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
作者: 杨熹文
简介: 野路数奋进少女,50万畅销书作家,亚马逊新锐作家,大有熹望创始人。身体常驻新西兰,灵魂行走在世界各地,永远在牛逼的路上,一路狂奔,不屑回头。作品:《请尊重一个姑娘的努力》《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被富养的女儿:她从不轻易认输,父亲就是她的起跑线

发布时间:2018-11-27 08:44:28
分享到:

90年代末期,我住的北方城市刮起一阵南下的风,男人们告别妻儿老小,乘上绿皮火车,肩上挎起编织袋,去换一次命运的赌注。三五年过去,他们中的有些人,用一个编织袋攻下大上海大广州,再兜起那一处的繁荣,意气风发地乘同一列绿皮火车回到家乡,去换一块块豪宅的砖瓦。

那时我们全家挤在四十几平米的屋檐下,窗外望得到城区最粗陋的景象,我对外面的世界不是没有向往,眼瞧同学的父亲开上小轿车,他们的衣服和鞋子出现对号的标志,我们家的灶台上常年放着白菜豆腐,炖出一锅锅市井挣扎的滋味,这愈来愈鲜明的对比,给了年少的我对物质虚荣的启蒙。

我的父亲靠一份小职员的工作撑起一个家的开销,他把那份别人南下的力气,用在花鸟鱼虫和旧货市场,有时家里出现一幅抽象的廉价画,有时鱼缸里多了一尾热带鱼,有时是周六清早的萨克斯风曲,有时是把书架填到更满的名人自传。母亲骂他不理正经事,一个憧憬荣华富贵的平凡女儿,也撅嘴看她的父亲,她们都还不知道,父亲弹起的吉他,父亲读的艾青, 父亲向她们敞开的世界,是比南下更远的地方。

1.jpg

父亲的姿态很慢,有种近乎艺术家的气概,又是天生的美男子,懂的人只叹他生不逢时。我把父亲的气质首先归功于读书,不知他是否就从那些角色中习来他的体面。

年幼的我是在家中那面大书架前长出记忆的,四十多平米的小家,书架就占去紧要的空间。自我出生后,父亲很少买书,床头的那一本从图书馆借来,封面总是换,你不曾听他说读过多少书,但酒桌上谈历史谈地理总绕不过他的点评,历史让他对待生活很有耐性,他不轻易低头,也不无故昂头,他不同人计较,他不打骂孩子,这份大气我从未在市井人家见过,只知道连街边小贩都不敢骗他,他身上有读过很多书的威严。

父亲喜欢音乐,他很早便听起约翰•丹佛,这歌声让我对遥远的地方产生憧憬。我又从他那里听西城男孩,那给了我在英文世界里最早的启蒙,父亲是真正热爱音乐的人,他自始自终不懂歌词,却眯着眼睛享受,“好听吧?”他为我放上萨克斯风曲,他给我弹自学的吉他,他从未逼迫我拥有和他一样的品位,我也未曾问过他从哪里找来的音乐,我只是知道,那些歌曲,冥冥之中,让我的未来,都和英文有关,让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