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槭树街艾林聊幼教育儿
作者: 槭树街艾林
简介: 我是新西兰幼儿教师,一双儿女的妈妈,主要分享以“尊重”为核心的幼教理念和实践。

“不好好学中文,将来会错过几亿个好姑娘!” |我给9岁儿子量身定制中文课

发布时间:2018-04-23 11:16:21
分享到:

我找到了一个激励儿子学中文的终极利器:告诉他中国有几亿聪明、漂亮、有趣的女孩子,不好好学中文,将来就可能错失几个亿的机会!

好东西大家分享。下面我就汇报一下给儿子上了五次中文课的感受,说说我的教学思路,教学内容和方法。

01 感受

自从五个星期前,我开始每周一提前半小时下班,给孩子上一个小时的中文课,我的感受可以用两个字概括:高兴。或者四个字:太高兴了!

心里多年的内疚、膈应没有了!

一直想让孩子学中文,觉得自己可以教,应该教,却又以种种借口拖下去。老公说:“他小时候的中文底子一定还在那里,将来有了环境很快就出来了。” 但我知道,语言不像骑自行车、游泳,小时候学会了一辈子都忘不了。

况且,孩子的中文底子是3岁以前的事,越大,忘得越多,将来遇到一个秀外慧中的中国姑娘,一腔的甜言蜜语说不出来怎么办呢?

(借用邓丽君的歌)

每想到此,就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在做的,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感觉特别开心,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给孩子上课超有耐心,连脑子也感觉变灵活了。

而且,每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上课的方式,特别适合我和儿子。

我惰性大,隔三差五丧一丧,能拖到明天的事绝不今天做。儿子在轻松的环境里长大,对不感兴趣的事情会找各种借口拖延。

现在好了,我提前半小时下班(失去半小时工资),就是要上中文课。中文课不只是我跟儿子的私人约会,而是一家人和同事、老板的鼎力支持促成的,跟上学、上班一样天经地义,必须上。(谁想的这个点子啊?值得夸一夸。)

02 思路和目标

作为儿子的私人教师,我的教学思路简单来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

为了方便解释思路,再简单概括下儿子的中文程度:,

0-3岁时期有很好的中文基础,3岁以后受外界和家庭英语大环境影响,中文水平大大下降,中文日常听力尚可,几乎不怎么说中文,有外国人口音,认字极少,读和写几乎为零。

根据儿子的中文程度、现实环境和儿子将来要找个中国女朋友的人生追求,我设定的教学目标是:

能够简单阅读,能从中文媒介(书籍、电影电视、聊天、游戏等)得到乐趣,从上课自觉学习逐渐过渡到日常生活中持续、自发地学习。

由此,我为儿子量身定制的中文课是这样的:

1,认字为主, 从几个字开始组词、句子,比较快速地进入阅读,较快体验到中文的乐趣。

2,学好拼音,因为以后泡妞主要工具是手机、电脑,所以认读的同时,拼音、拼读也要扎实。

3,基本手写要会,但不要求太高,会笔顺、每个字练过几遍就行。也就是说,将来需要给女朋友写个卡片什么的,可以誊写电脑上的字就行。

4,听和说在上课期间强化,在学习过程中随着积极性提高,达到日常可以中文听说。

03 教学内容和方法

   # 认字和阅读       

因为时间和精力的限制,我认为以现成的教材为主比较好。比较了几种中文教材,我选了《四五快读》作为主教材。

不是给这个教材做广告。几年前我就接触过它,感觉快速认字、组词、阅读的方式很好,但是内容比较枯燥,不适合年龄小的孩子(小孩子还是应该从身边熟悉的事物开始),但现在就比较符合我们的需求。

使用教材时我做了一些改动。比如,教材上今天学过的字,下一课才用来组词,在重复学习中加深印象。我的方法是学了生字以后,马上组词,尽快组成句子。因为孩子的词汇量少,这种方法可以让他了解这些字词的含义。

教孩子认字,我主要用了象形方法,比如说人、口、手等字,都是从画图演变到文字。

有的字我们一起来想一个故事描述这个字。比方说“哭”,就是一个人眼睛里流出一滴眼泪;“买”,是某个人头上顶着一把刀币去买东西;“看”,是把手放在眼睛上往远处看。虽然这些并不是这个字真正的来源,但是确实帮助孩子记忆。

(借用宗教图片)

学习生字需要大量的重复(不是有“看见7次会记住”之说么),为此,我跟孩子一起设计了一些游戏。

这些游戏既让上课比较不那么枯燥,也可以平时复习,还是很好的家庭活动。下面介绍三种。

抢词游戏:所有的词摊开,每个人轮着随意读一个词,另外的人去抢那个词,看谁最后抢的多。 

这个游戏同时练习认字和读音,特别适合两个以上的孩子玩。

变字游戏:从最简单的字开始,随意加上一笔或几笔,变成不同的字,轮流来。

孩子认识差不多50个字以后,我们就开始玩这个游戏,他很喜欢。平时有兴致时我们也玩,复习了生字,也是很好的亲子互动。

组词句游戏:我把孩子认识的字做成卡片,像扑克牌一样反面放置,每人抽取10张,用来组词和句子。组成一个词可以再抽取一张,组成一个句子抽取三张,两个人都不能再组词时可以彼此交换一张,最后看谁得到的卡片多。

