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丑得拖网速
作者: LLH
简介: 用镜头记录这个世界的美好。天维论坛ID:丑得拖网速

[摄游记]:顾城遗址 · 重返激流岛,另一个角度看顾城

发布时间:2018-02-02 12:23:43
分享到: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朋友要做一个关于顾城的专题,其实在他给我提及这个事情之前,我并不了解,也就知道以前有个中国的诗人,后来到了新西兰,最终以一个轰动一时的姿态展示在祖国人民面前。经过朋友一番耐心的普及辅导之后,我大概对于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随后,我便决定和朋友一起前往急流岛。

从朋友那了解到,顾城是中国新朦胧派诗人的三大代表之一。87年前往德国讲学之后,一致受到好评,然后受聘于奥克兰大学,88年来到新西兰,在奥克兰大学执教中文。91年之后便隐居在急流岛上,93年由于个人原因,顾城把自己的妻子谋杀了,之后马上就自杀了。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

出发的那天早上,雨一直下,当天的天气预报还说会有台风登陆,但时间不容更改,在商店里买了一件雨衣,我们就上路了。我们在王子码头找到了前往激流岛的售票窗口,买了两张往返的船票,来到2号码头。

渡轮不是很大,但也足以容纳100名左右的乘客。我们出发的时间比较早,天气也不好,船上的人不是很多,没有几个像我们一样的游客,看上去都是长期来往其间的岛上住户。

我们在去之前计划的时间很紧张,做得也不够充分,所以我们还需要在这路上收集一些材料。我们像船上的乘客询问了一下他们是否知道顾城的事,他们都知道,不过有的人也不是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位乘客告诉了我们顾城家原来的地址,并且说,今天是星期六,岛上会有一个集市,原来顾城在集市出售自己画的话,到那去问问,可能会有一些消息。

顾城以前的文章里曾经提到过,他乘坐一艘叫“快猫”的船,来往于城市和小岛之间,他当时觉得这是一艘很先进的船,很大,而且船上还有酒吧。我们这艘船的名字叫“quickcat”,并且我们询问的船上的工作人员,这艘船是1976年投入使用的。那我想这艘船应该就是顾城当年经常乘坐并且在文章里提及的那艘“很先进的船”了。

四十多分钟以后,我们到达了岛上。雨小了一些,但走在泥泞的路片上,感觉还是很不爽。来到一家租车公司,在经过那位工作人员一系列繁琐的介绍后,拿到了那把只能代步的小车的钥匙。

按照之前那位朋友告诉我们的,决定先去那个集市看看。拿到车上的地图一看,离我们现在的所在地很近,也就需要开五、六分钟就能到了。好心的工作人员提醒我们,今天下雨,集市应该会改在旁边的一个礼堂进行。集市没有想象中的大,大概有十几个摊位,安置在一个有200平方米左右的小礼堂里。朋友看到这个场景,很确信的说顾城的文章中确实也提到过这个地方。集市上的人不是很多,而且无论是顾客还是摊主,互相都好像已经很是熟实。很少有人在买东西,更多的人是在互相拉家常。集市上很和谐,充满着欢声笑语,我想这也是岛上的长期住户们为数不多的交流机会吧。

我们挨着询问了几个摊主是否知道顾城的事情,他们都说认识,并且还很清晰的描绘着顾城当时一家人卖画卖春卷的画面,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切都还历历在目。指着入口处左边的那个位置,顾城当年就是在那画画的。

集市上的一位老人说他认识顾城一家人,并且去他们家坐过客,顾城一家人也来她家吃过饭。老人把她家的地址告诉了我们,与我们约集市散场以后在她家见面聊聊。

我们先走一步,想去找找顾城原来住的地方,但是由于地图标注不是很清楚,很多小的路名都没有写,我们也只有凭着感觉和之前询问到的一些特征进行寻找。我们的运气还不错,在一个门牌号断开的路口停了下来,坡上好像有一座破旧的房屋,我们想应该就是这个房子了。不过我们看看表,快到和那位老人约好的时间了,所以决定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再上去看看。

