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雁阵惊寒
作者: 雁阵惊寒
简介: 2009年毕业于奥克兰大学护理系研究生课程,主修心理精神学,同时是一名注册翻译。爱好浪漫和路边的野花,有着被阳光抚过的长发。可以攀岩滑雪登山摄影,也可以一品清茗静观文字之美。喜欢每一个洗涤心灵的旅程,喜欢每一场历经,喜欢坚强。“让我们共度这场看不厌的半生,让一个有故事的人,讲故事给你听。” 个人公众号:Protect_weiwei;天维论坛ID:雁阵惊寒

[留学心语] 一篇不能让父母看到的日记

发布时间:2017-12-13 09:56:56
分享到:

 ------ 一个最终没有保守成功的秘密

在我实习的这段日子,经常会遇到一些例行查房,或是填写病历的医生。因为几个病房安排几个固定的医疗组,久而久之,和医生们虽打交道不多却也混个脸熟。而真正让我注意到他的,是那天的一次紧急信号。

每每病人出现了预想不到的症状或是紧急情况,护士会按响紧急信号灯。只要听到这尖利的铃声,病房的气氛会一下子紧张起来。所有的医疗人员都会停下手中的工作准备好紧急抢救。

这天恰巧赶在医生查房的时候,紧急信号从爱普先生的房间传出,气愤顿时紧张起来,接着是医生护士蜂拥而入的脚步。呼吸机,心电图,爱普先生急促的呼吸和增快的心跳几乎让空气凝固。而就在这时,本杰明医生出现了,完美的出场,举手投足中的老练。他快速地分析病情,熟练地下达指令。这个酷似领导者的瞬间至今还定格在我的记忆中,让我久久陷入深渊不能自拔。

故事到了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这个故事完全不会按照你现在的想法进行下去。本杰明医生也根本不是主角,他只是一条重要的导火索,点燃了我深深的思念。

他,才是这篇文章真正的主角,我的老爸。

我老爸是个杰出的医生,因为有了他,全家几乎都没有进过医院。记忆中只有几次老爸穿白大褂的情景,形象虽然模糊,不过他作为医疗工作者强烈的责任和使命感却很早就刻在了我心中。我从来没有看过老爸查房的样子,但是就在那天,在奥克兰中心医院里,我从本杰明的医生身上真真切切看到了老爸的身影。一个经验丰富的临床医生,一个果断自信的领导者,那个紧急信号结束后,一切都恢复了平常,只是病房中却开始有了老爸的影子。猛得看去,那一群正在进行学术讨论的医生中似乎有几个很像老爸的背影,而走进一看却都是完全陌生的脸。医生们依然在分析讨论,没有人注意到办公室角落那一道激动的目光,在一点一点黯淡下来。

从来没有专门给老爸写过什么。还记得去年母亲节送给妈妈的礼物,是一篇名叫琐碎的散文,记录的都是我们母女之间点点滴滴的秘密和回忆。妈妈只看了两行就哭得像个泪人,之后再不敢给她看类似的东西。去年父亲节则给老爸邮寄了几张公司给我印制的名片,老爸老妈看到后开心地像两个孩子。或许是应该给老爸写点什么了。虽然这篇日记我会尽最大努力保密不让他看到。

老爸是重情之人,虽然作为男性他从来不把悲伤写在脸上。每次在机场分别的时候,老爸的神情分明是不一样的,他跟我说有什么舍不得的,只要再过一年女儿就又回来了,其实我早就看到他眼里划过的悲伤。第一次在国际机场,我还是个孩子,只会看着爸爸妈妈傻笑。当时虽然年龄很小,不过我有足够的头脑去憧憬未来,去感谢父母。第一次出国心中还有太多的未知数,我不想让父母看到我的迷茫,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心中还装有思念,我只能把这些复杂的情绪在机场转化成僵硬的傻笑。好在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一丝安慰,女儿不会太想家的,她可能还是个孩子,他们一定这样想。我的泪是进了安检以后才奔涌出来的。