这个游戏的规则是主要由儿子制定的,他玩起来兴致很高,有时候姐姐也加入来玩。

目前,儿子可以阅读句子,从配图练习可以看出他完全理解句子的意思。还没有进入读书。

儿子学英文阅读时,图书馆和学校有很多分级(阶梯)读物,比如牛津树(oxford reading tree)、海尼曼(Heinemann)系列,让孩子轻松自然从易到难练习阅读。

我很想找到类似的中文读物。在网上查,发现目前中文的阶梯读物已经起步,但内容上和阶梯设置上并不成熟。

我请国内的甥女在网上帮我购买了几套寄到新西兰,看到书的内容多是照搬英文读物。但因为中英文字的学习规律不同,所以这些读物在内容上虽然简单、贴近生活,在文字上对于儿子来说还是难度过高。再学习一段之后,需要针对这些书的内容教一些生字,才可以使用这些读物。

   # 听和说方面       

我请儿子制作了一面是“全中文时间”、一面是“英文时间”的牌子,到了上课时间,就翻牌子“全中文”。有人说了英文,做俯卧撑惩罚。

第一课,儿子和两个小伙伴每人都被罚几次,我也做了一个俯卧撑(可见我们原来说中文的环境有多差!)。孩子们课间休息玩积木也不敢随意说话,我听到的多是“看”、“这个“、”那个”简单的词,接下来几次课越来越好,受罚的次数少了,说的词也多了。

也许有人要问我怎么惩罚孩子,不是讲究尊重吗?我这有实际情况的考量啊,三个男孩子都十来岁了,都在学习跆拳道,俯卧撑对他们很平常,而且,我无意中说了英语,也要受罚的。

儿子和他的两个小伙伴,都是中英语言混合的家庭,平时听妈妈说中文,但回答一般用英语。为了强化说的练习,我每次课设计了特定句型的练习环节。

比如,第一课,是“介绍我的家”。孩子们使用句型“我家里有......, 我的爸爸叫什么,我的妈妈叫什么......”; 第二次课,是“我喜欢...... 我不喜欢......” 

这个环节里,我一般先示范,然后孩子自己说,重复多次,强化句型使用。

(请忽略我的字)

效果很明显。比如儿子练习了“喜欢、不喜欢” 的句型后,有次晚饭就突然用中文说:“我不喜欢吃佛手瓜。”(我最近经常做佛手瓜哈哈。)还说:“我喜欢妈妈。”

总的来说,儿子说中文的积极性比以前提高了。有时候忽然就拿过来教材,把认识的字一个个读出来,还跟爸爸显摆:“你不知道我读的是什么,对不对?”

  # 拼音和写字       

想想你使用手机的频率,就知道拼音需要好好学。

几年前儿子在华人社区中文学校学过拼音,大部分已忘记了。我感觉华人社区的中文课,如果家里中文环境好,孩子跟着上也不错。对我儿子而言,我在家里教比较好,学中文和强化环境一起实现了。

我决定给孩子上中文课之前,孩子已经在一个网上课堂开始学习拼音,经过跟老师的沟通和磨合,可能也有我的中文课的辅助,孩子的上课效果比以前好多了,老师也很专业。我们决定让孩子跟着这个课踏踏实实把拼音学扎实,对孩子进入阅读会很有帮助。

写字方面,很简单,我使用在线生成笔顺字帖网站,给孩子打印了字帖,孩子通过临摹练习笔顺和写字。只在课上做,课下没有练习。

一个插曲

前三次中文课,朋友的两个儿子一起来学。三个孩子不仅一个学校差不多年龄,连中文程度也相差无几。他们互相激励,一起做游戏,使最难的开头三次课,学习效果出人意料得好。

后来朋友给孩子们停了课,她觉得孩子们会听会简单说就可以,不用专门上课。我说只会听和说不就跟中文文盲一样么?但是朋友说这样她就已经很满足。

我尊重朋友的决定。

因为仔细想一想,其实我们让孩子学这个学那个,主要是我们自己心里在意,才认为孩子需要。比方说我觉得孩子一定要学好中文,因为我母亲是文盲,她一辈子羡慕会写字会读书的人,所以我一想到儿子是中文文盲就扎心,一想到那么多中国的好姑娘儿子竟然无缘勾搭,我就痛心!朋友没我这样的纠结,对孩子们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没有再招另外的学生,主要是考虑儿子学习进度上的连续性,找到跟他一样基础和进度的孩子估计也不容易。另外,他基本已经渡过了学习一项新技能的困难时期,有了一定的学习积极性,同伴激励的作用不再特别必要。

再说了,如果他有一点点不想学的念头,我会马上提醒他:

 “你忘了,海那边有几亿个聪慧的好姑娘呢,你不想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吧?”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