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蚂蚁Yee
作者: 蚂蚁Yee
简介: 我不是一个专业的旅行者,没有去过几百个国家上千座城市,我只是安安静静沉浸在南半球,体验生活,感受差异,在常规的节奏中探索世界。这些体验与故事构成我完整的青春,让我丰富且满足。如果它也感动了你,我很快乐!

六月的初冬,有点儿凉…

发布时间:2018-06-19 16:42:08
分享到:

出发的那天,妈妈送我。从前,她总是坚持目送我安检进站,直到完全瞧不见背影才肯离开。这次,因为送机入口不方便停车,我搬下两个行李箱,还没来得及转身拥抱说再见,她就从容地开车走了。

四处折腾的这些年,竟让妈妈也习惯了我的远行。

我在飞机上睡的很好。

机舱里有一半的座位是空置的,在我看来,这等同于免费升了舱。临窗的位置是两人排,刚好够我平躺下,扶手与舱壁之间的空隙,足以安置我拱起的双腿,一个抱枕隔离脑袋与走道,另一个裹在怀里,反穿好羽绒服,盖上毯子,我以这样一个安全又温暖的姿势,一口气睡了9小时。

醒来后看了《水形物语》,果真是一部孤独的电影。我立马想到了嘿嘿,在我回家的这一个月,她一个人住在基督城两百平的老房子里,没有车寸步难行,难怪她每天在电话里喊:"这辈子再也不要独居了,孤独的可怕。"而此刻,我正向这栋孤独的老房子奔去。

踏出基督城机场,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听说,已经连续下了10天的雨,你想象不到的,那种无处不在的湿冷与阴郁,不仅侵略你的肉体,还像毒蛇一样攻占你的心情和信念。我下意识地告诉自己:今年我的冬天,从六月就要开始了……"

邻居家院子里的那棵树凋落了一半,在这个季节里,它本该黄的妖艳明亮,金灿灿的那种。看来是错过了。

难得天晴,我决定带嘿嘿出去玩。

"我们可以去山上吗?"嘿嘿问。

"好,那我们就去山上。"

其实这条The Bridle Path我之前一个人走过,总共要翻两座山,左右风景完全不同。当然,也可以豪气地选择坐缆车上去,28刀一个来回。

按照正常速度慢慢爬,大概三个小时就能折返。只是沿路坡度较陡,加上头座山的路基不好,碎石一地,走起来多少会有些吃力。刚走没一会儿,走在前面的背包客貌似找到了"抄小路"的入口。沿着山体的斜坡面有一根很长的管道,直接连到山顶,正常的路线可得环绕整座山。嘿嘿纠结了很久,咬了咬牙,决定抄小道儿。

山坡上的草快要没过我的小腿,在冬日的寒风里他们枯黄的很利落。山坡很陡,得有个五六十度吧,好在坡面向阳,路面基本干透了,走两步感觉累席地而坐就好,基督城的全景尽收眼底,算是一种补偿。

我以为嘿嘿是钟爱爬山的,因为她十分享受登高远眺的画面,结果走了不到十分之一,她就开始腿抖了,抱着管道两眼发花,从一开始的哇哇大叫渐渐转为战战兢兢,抓着我的那只手捏的我生疼,是真的怕。扶她坐下,机智的我出门前煮了红豆沙,这大冷天的,没有什么比一碗热腾腾的甜汤更幸福了。

"你恐高为啥还想来爬山啊?"我有些疑惑。

"我以为是开车上山的那种……"果然是City Girl,我俩面面相觑,实在是觉得有点好笑。

我们坐在山坡上聊了很多有的没的,City Gril对墨尔本的爱,Wild Gril对新西兰的爱,都藏在每一句有意识无意识地观点里。那天的红豆沙异常地细腻,风也识趣地温柔了许多,只是坐着,什么都不干也是好的。

嘿嘿说:"半山腰的红豆水!今天的主题可真浪漫!"

