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陌守城规
作者: 陌生的香港人
简介: 顾名思义香港人一枚 来纽N年(所以也差点忘了这个身份了) 奥大城市规划系毕业 新西兰城市规划师学会会员 (MNZPI) 13年 council打工经验(历任奥市政府城市规划师和交通规划师)下海几年 习惯了游走于council和客户/设计师之间里外不是人的生活方式 也喜欢在房产版就council 土地发展法规方面解惑和说三道四 可兴趣却不在房产地价而在新房子突出來那幾片瓦會不會可能要鄰居同意。天维论坛ID:陌生的香港人 人的生活离不开城市 不管是土地分割 建房甚至小型加建 就是这些一点一滴的在改变着我们的四周的生活环境 作为规划從業員和愛好者 一向视城市为有个性的有机体 自以为能从相关法规中悟出点什么道理来…邮箱:stanley.feng75@gmail.com

房客物语

发布时间:2018-07-06 09:26:17
分享到:

招房客大概是像澳洲新西兰甚至美国加拿大这些移民国家才有的现象在国内 当大家都住在小区那些联排公寓 小区里唯恐担心有陌生人出没都来不及   哪里有这个心思在外面找个街外人回来当房客?可是在新西兰或者其他移民国家 由于有地房子空间也大一般两层甚至三层   不少房东寻思有地就物尽其用 有地的可以建个所谓的granny flat 就最好  不行的话随便来个没有厨房的sleepout也不错   如果都不行 家里多余的房间也要租出来甚至将车库用来改造成房间从来就是广大华人和印度移民的最爱大概在很多华人和印度人的传统观念里车库那么大的室内空间居然用来放车是奢侈的  多少能帮补一下银行房贷也好 刚刚又有蓬勃的移民留学生市场 有供应有需求 于是一拍即合形成热闹的租房市场 虽然情况变得更贴身(这时陌生人就在你隔壁甚至你屋内走来走去)安全却反而变得其次  当然洋人也有好此道的 不然就不会有什么home and income 之说 只是我一直怀疑如果不是海外移民和留学生  洋人的home and income哪会有华人的那么红火? 

于是  一个安静的房子 一家几口  突然多了个有些甚至可以是几个陌生的房客 而有意思的是房客本身更可以来自大江南北 (当然理论上甚至还能是全球的 但由于语言和文化因素华人房东一般都是找华人租客居多虽然也有像天维网报导的华人房东租了给一对本地租霸以致气到要进医院)上个是北京的现在这个是成都的 还有新疆乌鲁木齐  隔壁房间是哈尔滨和他福州的女朋友  其实全国芸芸众生十三亿人天南海北在国内彼此大概永远没机会能遇上  现在居然能在这南太平洋天涯海角一起共处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起来  想来这其实是种挺难得的缘分   

可是有这个浪漫感悟的毕竟不多 却总是看到房客和房东长期处在紧张敌对状态例如上面说到的那对本地人租霸  论坛里也经常看到有网友吐槽奇葩房东对作息多多限制 房东也爱投诉房客的各种不是反正两方都是水火不容的多  其实这里除了一来就大抛现金买房子的土豪外  相信不少人都经历过初到贵境做租客的日子 这寄人篱下的生活何尝不是种集体回忆?  可是当一站稳脚跟买房了要招房客  那个当初骂过房东如何苛刻的自己也可能不自觉的步其后尘用着当年同样的态度来对付新房客 这,又何必?

所以独立厨房房子多个独立出入口从来都是房子卖座保证 (也是市政府批改建/新房图纸时最爱盯着的东西)最好能做到每个房间都有自己厨房并独立出入 房东租客整天都不用碰上一下面老死不相往来就最完美  只要租金准时到账就行–  这种心态听起来其实是不是有点像有些本地人对待亚洲新移民的态度?新移民也好留学生也罢有钱进来就可以 人则给我尽量少见为妙

出租其实就像家里拨出一块小租界 这种情况尤其以租房间最能题现 整个房子中唯一就是这里房东不能随便进入 当然房客也最好识趣的也不要随便出来  当房东的平常在家里说话甚至讲电话或者吵架恐怕也不敢太大声 生怕家里麻烦琐事这个外人房客会听到   而房东除了房客什么时候回家做不做饭用电用水多不多 有没有带人回来 有没有按时交租  其他的也不应该过问  而房客一回来其实招呼也不一定要打 最好安分的立刻跑进房间关上大门  没事最好就不要出来 做饭更最好可免则免  至于这个房客姓甚名谁 在干什么 之前哪里来搬走后哪里去 也无关痛痒  毕竟你走了下个补上就是一场走马灯  这家不住找下家 关系从来都是那么干脆 虽然房东和房客谈得来的不是完全没有(甚至见过房东儿子和女学生生房客变成情侣关系的 但后来已经分手)但这样做始终有点越轨 毕竟大家只是市场上一买一卖的供求关系  所以无奈上面说的这种难得的缘从来不应该发生什么真感情- 大家保持着一定程度这么近那么远的距离才最安全 

只是每次房客刚刚离开的霎那 难免总会有点人去房空的寂寞好歹大家也共处过些日子  有时还会隐约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这里住过的那个四眼哥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新西兰?或者记得之前这个北方女孩用厕所很久好爱做饭…  不过都不重要了 反正房客大部分一搬出后基本就会自动失联后会无期 大家不会再见了而房客本身也大概也不会记得曾经在这个地址这个房子留下过腿毛和头发  双方对彼此的印象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变得依稀模糊 渐次了无

可再想深一层其实做房东的不也是一样?就像这个已经几十年的房子 title 上现在虽然写的是自己的名字我却已经不知道是这个房子的第几任房东 而当年拥有过这个房子的历任房东除了在看council property file文件中或者还能看到一两个不知名名字等找到点蛛丝马迹 其他的却已经湮没在时间洪流中  或者其人早已不在人世 就像一百年后这个房子(如果还在)甚至这块地的主人大概也不会知道这里有过我这个owner一样  所以就这方面来说 房东和房客其实也一样都只是个过客 不同处只是房东不过在特定的时间空间占据过这丁点儿地的时间长些 却没有真正谁和谁的区别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