第二次快到了返纽的日子,老爸和老妈送我到了上海,老爸却接到了必须返回开重要会议的通知。老爸当天就要走,不能一起去机场看着我离开了。当天晚上只是和老爸拥抱了下,没有机场的气氛或许不是太伤感吧,老爸回去了。之后和妈妈坐在舅舅开的车里,我想起爸爸的背影不禁开始流泪,确切地说眼泪是不停涌出的,妈妈就坐在我旁边,我迫使自己均匀地呼吸,无声地哭泣。车开了半个上海外环,我哭了一路。好在我真的善于隐藏,这件事情舅舅和妈妈至今都不可能想到。

时光匆匆,第三次在机场,由于浓雾机场关闭,我的飞机延迟了整整一天半。这一天半我们一直在机场等消息,我也一直保持着所谓的坚强。然而时间一点一点拖垮我的防线,离起飞还有三个小时的时候我勉强的坚强终于决堤。我一头扑进爸爸怀里大哭,哭得昏天黑地,哭地一塌糊涂。老爸一直搂着我,拍着我的背,好似开玩笑地说女儿不许哭,要是把老爸也弄哭了怎么办?我知道老爸没有开玩笑,老爸其实和我一样在拼命努力藏匿着悲伤。

机场永远是最伤感的布景,第四次离别又一次不同于往常,不过那是后话了。现在还是回到文章的主角,我的老爸。

老爸是个很乐观的人。无论在单位有什么不开心,回到家里他从来不让家人受他心情的影响。他总是很理性地看待问题。他很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老爸比较博学,我们偶尔在家中对对诗词,聊聊历史。他还知道很多我不太了解的事情,比如哲学。我大一毫不犹豫选修哲学就是受了老爸的影响。老爸总说我出国留学几年来各方面都还算成功,最重要的是我积极向上的态度。在老爸和妈妈面前我从来不提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倒不是所谓的懂事,只是我对那些事情看的很淡,确实觉得很不值得一提。反而是在身边发生的什么开心或者让我感动的事情,我总是长篇大论讲给他们听。我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一点点小事足足可以让我乐不思蜀,讲地兴高采烈。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乐观吧。我清楚地知道,我血脉中涌动的沸腾正是老爸品德的延续。

我忘不了老爸暖暖的怀抱,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轻轻拥着我,现在也一样,好比我是依旧耍弄拨浪鼓的孩童。在老爸的怀里,我永远可以嘟着嘴巴不去长大。在国外馋了一年,回家以后经常撒娇说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爸爸就哄着我说:好好好,那爸爸就带你吃这个,吃那个。然后我就开心地抱着他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爸。老爸很守信用,答应我的事情都会兑现。看到老爸的时候我的思维也变地简单,我总是像小孩子一样提着傻的不能再傻的要求,比如陪我滑雪,和我比赛吃羊肉串,和我一起背长恨歌。

有一次老爸请我吃饭,我无意中告诉他好想吃一次宫爆鸡丁。以前衣食无忧惯了,宫爆鸡丁平常到我没有想过去尝试,直到去年在中国餐厅打工,给客人上菜的时候才发现这道正宗川菜的魅力,从此垂涎了很久,而员工餐最多能吃水煮肉片,或者鸡架做的辣子鸡,鸡丁算是上等品,员工餐是绝对吃不到的。无意跟老爸说起的时候,却发现老爸脸上一下子挂满了怜惜,仿佛宝贝女儿受了什么大委屈一样。那时的老爸有拍案而起的冲动,总觉得他当时恨不得叫十盘宫爆鸡丁给我吃。不过之后我就赶紧扯到别的话题上面去了。

还有一次写东西闯了祸,那是去年回国期间在家无聊尝试写歌词,可能确实是注入了真情,很快就写出来一篇主题为留学生生活的“留学路”。后来又发现班德瑞的一首初雪,凄凉柔美的旋律刚好符合我预先期望的效果。为了这个小小的创作兴奋了半天,老爸午睡起来以后赶紧拉他过来帮我听听效果。电脑里面放着那曲,我小声跟唱自己写的词,一曲终了,老爸的表情又一次不自然了。老爸眼里分明满是辛酸,嘴里笑着夸,说女儿写的真好,眼边却浮现出一圈不易觉察的朱红。赶紧推老爸去上班。看看窗外,深冬的午后,刚才老爸眼睛亮亮的,难道是某种液体反射到了窗外的阳光?

