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燕子飞飞@纽村
作者: 燕子
简介: 天性好奇如我,总想看尽天下趣事。率性而为辞职出国,飞越重洋,追寻自己理想中的青山绿水。闲暇舞文弄墨,只为体会这酸甜苦辣却又五光十色的人生旅程。

老大卫DAVID的故事---写在2019年圣诞前夕

发布时间:2020-01-14 09:03:38
分享到:

收到老大卫David意外去世的信息时,我正与家人走在Newmarket的新商场里,兴高采烈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仿佛变成了冰,人还在大街上就泪如雨下。

老大卫DAVID是我的邻居,一个Kiwi,两年前我刚搬到奥克兰,不久认识了他。他自告奋勇教我英语,所以我对他印象特别深。老DAVID那时七十不到,精神矍铄,是社区积极分子,而且幽默风趣,乐于助人。

他年轻的时候是出名的帅哥,身边美女一大群,因为聪明又深谙投资之道,赚了不少银子,名下有N套房子,奥克兰PONSONBY有名的富人街上他就有一间超过700平方米的豪宅,在65岁退休那年才把它卖掉,换了一大笔现金,听说近400万,然后又投资了一个小镇的汽车旅馆,现在估计旅馆生意升值到1000万。他本人当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

1.jpg
图片来源:http://www.ox.ac.uk

老DAVID一辈子一共结了四次婚。话说新西兰的洋人结几次婚的并不少见。老DAVID第一个老婆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的,他与这一老婆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按理说应该很幸福理想,但是老DAVID却一点也不喜欢这一个老婆,说她是个GOLD DIGGER, 照我们中国人的意思就是一凤凰女。老DAVID说跟我说起他第一任老婆的时候,总是不高兴,他说那个老婆经常找他要钱,也经常操纵着大女儿与二儿子来找他要钱,让他心里非常难受。一世夫妻到这样的地步也是够让人揪心的,但他还是要面子所以尽量做好人,为大老婆解决生计问题,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

老DAVID最爱的是第二个夫人,他家中常放的相片就是他的第二个老婆。二夫人长得非常漂亮,是个老师,可惜却红颜薄命,两人只一起生活了十二年,夫人就撒手而去上了天堂。二夫人死在泰国。她得了癌症,知道去日无多,跟老DAVID说想去泰国看看。老DAVID爱妻至深,专门在她临终前带她去一趟泰国,因为她的遗愿就是去泰国看一看大笨象。于是在泰国的医院里,二夫人心满意足地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去了,再无遗憾。这个爱情故事想来要是有人挖掘出来拍成电影也许会让人惊艳。老DAVID对二夫人用情特别深,一直将她的骨灰盒藏在他房间床边的五斗柜上,每天缅怀。同时,出于对二夫人的怀念,老DAVID把二夫人所生的小女儿带在了身边,又当妈又当爸地把小女儿抚养成人。

我一直对洋人有一种偏见,认为他们对家庭是不太负责任的。老DAVID却出奇地改变我这个观点,老DAVID家庭观点很重,而且很照顾他的几个儿女,家庭日总是像华人一样进行大聚餐,而且都在老DAVID家里,锅碗瓢盆都是由几个孩子负责收拾干净。感觉老DAVID的性格更偏向中国人,比较传统。

老DAVID来自于英国,父亲是个德国人,母亲是英国人,他长了一副标准的英国人面孔,有着德国人的做事严谨性格。年轻的时候他的职业是一名建筑师。

可怜这样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晚年却被家事弄得心力憔悴。他的第一个夫人所生的几个小孩并不太成器,也许这当中跟他和夫人的感情有关,那时候他的生意蒸蒸日上,所以根本没有时间管控两个小孩。第一夫人其实就是一个拜金的凤凰女,搭上了老DAVID这条船之后,整天就自己去出去吃喝玩乐,根本不管孩子,第一任生的两个孩子都没有什么出息,两人很快离了婚。第二个夫人所生的小女儿,老DAVID确实疼爱有加,但是还是教导无方,毕竟父亲是取代不了母亲的。在母亲去世后,小女儿得了自闭症,老DAVID虽然是个生意人才,可对教育一窍不通,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自闭症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老了之后的DAVID不得不为这个已经成年20岁的小女儿操碎了心,因为小女儿总也不肯出去参加社交活动,总是宅在家里,男朋友也不找一个,让他很是烦恼,但最佳教育时机已过,老DAVID也没有什么办法再能说服小女儿去追寻自己的生活,只有两人相依为命。

