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天舒说话
作者: 天舒
简介: 天舒,工科出身,却偏爱文科,喜欢写字。干过不少行当,却无一精通,均缘于个性过于散漫,不喜管束。所幸来到自由自在的新西兰,也算是终有归属,惟愿从此沉沦下去,随波逐流而已。天维论坛ID:天舒

我的新西兰私人美食地图

发布时间:2019-02-15 08:38:55
分享到:

其实,这次写的大部分都是海鲜,这跟天舒的喜好有关系,本来天舒的家乡也是靠海的,可惜这些年渤海湾污染得很厉害,虾兵蟹将搬走了不少,对于海鲜来说这里恐怕是太不宜居了,很想念它们,毛爪、皮皮虾、麻蚶子、蛤砺、海棱蹦、还有大对虾、面条鱼、海红什么的,你们都还好吧?

首先,郑重推荐的是非著名海鲜南极小龙虾Scampi(简称南小),一说这个名字国内来人总是有点不以为然,切,不就是个小龙虾嘛,你是麻辣还是蒜蓉,还有原味和十三香的,据说光南京一天吃掉的小龙虾就有五万吨!(那还是七八年前的数据)。

可是停停停,此小龙虾非彼小龙虾,我就不去犯考究癖跟你讲什么学名科属什么的啦,对于吃货我只能告诉你,南小外表粉嫩,外壳坚硬,外表冷峻,适合生吃!关键还价格不菲,在奥克兰吃上两公斤足够在国内来三大盆十三香的!

Scampi-Sydney-Fresh-Seafood-Drummoyne-Manettas-Seafood-Market.jpg

所以真正的吃货绝不会错过,而且根据天舒的经验,这个玩意儿就不要东寻西找的,就在奥克兰吃,南小产量极为有限,而奥克兰是新西兰贸易最为发达的地方,况且这个南小是冰鲜的,也没有任何烹饪之必要,(在天舒眼里,对于海鲜的任何烹饪处理都属于过度加工,只有原味最好!)奢华型的就剥好壳(壳缘很利,小心扎手),摆盘一下,旁边点根蜡烛和鲜花什么的,配点新西兰特产干白长相思,与人分享。

简约版的就拿到不花钱的水龙头那儿冲一冲,解开冻拿一管青芥抹着吃。反正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很简单,连餐馆都不用去。南小之美,在于肉质Q弹,带有一种高端海鲜特有的清甜,口感绵密而恰到好处,完全的纯天然之美。

c6ac40_6a4804c135fe4a489b8f54d769d125b7_mv2_d_2126_1482_s_2.jpg

很多人来过奥克兰,却与南小擦肩而过,我总是替他们扼腕惋惜。南小,龙虾中的战斗机!你可以说美国波士顿的龙虾有多便宜,也可以说阿根廷的龙虾多鲜美,但你只有吃过新西兰南小之后才会明白什么是顶级食材的美味!

 

有人开始问了,说我们是来玩的,总不能蹲在奥克兰吃两周咔咔吃完就回去啊,还得到处转转呢,那好,接下来我再告诉你去什么地方能吃到啥。

比如一年里总有些朋友想去远北那边玩,我说的就是九十哩海滩和岛屿湾那边。

很幸运的是远北区域的鱼类资源极为丰富,可以钓到非常棒的岛屿湾海鱼,所以如果条件允许就去那边吃鱼吧,前提条件你最好租条船自己钓,新西兰钓鱼是完全合法的,但是不允许交易,如果卖来卖去的就不行。运气的是在远北钓鱼十分容易,(具体咋容易你千万别问我,我只管吃,不管抓),剩下的事情也不用我教你,清蒸红烧侉炖或者做成松鼠,都由你定,记得那么新鲜的鱼清蒸时间一定要控制好,蒸老了可就白瞎啦!

fish_food.jpg

至于洋人的做法,呵呵,我只能冷笑两声,那么新鲜的好鱼,竟然又又又炸成了鱼排!

你撒柠檬汁又管个毛线用啊?!你蘸椒盐又如何呀?这些秉承了英伦暗黑料理精髓的KIWI,你们这样糟蹋上好的食材简直是令人发指,中国古话有个词叫做“暴殄天物”,懂不?

