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荞爸的澳洲来信
作者: 荞爸
简介: 请打开信封,听我慢慢讲述,一个二线城市小公务员是怎样移民澳洲的。

你若已是佛系,又管什么贫富差距?

发布时间:2019-03-12 09:13:04
分享到:

亲爱的朋友:

以前我写过一篇:你若已是佛系,移民有何需勇气,从阅读量看并没有泛起太大的涟漪。

但现在看来,“佛系”真的是一剂治疗移民综合症的良方,不管是后悔病、焦虑症、还是纠结炎、拖延癌,无需问诊,免方取药,包治百病,堪称精神上的药酒,心灵界的权健。

比如说,在国外呆久了,移民界常常会滋生一种反普世价值的情绪——你看看西方社会贫富差距这么大,哪里人人平等了?平等根本就是上层用来麻痹底层的谎言。

其实只要让自己佛系一点,再佛系一点,发扬“随他去”、“爱咋咋”的阿Q精神,把他人的财富看作天上聚了又散、散了又聚的浮云,专注于做一个自得其乐的庸人,也就不会那么愤愤不平了。

1.jpg

具体来说,身为佛系移民,必须要接受两个现实,克服三种妄念。

第一个现实:自由竞争的结果永远都是贫富分化

现代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有两大法宝:一个是法治带来的国家公信力,另一个是竞争带来的市场驱动力。

既然是自由竞争,艺高胆大、眼明手快的自然能切到大块的蛋糕,反应迟钝、出刀缓慢的可能就只能分到蛋糕屑边角料。切蛋糕的刀法有高有低,到嘴的蛋糕当然会有大有小。

更何况,能不能成为富人,能力只是因素之一。同样能力出众的,有人可能野心比你大;同样野心勃勃的,有人可能机遇比你好;同样机遇垂青的,有人可能爸爸比你有钱。

命运有时候如此强大,挣扎只是徒劳,尽人事、知天命是我们可以做的一切。

 

第二个现实:资本回报率永远高于劳动回报率

比贫富差距必然化更残酷的现实是,贫富差距扩大的必然化。简单来说,就是穷人更穷,富人更富。

资本主义一大特征就是,富人把钱拿出来进行投资,推陈出新生产出各种消费品;穷人把钱拿出来进行消费,把钱交给富人用以生产更多的消费品。

所以穷人的钱永远都是不定期清零的,而富人的钱永远都可以利滚利钱生钱。

到银行买过理财产品的都会知道,手里的本金越多,可选择的理财产品回报率就越高。普通人省吃俭用存了钱买个五万十万的理财,5%已经很高了;但富人随手几百万投下去,回报率就可能有10%、20%。

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是“书包翻身”,但这其实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幻想。靠读书或许可以勉强假装成中产,但金字塔顶端的人还是在离他们渐行渐远。

第一种妄念:平等意味着财富平均化

自古以来,穷人们天天都在盼望着“均贫富”,但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澳洲这样的社会为了照顾到穷人的感情,通过高税收高福利来劫富济贫,但目的从来都不是平均主义。如果富人投入的资本得不到相应的回报,那他们就再也不会有兴趣掏钱出来用于科研和实业,社会的物质层面就不会有任何进步。

政客们努力想要缩小贫富差距是好事,但只要英特纳雄耐尔还没实现,市场始终都会是整个社会财富分配的主导力量。

所以西方社会所宣扬的人人平等,并不是财富意义上的,而是人权意义上的。只要每个人都无差别地享有居住、迁徙、婚姻、生育、工作、以及各类公共服务的自由,我们就可以说这是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

事实上,财富平均化的社会也并不一定就值得拥有。比如看下图,绿色都是过去30年收入差距缩小的国家,有几个会激发你移民定居的兴趣呢?

第二种妄念:贫富差距会造成阶级分化

根据财富的多寡来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是一种丛林社会残留下来的惯性思维。

我们常说“为富不仁”,是因为在过去的几千年里,财富和权力一向都是紧密结合的。有了钱就相当于有了权,所以富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欺压穷人,无视公义道德。在这种情况下,富人其实就是特权阶层,跟穷人是俨然不同的两个阶级。

近现代民主制度的演变,让整个社会开始学会尊重每个人的基本权利,也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富人穷人没有区别。这时候再要说富人和穷人间有高低贵贱之分,就很勉强了。

是的,富人可以住海边豪宅、开私人游艇、上顶级私校,但这些除了用来制造想象的歧视链以外,并不能让他们看起来更“高级”一些。

而你我这些所谓的穷人,只能租郊区公寓、开二手轿车、上公立学校,除非自虐式地义无反顾投身到歧视链游戏之中,也并不能让我们看起来更“低端”一些。

所以我觉得在平权社会没有阶层,只有圈子。我对想要混进富人圈子的志向表示尊重,但混不进去也没必要自轻自贱,认为自己低人一等。

第三种妄念:平等是富人编造出来的童话

正因为前面讲到的贫富必然分化的现实,某些从丛林社会走出来的人才会对富人恨得牙痒痒的:我现在为你打工,我孩子将来长大了还是为你打工,你居然把这个叫做平等?明明就是为了巩固自己的阶级地位而制造的假象!

他们以此为据,甚至认为政府为土著人、同性恋、难民等弱势群体争取权利都是拉拢人心的手段,一个个都是岳不群式的伪君子。

我们应该承认,西方社会并非完美,种族偏见、排外情绪、权力滥用等现象依然存在。但是我们是不是也该摸着良心问问,这个社会的平等程度,是不是比一百年前、五十年前、甚至十年前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些难道不是你所仇恨的“上层“推行、或者至少说是妥协的结果么?

诚然,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平等。但人人平等并非人为制造的假象,而是人类社会必须追求的理想。

如果没有这种理想,可能直到现在,黑人都还不能跟白人上同一个厕所,更别说当上美国总统;女人都还不能跟男人做同一种工作,更别说成为英国首相;同性恋都还不能向家人勇敢坦白,更别说出现一个向全世界出柜的苹果CEO。

如果没有这种理想,澳洲可能还在白澳政策的笼罩之下,华人根本没有机会在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开枝散叶。

童话里并不都是骗人的,只是你无意中夸大了对美好结局的想象而已。

 

 

荞爸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