老人家住在一个能看到大海的半山坡上,房子和里面的陈设看上去是有些旧,不过白色的苹果电脑和其他一些现在化的办公室用品也给家里增添了几分活力。老人自己回忆着,她原来是新西兰一台的一位纪录片制作人,由于顾城的父亲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受到了迫害,这可能也是顾城前来新西兰的原因之一,这位老人当时接到的拍摄任务是想对顾城进行一下这方面的采访。老人当时并不知道顾城在中国文坛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后来在与顾城的接触过程中发现,她觉得顾城是一个具有特殊气质的人,并且在某些方面具有特殊的天赋,而且思想也很单纯,于是这位老人放弃了原有的采访,她觉得不能在无辜的顾城身上套上这么一个无形的枷锁,这会毁了他的。老人感觉顾城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不是很愿意接受新鲜的东西,比如刚开始,家里是不用洗衣机的,都是自己用手洗。顾城的英文不好,而且他本人也不太愿意学,不过加上他的肢体语言,一般还是可以解决日常的沟通问题。还有就是顾城每天都拿着锄头在自己家下面锄地,经过老人详细的描述之后,我们才知道原来顾城是想在自己家下面耕作梯田。

提到英子时,老人说并不是很了解他们之间的情况,只是看到他们一起在集市上卖过春卷,已及后来顾城夫妇带英子来老人家作客时只是介绍是一位朋友。老人说到此事时笑道,记得顾城当时来家里坐课,看到老人家里的地毯觉得很漂亮,便和老人的孙子一起在地毯上打滚。
老人起身从书房里拿出一个牛皮纸的文件夹,说这只顾城的妻子当时送给她的,一些顾城当年画的画,里面大多数是复印件,不过有一张是顾城当年的亲笔原画。


这张是原画

从老人家告辞之后我们又返回到顾城家原来的地址,房子从外面看,已经破旧不堪,而且是用树枝挡在路上的。看上去,这房子应该从93年以后就再也没有住过人了。来到门口,门上写着一个电话,我们想应该是这个房东的电话,但会不会是顾城的姐姐顾香的电话呢,据说她现在还住在奥克兰。


房子的外围


房子的门口

91年顾城把英子接到岛上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三个人还是相处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后来英子在集市上认识了一位练气功的洋人,久而久之,日久生情,英子和这个洋人在一起了,离开了顾城。这件事情当时对顾城的打击相当大。顾城本来也是一个很小孩子气的人,他觉得他妻子花在照顾他儿子身上的时间,远远大于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渐渐的,他对这个事情也十分不满。顾城的妻子也很矛盾,她是需要照顾顾城,但她本身也是一个女人,也需要别人的照顾,而顾城在这方面要更自我一些。这个时候,他妻子和原来在德国帮助过他们夫妇两的一个教授来往比较密切,随后,她跟顾城提出要离婚。英子的阴影在顾城心中本来就没有散,然后现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顾城一怒之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然后自己吊死在海边的一颗树上。顾城的儿子后来是被岛上好心的毛利人收养了,不过现在应该已经不常住在岛上了,只是偶尔回来看看,他儿子自己,并不知道这段历史。

其实这一段历史除了当事人,别人说了都不算,我们也没有必要考证那些传闻是否真实,那就是流传在激流岛的一段故事而已。

后记:其实我没有什么资格来写顾城什么什么的,因为我对他知之甚少,一点都不了解,就算是道听途说来的也不知道是正史还是野史,所以这仅仅是一篇游记而已,而且也都是一个月前的东西了,我当时在拍照,也没有做任何记录,只是凭借着自己依稀的印象来写的。所以遗漏、偏差都是在所难免,希望顾城的粉丝不要一上来就乱喷,当然,来者不惧。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

丑大师二维码.jpg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