 

北岛最出名的一处吃食,莫过于到陶波湖吃虾

这里要了解,其实这虾可不是产自陶波湖里的,而是出自附近一个虾场的养殖虾。这么一说又该有国内的朋友摇头了,这养殖虾犯得上如此大费周章吗?(陶波距离奥克兰仨小时车程呢)。这个问题要看怎么看。反正确实有很多人从四周各地专程开车去吃的,而且还没听说过谁后悔。

虾场是用地热的温水养殖,周围十几块虾池,可以去钓虾。其实天舒觉得这虾钓不钓的并不打紧,如果不是时间嫌多,干脆还是去直接餐馆点吧。

_mg_3324.jpg

餐馆是西餐,但是有很多迎合游客的元素。虾是一种大头淡水虾,肉质嫩脆,味道清鲜,价格小贵。原味或者蒜蓉,我的爱好就是原味的,因为新鲜不新鲜,原味的一尝便知,千万不要用调料去掩盖住。给的小铁桶是丢虾壳的,柠檬水是洗手的,如果觉得吃不饱就点份蒜蓉的面饼,现烤制的,烫嘴烫手,异香扑鼻,极开胃。虾么,一公斤算是垫底,往上再加两公斤也不嫌多。

MG_3611without-tattoo-1024x683.jpg

 

若是不嫌远,还可以继续往内皮尔方向开一开,那边的鲍鱼也是一流的,前提是你得约上天舒,要不即便到了那里,你也找不着好吃的鲍鱼餐,顶多弄几个鲍鱼壳把玩把玩。(新西兰有无数专门以鲍鱼壳制作工艺品的小作坊,可漂亮了)。

其实新西兰捞鲍鱼的地方不少,比如惠灵顿、凯库拉什么的都是不错的。这内皮尔的优势在于咱有朋友,吃喝玩乐这个事情一旦当地有了朋友那玩法可就截然不同了,所以这就是咱的私人美食地图,有了一种不可替代性。吃鲍鱼当然也分流派,比如那婉约派的,配合老鸡汤吊味道啊,广式煲粥啊等等不一而余,即便是家常做法那也是绝对属于众星捧月状把鲍鱼突出再突出的,总是不够爽利。而我这朋友这里就算是豪放派的,绝对大江东去型,豪放自有豪放的道理,一般的鲍鱼都分几个头几个头的,那是因为个头儿小嘛,可咱这里根本不用算计,比巴掌还大的壳里乖乖地鲍鱼切片,又大又肥又新鲜,尽可敞开啖个尽兴,吃爽为止!

QQ截图20190124152936.jpg

   

若是觉得太远,那就从2号公路拐下来去科罗曼多方向,同样也能寻到好吃的,距离科罗曼多不远的地方有家专门做青口贝的餐厅,叫做Coromandel Mussel Kitchen,本地人吹嘘这里是新西兰做青口最好的餐厅,其实这种牛皮你大可不必认真,我在陶波湖边还喝过北部地区排名第一的咖啡呢!(某个特定年份)。

当然,一般来讲这种知名度的餐馆环境和菜品至少都差不到那里去,让你去了不至于后悔。

41411355945_ca86e9bee7_b.jpg

青口就是绿色贻贝,在科罗曼多地区出产非常丰富,关键是价格十分亲民,一般在超市中出售的青口也就是几块钱一公斤,(我刚来时才一块多,现在都四五块一公斤了)。

当然餐厅制作出来的立马身价倍增,贻贝的口感柔嫩多汁,配有白葡萄酒的青口贻贝锅更让人欲罢不能,可以达到吮指级别,如果你是大型食贝动物,相信绝对不愿错过,吃完后附近转转找个温泉一泡,非常容易就能够说服自己相信:摄入过量的蛋白质将会随风而去。

 

