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ni桑
作者: ni桑
简介: 要么在拍照,要么在去拍照的路上;带着相机逛吃半个地球的独立旅行者。天维论坛ID:[u]nic706

追光者

发布时间:2018-06-15 14:27:17
分享到:

Aurora,欧若拉,
掌管黎明、曙光的女神,
我在北极圈遇到她了。



因为大家都说北欧11月看极光的几率很低,所以直到最后我才决定结束工作后一路向北。也在最后一分钟骤减芬兰的行程、把瑞典加在后面,心里早已充分做好了看不到极光的心理准备。




摈弃常规的国家路线(荷兰,卢森堡,比利时,丹麦),顺着波兰一路向北踏过那些‘尼亚之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最终跨波罗的海到达北欧土地。临近目的地才开始疯狂的恶补极光的知识,从它的形成到如何预判看到它的机会,外加下载各种Aurouacast的app,几乎有空就去天文网站看看live cam今天的光有多强,云图的走向和极光的位置…… 



第一次打卡北极圈--Rovaniemi,芬兰,圣诞老人故乡。从3点落地就在一直翻查极光的位置,强度和地面天气。8点被接到“观光团”的办公室穿上厚重的防寒衣物和安全靴,就在汽车开离rovaniemi的路上,车上爆出兴奋的尖叫,夜空中挂着一抹绿,我看见极光了。




近40分钟车程,杵着登山拐杖往高处走了近半小时,零下10度的温度,前面有人喊了一声“Look!!”抬头便惊讶了。由浅至深,又弱到强,像一条舞动的丝带挂在天边,将原本地面上依稀的雪刷上一道神秘的色彩。它就这样一阵一阵的出现,足足才天空中维持了2个多小时,我们就这样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哇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凌晨2点下山我都还在兴奋的劲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Abisko,瑞典最北的小镇,不远处便是挪威,芬兰,瑞典三岔口交界,据说整个镇也就依稀住着那么100多个常驻居民,我甚至有点忘记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
Stockholm飞出2小时到达瑞典最北的机场--Kiruna,还记得当时是下午2点,正直夕阳西下,伴着金色的夕阳鸟瞰地面一片雪白实在是美得像话,在看不到跑到的机场降落,雪上滑行后刚好在航站楼前10几米挺稳把我吓得不轻...


惊魂未定下飞机后又是一个小时的颠簸伴着荒凉又寂静的风景到达Abisko,在hostel安顿好之后天已全黑,5pm便已发现天空依稀有着一抹绿,心里暗喜这样的能见度今晚应该又可以看一场极光了。

听说今晚有一场大的极光,赶紧去在hostal前天租借了防寒衣物,一瓶伏特加放口袋里,背着相机脚架带着头灯打着电筒朝湖边走去打算蹲点。

 

晚上8点,整个小镇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寂静得让人害怕,穿了防滑靴沿着笔直的路小心翼翼的前行看着那一头光越来越强也算坚定了我一直走下去的决心。当时室外气温约莫是零下15度,阵阵寒风迎面而来,拿电筒的手很快就已经失去知觉,随之脸上挂了两行清水鼻涕。

栈桥尽是积雪,找了个位置蹲好点,听着浪花一点一点打到岸上,安静极了。随后那道绿光越来越强,跨度越来越宽,直到180度横跨整个夜空,照亮这个只有100多人的小镇,然后听见依稀黑夜里不同地方传来一些惊叹和欢呼声。“欧若拉”就这样肆意的摇摆着,翩翩起舞着,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直到最后我顺势整个人平躺在了栈桥上面仰望天空,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连时间都静止了。

有生之年当一回追光者,

4天,在不同的两国,

亲眼目睹欧若拉,

是今年最好的圣诞礼物。

2017年11月7-9,

@ 芬兰&瑞典

-- the end --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