没帮得上他们与房子建立什么感情。

我出国满三年第一次回家,瘦了二十多斤的我像个刑满释放的女犯人,连我不灵光的眼神都看到老妈堵在机场门口,我故意慢下脚步,听她一惊一乍地问老爸“这个是吧?这个是!”马上又“哎这个不是吧?到底是不是?”老爸目光扫过我的面孔,坚定地说,“不是!”

那一刻我就发誓“啊,我一定要带爸妈到新西兰去看一看。”

这个誓发了两年,都快发酵了才出现点眉目。我是个极其慢热的人,要“什么都准备好了”才能“待人接客”。虽然很享受这种缓慢向上的感觉,但简直不敢浪费后来的两年时间,玩命地接稿,攒钱买房,修理房子,布置房子,接更多的稿子……但可算能让爸妈想象出新西兰的一个家,想我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计划着,“如果我到了那里……”

老妈提前退休,每天拿“躺到屁股疼”说事,老爸破天荒地请了假,暗示我最好给他一个安排在年底的出行计划,他们对家乡扎根的情怀仿佛突然不见了,不用猜,定是每天每夜想着我。我有生了女儿的朋友,看她们在女儿不小心跌了一跤时痛心疾首的表情,我便能设想到,要是谁的女儿在父母看不到的远方跌了一跤又一跤,他们是会失魂落魄的。

我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因为想我,其实还跟“舆论压力”有点关系。就像我们有peer pressure(同辈压力),爸妈也有这样的压力。那些叔叔阿姨们,说来有点莫名其妙,去一次欧美国家10日游,回来要问上一句“你们什么时候去新西兰玩啊?”去一次香港6天行,也要提醒下“你们怎么不去新西兰呢?女儿在那好几年了哇!”最后连去一次海南都要来问一句,“哎,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去新西兰?”

于是为了不让我家的大人难堪!我豪气地买了机票,正巧要回国做演讲,就把自己和爸妈飞去新西兰的航班订在了同一个。 五年半了,我的爸妈才第一次来新西兰, 在万米高空上,看他们兴奋成了两个小孩子,我的心里不是没有愧疚的。

更让我愧疚的是爸妈到来的这几天,我住在整条街最便宜的房子里,爸妈却对我的住处赞叹有加;彼得哥的无汉语交流,爸妈博爱地克服了障碍;而有些天必须等我写完文章再出门,爸妈总是耐心地一等再等,去哪里都很满意很开心……其实我何必为了让自己显得“足够好”而让他们等上一年又一年,一个出租屋或者孤身一人,并不会让他们觉得他们的女儿“不够好”。

昨天带爸妈去钓鱼,死晒的天气我们大半天才钓了一条瘦骨嶙峋的鱼儿,妈的膝盖不好,跟着我爬上爬下,爸的皮肤白,太阳底下红了一片,其实这未必是他们喜欢的事情,但对他们来说,也许只要有我在身边就好。

回程时我和彼得哥停在麦当劳,看着爸妈激烈地争论“到底是草莓味圣代还是巧克力圣代味好吃”,吃完了也未评出胜负只好再来个甜筒看看原味怎么样,那一刻我居然有了做大人的幸福。路上钻进华人超市的后门,溜进去偷偷买了几包瓜子,没让爸妈看见价签,晚上全家坐在一起畅想下一周的诗和远方,我放上电影《Are we officially dating?》,连个字幕都没有,不久爸妈就开始此起彼伏地打鼾。

我也无心再看电影,爸妈睡前还在为我安排明天的三餐……仿若回到住了二十几年的老房子……好几年都没这么开心过,也没有这么想哭。

突然想起很久前韩梅梅的《一起到遥远的地方看一看》,那是她带母亲旅行的故事,我翻出来,对着划了屏的kindle,一字一字慢慢读,眼睛啊,也像被划了一道。

曾经好笑的情节啊,今年怎么就让我哭出来了呢……

——The End——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