晚年的生活很无趣,老DAVID又有钱,所以他接着找了第三个和第四个夫人。第三个夫人老DAVID总是轻描淡写,我估计那里面感情的成分已经没有多少了。第四个夫人是个年青的印度女人,老DAVID到此时纯粹是想让这个印度女人为他干一些家务事,但是印度女人却只想老DAVID能给她一个合法身份,所以在搞定了身份之后马上就跑了。老DAVID又成了一光棍,孤苦伶仃。

我搬到奥克兰之后认识老DAVID的时候,他的前几任夫人全都不在了,只剩他一个人和自闭小女儿住一起。可怜的一个老人,动了一个大手术,连下床都没有办法下,人根本就是没办法做家务事。而且小女儿又刚好找到一个全职工作,没法帮老爸做事,所以老DAVID很需要人帮忙。

我在一次社区活动中认识了他,发现他居然是离我住所不远处的邻居,而且他很热心地说教我学英文,出于同情老人我也就答应了。每次我帮他干活,他总会给我点小恩惠。对于他的这一点小忙,我并不排斥,甚至有点乐意,因为能了解当地文化,顺带练练口语。

到了老DAVID家帮忙之后,老DAVID明显高兴起来,每次都非常盼望着我到他家的时间,早早地就发信息。在他晚年空虚的生活当中,我想我也算是充当了一点亮色。老DAVID也把我当成了一个可以聊天的伴,基本上什么事他都会跟我说。他以前很少接触中国人,但因为他的家医是中国人,他特别听那个医生的话,爱乌及屋,所以也对中国人产生了相当的好感。

不知道是不是做生意的时候养成的习惯,老DAVID对为他工作的人员很好, 他经常说:“在圣诞节我喜欢把钱和礼物都给身边的护士或为我工作的员工,或是我经常去喝咖啡的那些店里的员工们,我把礼物给这些实际工作的人员,既帮助了他们,他们又帮助了我,这不是挺好的吗?”

在他家帮忙我经常有些好处或者小费。他喜欢钓鱼,每次出海的时候都会给我带回一些海产品,圣诞节也总是没有忘记给我包小礼物。洋人的接人待物处事周全也可见一斑。人情味这个属于中国人的专有名词,在新西兰我是从他那里感受到的。

因为心脏手术的问题,老DAVID被医生宣判这下半辈子都不能开车。这对于他来说是个很难受的决定,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不遵守医瞩,也不得不也经常让我开车帮忙送他去医院。如果我有空的话,我还是会开车过去帮他。老DAVID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的中国司机来了!”

当我开着我那小破车到他家门口,下了车我通常会在门口喊DAVID,他就在里面说来了,然后从门口缓缓地走出来,笑着说:“哦,我的中国司机来了!”有客人在,他也是这样说,惹得那些老头老太太好一顿笑。在洋人的思维里面,中国的司机是最差劲的,根本不会开车,而且老是犯规。我开车之前,他总是要仔细问我车是否有问题,在离开他家车库时的时候,他总是不坐车,先看着我把车开到马路上,并且不停地在指导我怎么开,直到开到路上,他才放心地坐上车。每次我心里总是不服气,心想“哼,我这个中国司机可是拿了全驾照的,一次考过,比好多KIWI强多了”。

临坐到车上,我也不忘开取笑他:“我是中国司机哦,要上车吗?后果自负!”他一脸尴尬,但是马上就说,“你是新西兰的中国司机,不一样嘛!”故作轻松地把腿迈进了驾驶室,但是神情却相当的紧张,眼定定地望向前方,手紧紧抓着座位旁的扶手。如果我开的时候见到红灯没照到他的引导早早地停下来,他就会紧张地大喊停车停车,惹得旁边的司机不停地看我这车,真受不了这个老头。不过,他也算见识过中国司机了,我这中国司机虽然让人有点小担心,但是安全性还是杠杠滴,要不像他那么挑剔的人也不会再坐我的车,不是吗?!

