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摄影师Phil
作者: 摄影师Phil
简介: 新西兰婚纱旅拍摄影师一枚,定期上片更新婚纱旅拍以及人像、风光和游记。天维论坛ID:摄影师Phil

独自走过成都和大理 会有谁在远方等着你

发布时间:2018-06-11 12:04:20
分享到:

每次回国我都会尽量出去走走以不辜负大老远飞回来的这个机会。对于这次回来要出行的目的地,我首先想到了四川,然后在成都和重庆之间做了下调研,最后决定去成都。定下来之后我心想既然都来了四川,那么干脆顺道去下云南吧,因此又把大理囊括进了旅行计划。

在确定行程之后我问了下周围朋友,然而并没有找到想同行的,于是跑到马蜂窝上发了个找同游的帖。之后加了几个妹子,但时间都对不上。最后有个妹子说时间可以,这事本来已经定下,结果临行前几天她告诉我由于出了空姐遇害事件,她妈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玩决定陪同。好吧,有缘无分,只能独自上路。其实对我来说一个人旅行并不会感到孤单,毕竟在新西兰有时候我也会一个人出去road trip拍拍风光啥的,之所以想约个妹子更多的是想给旅途中的照片增添点人像色彩。

15号上午10点半飞到成都。在文殊院附近的一家客栈办理好入住手续后我问前台幺妹儿附近哪里能吃到串串(我从来没吃过,非常好奇和期待),她一脸诧异的告诉我一般中午不吃串串,于是我在成都的第一餐就变成了下面这碗“极品肠头酸汤粉”。可以看出这是个非常有故事的碗,我喝汤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把嘴干出血

 

吃完回去休息一会儿,下午出来去稍远的“东郊记忆”转转。感觉这里跟北京798类似,是个有点文艺范儿适合拍照的地方

 

晚上就在旁边的一家小郡肝吃了人生第一顿串串,吃的非常嗨,以至于吃到一半时我情不自禁的要了瓶啤酒。吃完叫了辆滴滴,结果司机怎么都找不到这家店,最后我一路小跑找到了车,发现这一条街上竟然有三家小郡肝

 

第二天早上我决定去人民公园感受下成都老百姓的慢节奏生活。这大爷一看就有文化,再看看我,上次有晨读习惯的时候都要追溯到数年前早上上厕所揣《故事会》那会儿了

 

典型的慢节奏代表

 

在公园里找了家茶馆坐下,要了碗竹叶青

 

这张用的手动对焦,自动的话相机对不上

 

叫了个掏耳朵的师傅,这也是我特别期待的一个项目。据我之前做的功课显示,掏耳朵是件能把人舒服到要死要活的事,然而可能是我天生愚钝吧,只有在付一百块掏耳费时才多少有点感觉,扎心的感觉

 

看来成都的慢节奏生活是从半上午开始的,我九点来钟离开的时候人还寥寥无几

 

川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功绩,按快门的瞬间被骑车男子实力抢镜

 

从人民公园一路溜达到武侯祠,这可能是武侯祠里最漂亮的一个场景了

 

出了武侯祠就是锦里,说实话一个人逛这种旅游景点真没啥可拍的

 

来到另一个游客必打卡的景点---宽窄巷子,D850的原生态ISO 64对于白天拍慢门来说还是有点用的

 

听说成都有不少小街值得逛,于是我出了宽窄巷子溜溜达达来到了小通巷,在一家叫Drink A Friday的店里要了杯冷饮解解暑。店里环境不错,还有两只被关在笼子里的猫,小哥告诉我其中那只虎斑总喜欢往外跑,因此白天不敢放出来。我说这条街貌似挺冷清啊,小哥说你可以去隔壁的泡桐树街转转,那边人气旺一些

 

于是我就来到了泡桐树街,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家名字起的叫人闻风丧胆的“孙二娘私房菜”。我正琢磨这家店里有没有卖人肉包子的时候忽然从道对面冲过来两个人,一个手拿话筒,一个肩抗摄像机,问我从哪里得知这条街的?觉得这条街怎么样?我一顿胡扯之后两人满意地离开

 

晚上一个当地的朋友带我去吃了正宗的脑花面和冷锅串串,解锁两种新美食

 

本来次日打算去熊猫基地,结果一早开始下雨,等下午雨停之后我溜达到太古里,这是我见过最适合街拍的商业街了

 

第二天我前往青城后山,据说后山比前山的风景要好。在山脚下吃了碗麻辣豆花

 

我觉得这大爷的相貌特别随和亲切,有四川人的特点,就给他拍一张,他也很配合

 

青城后山到处郁郁葱葱,涓涓溪水,是我来成都最喜欢的地方

 

上山爬了三个多小时,之后的几天小腿一直酸疼

 

山顶的白云寺。爬上来都如此费劲儿,要在这建寺可真不是一般的艰苦

 

下山的时候偶遇一个四川大叔,我俩搭伴儿边走边聊。大叔讲的川普我一知半解,不过这并不影响彼此愉快的交流。到了山脚下我说我要先吃碗面,就跟大叔愉快的道了别

 

在成都的最后一天,早上又开始下雨,我站在熊猫基地门口犹豫了好一阵到底要不要进去,最后想来都来了还是进去看下吧

 