后来就后悔给老爸看歌词,因为老爸看了,妈妈也就瞒不住了。当天晚上,在妈妈再三要求下,只好弱弱地唱给妈妈听。结果不出所料,妈妈听了几句就泣不成声了。更严重的是,姥姥姥爷最后也看到了。姥爷是第二天午饭前看的,看完了吃饭的时候表情僵硬,一声不响。姥爷将近八十高龄了,几十年前读书的时候就是班里的高材生,直到现在还时常给我写首脍炙人口的打油诗鼓励我的学习和生活。姥爷在家里年龄最大,也算一家之长。就是我这个高文化有威信的姥爷,那天干嚼了两口米饭之后竟然当着全家人的面捂着脸哭出声来。姥姥是等我们一家三口走了以后才看的,我和妈妈都继承了姥姥的多愁善感,柔弱重情。姥姥看了以后的感想我根本就没敢再问。

附:歌词 《留学路》

雨夜深邃,黯月蒙胧,

学子孤身在西洋。

冷烛落泪,咽声颤颤,

何时才能归故乡?

三番嘱咐,环绕耳旁,

机场别离,泪水吞藏。

只身在外,一面独挡,

前程似锦才返乡。

故土之春苍鹰翔。

泪别亲人夜落伤。

提携梦想,放帆远航。

奋斗纽国,我已成长。

抛心奋战学业忙,

他乡语言不投降。

辛勤打工身是钢,

苦累冤屈也坚强。

回屋却落满心凉,

生米冷灶和空房。

满心伤痕说无妨,

哪还有事不能扛!

故土之春苍鹰翔。

泪别亲人夜落伤。

提携梦想,放帆远航。

奋斗纽国,我已成长。


或许这歌词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或许你会觉得枯燥无味如同嚼蜡,不过确实是留学生活中艰辛一面的浓缩。虽然后来我一再强调让家人用文学的角度去读,告诉他们这只是艺术,远远高于现实。那些根本不是我的经历,我在国外的生活真的很好。不过他们都是聪明人,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我。其实我知道他们都明白,就好比没有见过苹果的人,终究是画不出苹果的。

双鱼座多愁善感一点都不错。我总说我是钢铁炼成的,最近几天早上不到七点就到医院开始上班,八个多小时后,火速换下制服穿上跑鞋奔往另一份工作,不但不觉得疲倦反而心中涌动着一种由衷的快乐。而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偶尔对着月光怀旧,或者是莫名其妙地伤感。比如今天,看到了本杰明医生,想到了老爸。

有多少个夜里,每每望见满月盈盘,我总是望眼欲穿期望看到月亮那边老爸的脸。每每看到银辉洒地,我总是闭起眼睛沐浴月光,暖暖的就像是老爸的温柔。我们身处不同的半球,不同的时间,南极星的思念北极星会感受到吗?我安静下心来许愿,此时此刻我的心愿伴着爱的翅膀一定会穿越夜空,踏着银河抵达老爸老妈的窗前。我的愿望是有那么一天,南北极星可以团聚。就像我和老爸老妈可以团圆。南北极星虽然在两个相对的极端,但它们本来就属于同一片天空。为了这个愿望,我愿意做一切努力,哪怕是寻找一个支点,移动挡在南北极星中间的地球。到那个时候,南北极星就可以一起赏月,清美的月光照射着夜空,人间将再也不会有相思惆怅的脸。

猛然清醒了,眼前的一切开始聚焦,原来现在才是早上,我还在医院上班,旁边满是医生护士们走动的身影。大概昨晚没有睡好,又看到本杰明医生然后开始发呆了吧。记得很小的时候老爸就不赞成我学医疗专业,因为责任重大,而且辛苦。没想到十几年来,斗转星移,命运的车轮还是让我走上了老爸的道路。老爸总是开玩笑地说他是大大夫,我是小护士。这个时候我总是不服气地朝他拌鬼脸,其实,打心底里我多么希望能和老爸一起,共同治愈好多好多的病人。在看看这个正处中年博学多识的本杰明医生,真的是太像我老爸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抬起头来看天,可惜在办公室里面看到的只有天花板。其实并不是我特别喜欢天空,而是每次我抬头望天的时候,再多的泪都流不下来了。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