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新西兰乡村生活
作者: 东还
简介: 九十年代中期,不顾父母劝阻,放弃了在繁华大都市北京的工作和生活,来到新西兰南岛基督城,一个只有三十几万人口的小城市,从此开始了在异国他乡的生活。其间无数次怀疑当初的选择,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相信走得越远,看到的风景越精彩,人生也更丰富。亦相信,当上帝关了一扇门,必打开另扇窗。每天我坐在这扇窗前,用我的文字描绘窗外别样的风景。

【新西兰乡村生活】当乡村面包遇上粽子

发布时间:2018-12-04 08:59:14
分享到:

好久都不出去买面包吃了,一来是懒得为了区区几片面包,三天两头开车往超市跑;二来也是厌倦了市场上面包的口味。自己在家做面包,可以在口味上随心所欲,变幻无穷。

 1.jpg

我一般是在早饭后,趁着烤箱尚有余温,就开始准备做面包了。这时候,家人都去忙了,办事的、上学的都出门了;诺大的厨房就我一个人,安静极了。先从碗柜里取出一只小料碗,放入一汤匙的干酵母粒,再加入四分之一杯的温水,然后把小料碗盖上盖儿,放到烤箱里。(烤箱温度在30度左右即可。)

等待干酵母在温水里慢慢被激活这个功夫,就可以预备做面包的主料了。但是做哪种口味呢?院子里的迷迭香已经有一米多高了,枝枝杈杈伸展到石板路上,妨碍行走。那就做迷迭香口味吧。在我看来,烹饪的最大乐趣就是可以随时随地加入自己的想法,甚至奇思妙想;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

到花园折一把迷迭香回来,然后拿起一小截枝,一手捏着枝头,另一只手在枝上逆向轻轻一撸,針片就“扑簌簌”脱落下来。用清水把它们洗干净,放到案板上,准备切碎。当手握菜刀把儿按下第一刀的那一刻,迷迭香的清香就迸发出来,然后随着你按下第二刀,第三刀,那香气就愈来愈浓,直至满室无处不弥漫着令人神清气爽的气味。把两汤匙量的迷迭香碎盛在一只小碗里,待用。

2.jpg

3.jpg

接下来,在搅拌桶里,倒入三或四杯面粉,加入四分之一茶匙的盐,开动搅拌器,然后依次加入一汤匙糖,四分之一杯温牛奶,40克融化的黄油,一枚鸡蛋和两汤匙的迷迭香碎,再从烤箱里取出浮着一层泡沫的酵母水,和适量温水,一并加入搅拌桶。待面团光滑,就可以关上搅拌器,卸下搅拌桶,连同里面的面团一起,放入30度的烤箱里发酵。

 4.jpg

 5.jpg

这时就可以抬起眼睛,端着杯咖啡,欣赏一下窗外的景色。天空依旧阴云密布,如同罩着厚厚的盖子,让人感到压抑;杉树树尖上看不到一丝风的晃动,不知风何时来,把乌云吹散,那灰色的云层后面一定是明丽的阳光和湛蓝的天。

紧邻窗台的地方却是一番令人欣喜的景象;四季常青的茶树上结满了花骨朵,如同挂着一粒粒硕大的淡绿色珠子,树顶上有几只花已经悄悄开了,淡淡的粉色,很是优雅;高大的茶树旁边,杜鹃花也含苞欲放;这时一只毛茸茸的扇尾鹟叽叽喳喳叫着,停在杜鹃枝上,头一点一点地,像是给我打招呼,然后旋即打开扇形的尾巴,来了一个亮相。我高兴地凑近玻璃,它却一闪不见了。

我端着咖啡,心里暖暖的,离开了厨房。

等到中午再回到厨房时,房间里已经弥漫着面团发酵的淡淡香气。取出面团,放到面板上,做成一打12个小面团,摆在烤盘上,送入烤箱。

6.jpg

大约一个小时后,把烤盘取出来的时候,小面团已经膨胀得像一个个身穿点缀着绿色碎花的淡黄色衣裳的小胖子,挤在一起,占满了整个烤盘。

7.jpg

下面就到了最后一道工序。把烤箱加热到180度,然后送入烤盘,12至15分钟后,香喷喷的乡村面包就出炉了。

新烤的面包口感最好,掰一块放到嘴里,慢慢咀嚼,舌尖上满满的都是迷迭香和麦儿的混合香味。儿子下午放学后,要去练球。进训练场之前,来一个迷迭香面包,补充一下体力。

早晨,在烤箱里稍稍加热,也很受家人欢迎。

8.jpg

可是谁料到,最近家里刮来了一股小旋风,它来势凶猛,还夹带着家乡的味道。我的乡村面包见势不妙,赶紧逃之夭夭,躲到角落里,最后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那天,他去朋友家小坐,回来时提了一袋粽子,说是朋友太太亲手做的,送给我们尝尝。粽子在我们乡下可是稀罕物,附近的本地超市是买不到的。

儿子从小在本地长大,这个品尝中华特色美食的机会就留给他吧。每天早餐来一只粽子,红枣的,或者豆沙的,儿子都很喜欢,细细品尝,频频点头称赞。我和那个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然后强咽下口水。

早餐桌上粽香袅袅,我的乡村面包变得毫无吸引力,简直到了食之如同嚼蜡的程度。

这样过了两天,那个他终于熬不住了。驱车到华人超市买了一大包江米和粽叶回来,要自己动手包粽子。从小在家耳濡目染,看母亲怎么包粽子,所以年年端午都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一早起来,就把米泡上,把粽叶也在水里浸上。晚饭后,就摆开阵势,撸起袖子,和儿子一起包粽子。我站在一边,就看他两片大手和儿子那双小男生的手在我眼前翻来翻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大锅粽子就包好了。煮粽子的活儿,也是他承揽。等到我和儿子上楼睡觉的时候,听见厨房里高压锅还在“嘶,嘶”地响着,粽香已经从厨房的门缝溜了出来。

9.jpg

10.jpg

之后连续几天,全家人的早餐都是粽子,软软的,甜甜的,那么美好,那么妥帖,那么适合我们的胃。

只有我还惦念着冷落在角落的乡村面包。晚餐,做Macaroni cheese时,把不再松软的乡村面包搓成面包屑,铺在上面。烤好的通心粉口感也更丰富,不仅有焦黄的面包屑的香脆,还有迷迭香的清香。

小旋风终于过去了,一切都恢复平静,我的乡村面包也回归餐桌了。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