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燕子飞飞@纽村
作者: 燕子
简介: 天性好奇如我,总想看尽天下趣事。率性而为辞职出国,飞越重洋,追寻自己理想中的青山绿水。闲暇舞文弄墨,只为体会这酸甜苦辣却又五光十色的人生旅程。

纽村闲话~~幸福的树

发布时间:2018-10-10 09:08:22
分享到:

在纽村多年,特别喜欢纽村的树木。

1.jpg

家家户户屋前屋后少不了树。纽村雨水充足,阳光充沛,所以树们长得特别好。如果我说树是新西兰最幸福的生物之一,恐怕没有人反对。树长在纽村可谓占尽天时地利,还有人和--纽村人对树关爱非常。纽村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能考虑把路让给树的国家。为了达到不砍树的目的,在修建公路的时候专门在路中间划个位置绕开大树去做路。 奥克兰有很多这样的道路。

2.jpg
EPSOM的RANFURY ROAD 一景,树就在路的中间。

不少人说纽村政府真是傻逼一个,在这事情上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赞成他们这做法——尊重自然。傻逼不傻逼,经过多年时间验证之后自有分晓。说到纽村对树木的特别态度,我想起国内的树待遇可不一样:若干年前,国内老家院子里有我特别喜欢长得特别好的菠萝树,电信工程人员进村装上网设备时,设计的电线刚好经过树枝中间,电信工程队建议把树砍了,虽然不舍得,但是家人没怎么反对就把整一棵树给砍掉了。

我为此事情一直耿耿于怀,那是一棵很少见的良种菠萝树,而且生长了7-8年,年年结果,香甜可口,让人垂涎三丈,但是年少的我却没办法阻止家人的行为。巧的是,来到纽村遇到类似的事。邻居门口有棵树,一条路灯电线也刚好在树冠中间穿过,但很明显,纽村市政处理不一样:他们在树的中间剪了一个大洞,既正好让电线穿过去,又保留了树,这棵特别的树至今还生长的挺好。只能惋惜家乡的树,要是菠萝树长在纽村,肯定就活到今天了。

新西兰法律中有条特殊的保护大树法律——树是不能随便砍的,尤其是树龄达到十年以上的珍稀本地树木,要砍的话必须经过市政府的同意,领取砍树许可,不然属于违法行为罚款。我为这条政策双手点赞。树需要数十年的成长过程,这时间成本是非常昂贵的,而且树木益处真是太多太多了,从树根到树杆,从树叶到树根,从花到种子到果实,无一不是对人类有好处的东西,直到枯死也不会对地球有害,默默埋在泥土当中成为泥土的一部分,重新滋养着新的植物。这种地球生物难道不值得人类去珍惜爱护?

听说纽村的树林很多树木被外国包下了,木材市场兴旺对纽村经济很有贡献,但是个人意见----如果纽村市政府能够再制定另外一个新政策——砍一棵树,那么必须得无条件种植另外一棵树!——我必定喜闻乐见!这样才更能保护树木的数量不因为人类的贪欲大量减少!

记忆中小时候每年的植树节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学校活动。扛着锄头,卷起裤腿,满面春风去种树的日子是多么令人怀念!

出国后曾经打电话问国内亲人现在的植树节怎么样了?他们轻描淡写说做做样子多,也没有太多的地方种树了所以学校好多改成了春游。国内官方的这些活动渐渐变成一种嘘头,倒是民间种树兴趣高涨,时不时听到有人放下城市高薪工作到农村去种树的新闻。还有一点不太让我舒服的是,以前国内砍树砍得痛快,现在好像没有太大的改变,如果遇上修路造房,不管是长了多少年的大树,一令之下立马全都消失。

在感叹之余,我不知道是否应该评击一下——国内的环保观念没有很好在孩子成长时期建立起来?再说一个题外话,国内的生物课很多老师们只会照本宣科,没有相应的实物实地考察课程,学生们对大自然的认识仅限于书本,我自己的生物学习经历就是一个很不好的反面的例子。相比之下,见识过纽村小学生物课才明白原来生物课是那么生有趣,好多学校里直接有一个植物园,上生物课就是带孩子们到那里拔草浇水。孩子们热爱自然的好行为好心态就是从小在学校里给培养出来的,这些自然而然的就会影响他们以后对自然比如树木的处理方法。

6.jpg
学校老师给孩子讲解堆肥的作用

我常常想,从一颗小小的种子,一棵树当中经历了多少曲折的过程才成参天的高度或开花结果?人类恐怕不知道,因为树一直默默无语。我倒是莫名地很感兴趣,可惜科学界现在还没有人去研究树语,如果研究出来,写成故事,也许树们的成长经历有趣程度并不亚于人类的生活故事。

时常庆幸爱树的自己阴差阳错来到爱树的国家。闲时开着车到处溜达,去欣赏各种各样姿态的树——这是我在纽村乐此不彼的活动。新西兰的树木数不胜数,到处都郁郁葱葱。夏天有圣诞树,春天有樱花桃树,秋天银杏树,冬天有斐济果树,每一个季度树叶随着天气的温度变幻着丰富的颜色,像是一个忠实的朋友,为你准确提醒每一个季节的到来。

3.jpg
春天樱花烂漫

4.jpg
圣诞节开圣诞花

5.jpg
夏季的黄颜色树,我就不知其名了,你知道吗?

好不容易拥有了朝思暮想的花园后,我迫不及待在家里种了许多不同类型的树。别小看树木,它是有生命有感觉的。树也有它喜欢的地面位置,虽然自己不能移动,但是对于土壤对温度,对阳光对风向都是有它自己的喜好,不合适的环境怎么也不长。

我经常不停地挪动树苗们的位置,为它们找到合适的角落,希望它们在最合适的地点扎根生长,感觉这过程就跟人在人生当中不断探寻合适自己的位置一样,虽然折腾但也相当有趣。对于树来说,有我这样的主人,是有点奇怪,但也是够体贴的了。当然,不得不说,是纽村人的爱树意识熏染了我。

但愿幸福的树木在纽村幸福生活,但愿地球人如你我都明白它们的价值,珍惜它们为地球奉献的一份绿色,因为我们真的少不了这绿色。

7.jpg
一树山的百年大树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