作为一个沉浮在及格线上下的吃货,就不能不提一下新西兰西海岸小银鱼

其实在天舒眼中,这个物种也算不上稀奇,这有点像我家乡渤海湾曾经盛产的面条鱼,只不过更纤细一些。银鱼的盛产地大致在南岛的西海岸,收获是分季节性的,一般在九月份之后,在河海交界的地方可以捕捞洄游的幼鱼。

eight_col_258329.jpg

银鱼的标准做法就是银鱼煎面饼,也有直接煎蛋饼的。所以如果恰好在季节内你到了西海岸,就可以一路问下去:你家有没有银鱼面饼?有没有银鱼蛋饼?这样一直从北问到南,一直问到皇后镇,一定会吃得到。

kaffir-lime-whitebait-fritters-recipe-header.jpg

其实私下里觉得除了贵之外,这种KIWI的家乡食品乏善可陈,所以吃的时候你得上升到理论层面上去,心中冥想:这玩意儿很贵很贵,属于稀罕物,正常的都在一两百刀一公斤呢!而且再过二十年差不多就灭绝了,(这是官方的担忧),得抓紧吃。这样下咽起来也就没什么难度,油腻一些也就忍住了。我倒是觉得捕捞银鱼挺好玩的,曾经在奥克兰的德文波特看到俩KIWI兴冲冲用老大的捞网在轮渡一侧的桥下狂刷,又软又韧的圆网在海水中追逐着银光翻滚的鱼群,当时还不明白折腾半天就浅浅那么一网底两三斤的样子够干啥?现在明白那闪闪发亮的其实都是银子啊!

 

人都到了皇后镇,那暂且不去吐槽小银鱼,去大脸汉堡店打个卡吧。

Fergburger-main-image.jpg

网红汉堡店体会到的其实是排队的乐趣,毕竟,打离开母国之后,排队这项百姓喜闻乐见的休闲活动就已经少有参与了,所谓温故而知新,把本就不多的宝贵时间花费在焦急地排队,在瑟瑟寒风和异香扑鼻中等待,本身就是一件挺奢侈的事情,值得尝试。况且排队恰好是举着手机刷朋友圈的好时机,随时给你的朋友直播一下蜿蜒的队伍以及面露喜色不顾体面当街大口撕咬的收获者。

话又说回来,这家号称售卖比脸还大的汉堡的网红店还真是人气爆棚,当然汉堡也确实好吃,就是份量有点大,呃,应该说是太大!大到仨人分一个有点少,俩人分一个正正好!当然你家如果有正在发育的类似我家儿子那般的Teenage熊孩子,这话就当我没说,古语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具体买几个你得自己掂量。

140207114821-fergburger-new-zealand-03.jpg

从时间上看,如果你的旅行计划没有规划成多得要溢出来那种,就别选择晚上去吃,每天早晨8:30开店,排队的人就会少很多,毕竟肯这么早起床的年轻人还是不太多的,而且你还可以吃一半当早餐,剩一半做午餐。

 

既然已经离开了海鲜界,我们干脆就再逛到内陆去看看,这次可以去库克山附近的高山三文鱼场品尝著名的三文鱼。

位于8号公路上的三文鱼场估计最近有点儿烦,每天的旅游车辆都会运来大量的客人,下车后急不可耐地奔到冰柜前选取食物,洗手间已经是一扩再扩,人员也再不停地添加,可总有一种捉襟见肘的感觉。

Mount-Cook-Alpine-Salmon-01.jpg

所以每次我去订餐时工作人员都会再三嘱咐说,要是提前电话预订一下将会非常感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这个建设在浮动船坞上的餐吧总是摇摇欲坠,像个过劳的IT白领。

当然,鱼是极好的,如果条件允许,强烈建议别买那些切好的鱼块,选取治理好的一整条,回到住处自己细细切来,WASABI自己备好,Soy Sauce也应该用SASHIMI专用的,最关键的是此时此景,得配酒。个人感觉配酸味较重的长相思或者清爽的霞多丽都是上选。

444.jpg

该三文鱼肉质细腻,橘红色与玉白色完美相间,令人垂涎,口感绵软,入口即溶,有种灿然绽放的感觉,能够吃到你情意绵绵,相见恨晚,在新西兰确属顶级食材,而且价格亲民,有时候甚至比奥克兰超市卖的还便宜些,属于不可错过之必去。

 

俗话说,吃龙虾,凯库拉。去凯库拉不吃龙虾,就跟去横店没见到手撕鬼子是一个道理,这个地方可以说就是龙虾爱好者的天堂。当然前提是你最好别晕船,因为出海捕龙虾还是有点辛苦滴,可亲手将张牙舞爪的大龙虾拎出水面的快感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