老DAVID曾经去过中国,那是70年代的时候,他就已经带着二夫人去中国那里转了一圈,当时的中国还是非常的封闭,他们只到了香港,其他地方都没办法去,他说感觉中国穷得一塌糊涂。我经常跟他说,现在中国不一样了,变化大着呢!他一脸不屑,我很不服气地说,“要不我带你去中国去看一看吧!百闻不如一见!”他听了之有点小兴奋,可一会儿马上又会脸皮耷拉地说,“唉,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到处去了!”

今年初我的爸爸病危,我急着飞回中国,跟老DAVID提起的时候,老DAVID说你赶紧回去看看吧。我回到国之后,老DAVID还千里迢迢的给我发信息和打电话说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帮你解决钱的问题。我想他还是以为中国穷得要命呢!

我没有要他的钱,我爸很幸运已经在家人的照顾下康复,但是说老实我还真感激他对我说的这些话。要知道,在洋人的世界里,我想没有几个人会跟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说这样的话,因为钱对于洋人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尤其在精打细算的资本主义社会里,就算是父母对儿女或者儿女对父母都不会轻易给钱。

我觉得老DAVID的性格上乐于助人这方面挺像我老爸,我也在因为爸爸没在身边而潜意识里把他当成了我的异国老爸角色,但其实老DAVID有过一些想法。你可以想像,一个有钱的KIWI老男人和一个中年的中国女人,怎么也会让人感觉有浪漫故事发生的可能。况且他曾经开玩笑地说过他很喜欢我。但我很明确告诉他我有家,他也明理,没有越界。

不久前,DAVID与小女儿因小事大吵了一架。小女儿其实性格是很温顺的,但是长期宅在家里并不是件好事,过度抑郁自闭可以让一个人完全变样,老DAVID被她气的够呛。雪上加霜的是,没有什么正经收入的大女儿和二儿子也来找老DAVID的事了。

我记得我最近一次去DAVID家的时候,老DAVID很严肃地对我说:“你知道吗?他们要抢我的钱!”

我说:”怎么啦?”

老DAVID说:“我投资的那个旅馆,他们想通过法律来威胁我,让我现在就放弃股权,而这些全是我一手打下的江山,他们根本没有付出过一丁点的汗水,却居然敢这样子对我,我放弃之后靠什么而活,况且我还没死呢!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听着他说这些,看到他的无助,我深深地为他难过,一个单亲父亲对儿女不成材的事实该是多么伤心和绝望!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我真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安慰他说:“你别太操心了,律师会帮你的。”

我的英文在老DAVID一年多的帮忙下进步了不少,在两个月前我决心去全职工作,因此不得不跟老DAVID暂时道别。

道别的时候,我还清楚地记得他湛蓝的眼睛里突然一下子变得暗淡,他把头别过,没有看着我,而背对着我做别的事,停了一下说:“我下个星期去小镇,会与朋友再钓鱼,回来的时候我再联系你。”

我赶紧说:“我有空会请你喝咖啡的啦!”当时的我说说笑笑,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事后才知道,道别对一个70高龄老人来说,真的是一种残忍!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回避分别,还是会经常道别。人生偏偏就是这样。

工作两个月之后的一天,我突然想起该给老DAVID发一个信息问声好,计划着也许约他喝一次咖啡聊聊天。谁知道好久没有收到回复,我还以为老DAVID还在小镇那里逍遥快活。可就在我去逛商场的时候,他小女儿给我发了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

在那一瞬间,我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虽然已经70高龄,可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去了?而且是意外身亡!在伤心之余,我曾经想是不是道别后他孤独难受所以心脏病加重?又或者是不是他的几个孩子为了争家产而导致老DAVID生气过度而去的?内疚与难过的心情如海水一样把我淹没,泪眼婆娑的我没有问他女儿实情是怎么样,因为说什么都是徒劳的,现在老DAVID已经--不--在--了!

可怜的老DAVID,付出了一辈子,晚年的时候却是这样的仓促结果!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悲伤,生活从来都不是一路鲜花和阳光。作为一个他真心帮过忙的人,我只希望我的祝愿能送达他的在天之灵。

 

但愿老DAVID一路走好,天堂再也没有烦恼。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