在熊猫基地躲雨时认识了同在一个屋檐下,来自加州的英语外教Harrison,他说要游览中国及其他东南亚国家,临了还互加了微信;离开时又认识了滴滴小哥桃子,他一路上教我该如何利用自身会拍照这个优势早日摆脱空巢老人的身份

下午飞到大理。本来我订了一家位于才村的客栈,但临去前被告知由于洱海治理整顿无法入住,我赶紧又在古城找了一家,也因此认识了后面会说到的几个小伙伴

 

来大理的第二天正巧赶上马拉松,客栈掌柜建议我去苍山玩,在他的推荐下我选了感通索道

 

在清碧溪看到这个有爱的字条,上写“纪念第一次旅行 一直在路上 斯❤岩”,当天正好是5.20

顺着山边的栈道,慢悠悠走了一个小时来到七龙女池

 

转了一圈我决定往回走,这时前面出现了一个戴草帽打伞的小姐姐。我正观察她的时候她可能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瞅我的瞬间估计被吓到了,脚下跌跌跄跄差点摔倒。我当时好似尔康附身,伸手大喊:“小心!”紧接着就臭不要脸的跟小姐姐搭上话了

 

从山上下来我俩去了寂照庵,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多肉。左边背黄书包的就是小姐姐,叫Echo,就是三毛的那个Echo

 

第二天一早我按照约定,租了辆小电动去Echo的客栈接她一起去洱海。这是我第一次骑电动车,说实话比我预想的要难骑的多,特别是起步时总掌握不好油门。但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能怂,硬着头皮自求多福吧。下面这张是在才村码头的一个干果摊拍的,为了拍这张照片,还买了26块钱的干果

 

给Echo拍一张到此一游。洱海周围有很多这种湿地,拍照的人不少,其中不乏丝巾大妈的身影

 

这是在喜洲古镇拍的,一想到喜洲古镇我就特别愧疚。因为骑到那的时候我在一处转弯没控制好,车倒了,把坐在后面的Echo的左波棱盖卡吐露皮了,吓的我手足无措,觉得特别对不起人家。这事过后我跟她说,以后不管有人多自信,说自己是老司机,都不要轻易上车,否则可能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Echo说她要吃当地特产喜洲粑粑,于是我俩在古镇里转了半天,最后才找到这家名震四方的粑粑店

 

我们要了一个甜的一个咸的,我个人更喜欢吃甜口的

 

吃完我俩骑车前往海舌公园。中间由于走错了路,在经过一段只有一米来宽,两边都是沟,异常颠簸的小路时我都快吓尿了,Echo也紧张的抓着我的肩膀。有了这一天的经历,我决定今后再也不碰电动车这类东西了,肉包铁太不靠谱

 

5月的海舌公园已经相当炎热,在公园尽头给Echo拍下这张背影,我觉得特别有洱海的感觉。下午回到大理,在奶茶店喝东西的时候我给她看了很多我拍的新西兰风光照,估计这个草是种下了。当晚Echo打道回府,希望将来有一天她能来新西兰玩

回到客栈后遇到前一天跟我打招呼的眼镜妹,她正和另一个我没见过的妹子聊天。看到我进门后她问我这两天都去哪玩了,说话间一个手端凉皮的小伙儿也进了门,殷勤地让眼镜妹尝尝。这时对面客栈的法斗也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桌上那碗凉皮

 

后来得知眼镜妹叫如意,小伙儿叫申白,如意的朋友叫Jessie,这是我在客栈门口给小两口随手拍的。哦对了,客栈叫“夏朵”,环境和服务都很好,掌柜还免费把我的标间升成大床房

 

像在大理这种地方,人和人更容易沟通交流,不像在大城市,总感觉人和人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屏障

 

回二楼的时候在走廊看到如意房间的门开着,室内和室外的对比很有意思,于是抓了这张

 

天色渐晚,从二楼走廊拍出去,透着浓浓的古城气息

 

如果没在客栈认识几个朋友,晚上一起出来吃烤肉喝V8,那么一个人来大理将毫无意义。手机拍一张

 

第二天睡到快中午,起床后感觉头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申白建议大家包车环游洱海,我觉得没毛病,毕竟前一天我只去到喜洲古镇。如意因为临时有工作去不了,所以只剩我们三个人。大理古城里也经常能见到拍婚纱的同行

司机带我们先来到上关花,远远偷瞄到一个骑小绿车的妹子

 

这位发型飘逸的就是Jessie,她性格十分活泼爽朗,正在用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向大家介绍啥叫“下关风”

 

也许是出于愧疚,后来我认真地帮Jessie拍了几张还可以的到此一游

 

这是我们租车的司机,来自广东的黄师傅

 

洱海边随处可见拍婚纱的。我觉得这个机位其实很好,如果把摄影师和助理P掉能是一张不错的婚纱照

 

来到网红打卡点,这张Jessie很满意,十块钱的景点费没白花

 

来张我给Jessie拍照的花絮,也不知道这是啥手机,拍出来的尺寸竟然是方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国内见到耶稣光

 

最后帮三人拍一张“这就是命”,完美结束环洱海之行。还是黄师傅的动作标准,一看就有童子功傍身

 

这次回国收获颇多,后天就要踏上回村的旅程了。下一站目的地在哪我不确定,但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才使人充满期待,让生活充满希望。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808ca3bddf0115216c41e577144037c7.jpg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