Kaikoura-crayfish-02-9885.jpg

龙虾吃法儿咱国人都不陌生,其中天舒最心仪的当属煲粥,可是如果龙虾实在太多,多到粥里面只有龙虾,找不到几粒米的时候,也要承受一种赤裸裸炫富的内心煎熬和自责。切龙虾肉也颇需要刀功,反正天舒对此基本绝望,几乎每一块龙虾肉都会被我切到如同绽放的花朵,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极为想念外面那个BBQ的路边摊,其实在那里吃人家治好的成品也是蛮不错的!凯库拉也有其他海鲜,(海豚、鲸鱼和海豹都不算),地震那年,海床抬起,就出现了鲍鱼遍地的奇观,都是比巴掌还大的黑金鲍,但仍旧属龙虾最为当家,毕竟,在毛利语里,凯库拉就是吃龙虾的意思,服不服在你。

64991.jpg

也正因为那次地震,龙虾的产量直线下降,所以知会吃货朋友,要吃趁早。

 

龙虾之后是扇贝,每年在北岛的海边小镇怀蒂昂格(Whitianga)都会举办盛大的扇贝节Scallop Festival,各地的扇贝爱好者蜂拥而至大快朵颐,可天舒必须负责任地告诉你,新西兰最好吃的扇贝并不在这里。

341.JPG

寻到最美味的扇贝,你要先到著名的摩拉基Moeraki,就是大圆石滩那个地方,沿着进镇的路一直开,(拐角处有一艘黄色和蓝色相间的船),开到几乎尽头的地方有一个偏僻的海鲜餐馆,那里隐藏着南半球最美味的扇贝。

餐厅老板是一位有追求的白发师太,她对于自家产品的要求几乎达到苛刻的程度,每天早晨去购来新鲜的鱼,如果当天没有打到合适的鱼,当天的菜单也就没有鱼吃了,我曾经体验的最好吃的蒸鱼就是来自这里,当时她聘请到了一位来自中国成都的厨子,可惜等我下一次再去时那位厨子已经离开了,从此世上再无那么新鲜美味的蒸鱼,因为其他洋厨子不会!

所以芳华已成绝响。当然这没有拦住我兴冲冲的吃货脚步,因为这里还有当家菜,扇贝!

这个餐馆提供的不是原味扇贝,而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属于浓香型,扇贝被包裹在汤汁中,糯而不腻,臻于完美!每次扇贝都是两盘起,即便剩下来的汤汁也被仔细地用面包蘸个一干二净,这里的具体信息我决定就不再透露了,万一去的人太多,下次去就麻烦了,(现在就已经是不预订吃不上了),而且再写下去,哈喇子都流出来,不好意思。

 

最终,我们还会来到布拉夫,南岛的最南端,这神奇的野生生蚝之地!

  “由于在海水中泡过,打开牡蛎盖时,海水的咸醒味冲鼻而来,口感鲜滑。第一口咬下去,满嘴充斥了咸黄油、奶油的香,只能用肥嫩来形容当时的美感了,满足感的指数是——米其林三颗星。”

 bluff-oysters-1024x597.jpg

这段话我觉得足够经典,以至于天舒都犯不上再自己去瞎创造什么词儿。这里的生蚝是深海野生,环境温度极低,你想想布拉夫的地理位置就知道这里的海里有多冷了!由于生长缓慢,产量也极为有限,不同于其他地方,布拉夫的生蚝粒大饱满,呈规则的圆形。其肉质肥美简直令人发指,在口中爆裂时极有张力,味道从鲜咸甘甜层层递进,层次分明。

每年五月份是著名的布拉夫生蚝节,为此新西兰航空还开辟了两条“生蚝专线”,其实就是吃货专线,运载了无数流着哈喇子的吃货来来回回,吃唐僧肉都没见他们有这么高涨的热情,无怪乎有人形容布拉夫的生蚝是“皇冠上的钻石”,也是极尽溢美之词。

 QQ截图20190124155902.jpg

至于那些牛羊肉什么的,天舒就不提了,(对不起啊Bobby,委屈你的烤全羊了),仅仅写了这么五千字,就饥肠辘辘口水遍地,等下回有机会再跟大家分享其他的美食,明天我就飞南岛,再次开启另一段的美好行程,我的生活就是这么吃啊吃,玩呀玩,一圈又一圈!

哲人不都说了嘛,世间唯美食与美景不可辜负,当然也有人说是美食与爱的,随他们说吧,反正有了吃的,其他的也犯不上认真。

 

祝你好胃口!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