翻过第一座山,后面的路就容易多了。开阔的视线,宽敞的道,时不时有骑手擦肩而过,羊群跟我们一同走,还碰到了岩壁上坚强生长的花朵,还有在车道上瑟瑟发抖的小刺猬……这一路我们蹦蹦跳跳唱着歌,快乐极了。

四点多登顶,天色便开始暗沉。我站在一片空旷里欣赏日落,一旁的恋人在聊着些什么,低沉地,严肃地,冷冰冰地,慢慢往前走。嘿嘿跑过来一把抱住我:"蚂蚁你看,这画面多像电影啊!"我没有告诉她,他们,是在说分手。

被镜头锁定的这一幕之后,女主角一个人下了山。

回去的路上天黑的很快,我从来没有在漆黑黑的下午走过山路。开着手电筒翻山越岭,一路的小碎石,嘿嘿说她不怕黑,怕滑。我说啊,最可怕的,是在这越来越模糊的道儿上,大家走散了。

我是那种"再来一瓶"都没有中过的人,所以当昶爷爷和嘿嘿说去赌场参加抽奖的时候,我顺手抓了本张爱玲。

基督城赌场每周三会在现场消费过的客人里抽取2位幸运儿,每人奖金5k刀现金。

我有多厌"赌博"这件事呢?这么说吧,还在上学前班的时候,隔壁的叔叔阿姨喊妈妈去麻将室,我就提前溜进去把每张桌上的牌都偷一块走,然后扔进下水沟,让他们没牌可打。后来大人们发现了,会去下水沟里捡,我就把他们藏在花盆下,扔到屋顶上,丢到火炉里……久而久之,他们就不再主动喊我妈了。

我能在赌场坐得住,完全是因为这里的餐厅和现场乐队还不错,另外,这里暖和。比起墨尔本,整个新西兰街边艺人的水准都有些拿不上台面,这是我在基督城听到为数不多让人感动的声音,值得来的。

我跟嘿嘿点了份薯条,然后开始各自看书玩手机,等待4小时后的开奖。大概因为场内太暖和了,我有些困,趴在桌上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位保安大哥把我生生拍醒,一脸严肃地跟我说:"年轻人,你不能在这里睡觉,如果你不舒服,请你出去。"我解释自己只是有些累,没关系,但他还是执意请我出去。这才意识到人家这是撵我走啊,火速站起来去吧台点了杯柠檬水,见到我付款,保安大哥才离开。

嘿嘿问他为什么撵我,我想大概以为我是流浪汉吧,蓬头垢面的。嘿嘿说不对,保安大哥应该是没见过在赌场睡觉的,以为是个神经病。哈哈哈~

其实我们都没有真的在意抽奖这件事,因为开奖的过程中,我和嘿嘿连卡都没有拿出来。开奖号码会报读两遍,读完后2分钟之内必须上台,否则视为弃权。报前三个数的时候,感觉有点耳熟,一边和嘿嘿还聊着人生故事,一边伸手摸钱包,找到号码的时候,两遍的报读已经结束,我依稀感觉…好像…大概…也许…可能…每个数都对的上,拔腿就跑,冲到台上的时候才察觉有点儿尴尬,弱弱地问主持人:"Could you please double check the number?"

之后的几秒钟,我就被请上了台,举着一个5k刀的牌子,底下的人都在鼓掌拍照,远远的,嘿嘿抱着我们俩的包包,书啊,电脑从餐厅往这边跑,一边跑一边尖叫!下台后她抱着我一顿狂摇,老外们都跟我握手,"Congratulations!""Well done!""Good job!"就连刚刚撵我走的保安大哥也在冲我微笑,就好像是我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一样。

直到老爷爷把50张现金放进信封递到我手上的那一刻,我才恍然意识到:"哇哦~~发财了!!!"

深夜的基督城还是凉,我们仨走在大街上像是一支凯旋的队伍,可以说是雄赳赳气昂昂了。

其实近几个月大家在人生不同的低谷,嘿嘿这小丫头上个月还在我房间里嚎啕大哭,悲伤地不能自己,此时此刻却大声感慨:"原来生活还是有希望的!"老天终究是个心软的老太太,这笔飞来的横财自然解决不了我的困扰和麻烦,但至少它让我在这个透心凉的六月,可以稍稍暖一点,心也跟着滚烫起来。

这么冷的天,我们吃顿火锅吧!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