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太平洋玫瑰
作者: 太平洋玫瑰
简介: 一个文学爱好者的自言自语。

人在新西兰,被信任的感觉真好

发布时间:2018-11-21 08:32:44
分享到:

金秋十月,虽然秋风乍起,空气微凉但却清爽,只是今年,真是个多事之秋。

刚回国没几天,就遇到两件事:重庆公交车坠江,还有哈尔滨某小学老师体罚孩子的事。网上的观点已经铺天盖地了,不想做过多的评论。

新西兰的朋友说,若论管闲事,新西兰人无人能出其右,公交车坠江这类事,在新西兰99%是不会发生的。

而体罚孩子的事,虽然国外并非净土,但总体还是要好些。

新西兰是个偏安一隅的小国,好多世界地图中,都没有标明这个小岛,甚至有人认为它属于澳大利亚,它很遥远,仿佛在世界的尽头。

徒步时遇到一些来自欧洲老牌国家的人,他们惊叹于新西兰的纯粹,不止是风景,还有生活。除了奥克兰具有国际大都市的些许元素外,其他城市都有些乡村。

也许是地理位置,也许是缺少存在感,新西兰人活得悠闲,活得随遇而安,甚至有些与世无争。

微信图片_20181113093003.png

过去的一个月,一直在新西兰徒步旅行中,路上有些见闻,让我心生感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别人变得特别难,尤其在国内。连亲人、朋友间都不能完全没有戒心,何况是陌生人。

所以,当我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信任时,心情特别愉悦。

对陌生人报以信任,充满善意,这在新西兰并不鲜见,只是每一次,都让我觉得温暖。

10月中旬,去新西兰北岛的汤加里罗步道徒步。这是一条非常知名的步道,全长45公里,是一条环线,略有难度。

进山前,在问询处预订步道上的小木屋住宿。这条步道,可以走2晚3天,也可以走3晚4天,所缴费用不同。

因为环境所限,小木屋的位置并没有把45公里平均分配,所以我特别纠结到底应该走几天。

我问工作人员,如果我预订了2晚,但最后因为体力不支,3天走不出来,多住1晚,那怎么办?步道管理员有时会抽查门票,我担心少订1晚会有问题。

她说,不要紧,你如果多住了1晚,出来后补上那晚的木屋住宿费就行了。这是一笔良心账,无人知晓,无人监督,全凭自己。

她说得那样轻描淡写,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解决办法。我当时就想,这种事情在国内,多半不会发生:他们至少会要求你交付押金,回程后再结算。

途中遇到一个和我纠结相同问题的加拿大姑娘,我告诉她可以这样做,她非常高兴。最后,我用三天走完了步道,她打算走四天,相信出山后,她自会补上多住的那一晚,这一点我很确信。

徒步的一路,相当愉快,陌生人之间互相拍照、互相照顾,那是常态,气氛相当融洽。

陌生人看我爬过山峰有些吃力,把登山杖借给我,自己却徒手翻山,并嘱咐我过了那几个连绵的山峰,再还就可以。

想起一个来旅行的台湾女孩,她和朋友拖着行李箱在街上走,就有路人停车问她们要去哪里,需不需要载她们一程。她说,这里的人真好。

乐于助人,对他人寄予信任,不以恶意揣测别人,这是难能可贵的善。

 微信图片_20181113093003.png

有一天,在闲逛的路上,路过某个不大不小的城镇,我的车突然出了小问题。车底下的黑色塑料板松动了,有一侧耷拉下来,拖在地面上。

我努力了半天,也无法使它归位,只好找了一家修配厂。当时是午餐时间,几个洋人正在休息室吃肯德基。

一位强壮的女士放下食物,看了看我的车,就开始帮我修理。

问题不大,只是固定塑料板的螺丝掉了几个,又没法补齐,她干脆把板子直接拆了下来,告诉我回去找人安上就行了。至少这一路,它不会再碍事了。

我问她需要多少钱,她说不用了,举手之劳。我觉得搅了人家的午餐,而且她还钻到车下拆那个板子,无论如何不能不给钱。

她看我很坚持就说,那就20块钱吧。我没有现金,需要去附近的银行取钱。

她说,你回程路过这里再给我就行,不用特意去取钱,如果回程没路过这里,就算了。

我真担心自己回程的时候临时起意,绕了别的路,所以和她道别后,我没有离开,去银行取了钱,然后返回去,把钱给她。看到我又折了回来,她有些意外。

我把车调了个头,放下车窗对她说,这一次我真的走了。她脸上挂着笑和我挥手告别,并嘱咐我小心开车。

这个小插曲,虽然耽误了一点时间,但却让我心情很好。被人毫无理由的信任,那个被信任的人,定不会辜负。

微信图片_20181113093003.png

在国内,我们家的小区里,有一个会馆,会馆有活动室、健身房、洗浴和游泳池。

有一天,我从游泳池出来,走到楼上的大厅休息,一位60多岁、面很善的老大爷走到身旁,和我打听洗浴和游泳项目的收费情况。

我一一做答,并告诉他具体应该怎么买,他沉思了一下,好像关注点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

果然,他问我,洗浴的地方直通游泳池,也没人看管验票,如果我买了洗浴的票,却去游泳,是不是没人知道?

我说,你在里面呆的时间不一样,游泳需要的时间肯定比洗浴要长,这样你回前台取押金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注意到的吧。

他说,我只游一小会儿,应该不会被发现。游泳的门票比洗浴的贵一倍,相信想这样操作的人,不止他一个。

我一时无言以对,就说,那这样是占便宜吧,是不是不太好。他没理我,径直的走了。

对这个问题,我心生好奇,走到前台问工作人员,如果客人如此这般,他们能否发现。工作人员说,他们在游泳池的门口安了监控。

客人换了泳衣之后,他们还能对上号吗?我虽心存疑问,却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我想,在国内给予别人信任是件很奢侈的事,唯有使用安装监控这样的科技手段,或者人为记录客人进出时间,予以监督,才是正途。

想想那个琢磨着怎样逃票的老大爷,从前的我何尝不是如此。

我曾在江南古镇,被当地人领着绕过检票口,进入古镇只付了门票一半的费用;我曾在三亚,坐当地人的通勤船登上西岛,试图穿过护栏进到收门票的另一侧景区。

那时,我并没有比老大爷高尚多少,我的理由是,国内景点的门票奇高,逃票是另一种反剥削。

前几天,当马蜂窝网站受到质疑时,网友说,看到网站上那些教人逃票的攻略,就觉得这个网站三观不正。

只是,不管你承认与否,那些逃票的功略正是好多人想看的。

在国内,因为信任稀缺,没人会期望从他人那里得到更多;而不守规矩的人太多,也没人会轻易付出信任,这是个无解的恶性循环。

以一已之力,无法改变什么,如果我在国内,也不会轻易把信任交付,因为听到或经历的惨痛教训,都在提醒着我,那样做很愚蠢。

微信图片_20181113093003.png

在新西兰,信任和被信任,似乎都容易很多,我说不清个中原由,如果要展开讨论,想必又会涉及到人口、国情、素质、贫富等因素。

经常和朋友们描述我所喜爱的新西兰,那里好山好水,偶尔寂寞,但瑕不掩瑜。南岛美丽的风光,朴实的人都让人难忘和流连。

人在新西兰,体会自然,感受美好,心里由衷的叹一声,被信任的感觉真好!

teach-kids-kindness.jpg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